首页 > 正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作者:田进

五月中旬,在越南进入雨季之际,卓创资讯分析师吴燕妮带着十几位聚氨酯软泡(下称“软泡”)行业的企业家前往越南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调研。此行,他们想弄清楚两个问题:在越南这块投资热土,软泡行业还有多大的增长空间,以及中企的机会和风险是什么。

软泡产品广泛应用于床垫、沙发、汽车座椅等领域,上游企业为TDI(甲苯二异氰酸酯)、聚醚等海绵原材料生产商。国内多项行业调研报告显示,中国聚氨酯泡沫(包含软泡和硬泡)市场规模超过2000亿元。

在同行的十余家企业中,既有韩国的老牌出口商,也有来自福建、江苏、浙江等地的海绵原材料生产商及供应商。接受调研的十二家在越企业绝大多数是从中国迁徙过去的,其中不乏敏华、赛诺这样的大型海绵和软体家具生产商。

调研团的目的地是紧挨着越南胡志明市的平阳省及隆安省。其中,平阳省是中国软泡家具企业在越南最集中的一个区域,目前共有48个产业集群、工业园区,总面积14790公顷,占据越南南部工业面积的四分之一,当地计划再开发34个工业园区。

曾经,东莞、佛山等地在全球软泡行业拥有着绝对优势。但近两年,其领先地位开始动摇。今年一季度,佛山出口同比下降40.4%,其中涉及软泡行业的家具及其零件出口同比下降50.8%。

这些迁移过去的软泡产业正在越南当地“生长”,与海外贸易保护政策“赛跑”。另一方面,调研中也显现出了企业火热背后的很多问题:比如,尽管订单源源不断,但一些企业的利润空间却已被大幅压缩;再比如在市场规模“天花板”的约束下,越南市场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配套等方面仍存在的不足。

八成以上为中资企业

十多年前,已经有部分中国软泡家具制造商去越南建厂,并带动相关原料供应商一同前往;2018年后,这种现象变得更为常见。

2018年9月18日,美国多家企业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交对中国床垫的反倾销调查立案申请。

一直以来,因频繁更换床垫的消费习惯,北美市场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床垫消费市场。一旦床垫制造企业被裁定存在反倾销问题,出口至美国市场的产品关税将面临大幅度增长。

外贸企业的第一原则是“做老不做新”,为了抓住原有订单,企业被迫外迁。吴燕妮说,从反倾销调查到最终裁定,整个过程一般会持续几年时间,这给外贸企业外迁提供了时间窗口。当时,只要把工厂迁到东南亚,大部分企业的订单都能够“无缝衔接”。

多家接受调研的企业说,当时考察过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几个国家,对比下来,越南的基础设施、人口密度、营商环境等综合条件最好。

越南也在积极主动承接这样的产业转移。2016年以来,越南持续出台税收优惠政策,鼓励外商投资。越南平阳省就是其中一个典型。当地中资企业给吴燕妮的反馈是:招商引资政策非常有诱惑力,且优惠政策相对成熟、延续性较好,能感受到当地政府发展的急迫性。

随着国内床垫制造企业的外迁,其上游供应商,如海绵、金属框架、木材等企业也紧随客户脚步开始了迁徙。目前,在平阳省区域内,已有30余家海绵发泡工厂建成投产,其中八成以上为中资企业,其余部分则来自韩国和马来西亚,而越南本土企业寥寥无几。此外,这里还聚集了众多床垫、沙发、办公桌椅等制造工厂。

被调研的企业说,越南平阳省当地的工业园区几乎完全借鉴了国内经济特区的管理模式。他们正采用“拿来主义”,沿着国内曾经走过的发展轨迹前进,并将城市发展与东莞、深圳等城市对标。目前,当地的发展阶段与国内的世纪之交颇为相似——工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初步显现出集聚效应,到处可见正在建设的工厂和大量方正的闲置地块。尽管当地预留了大量的工业用地,但受访企业反馈,许多工业园的可用土地已经不多,且土地成本正在逐年快速上涨。

近几年,在平阳省当地掀起了一股“炒地皮”的热潮,大量越南本地商人纷纷囤积地皮、待价而沽,短短几年就实现了收益翻倍。而现在,这些赚取了地皮差价的商人们,又开始将资金投入到水泥厂等实业中。

越南工厂的活力

放眼望去,在接受调研的越南工厂中,二十多岁的年轻工人占据了绝大多数。越南拥有超过一亿的人口,且以年轻人为主力。2023年,越南15岁以下的人口约占总人口的25%,而65岁以上的老年人则约占5.5%。

被迫迁徙至越南的中资企业,享受到了越南当地的人口红利。

多年以来,海绵制造行业并没有太高的技术门槛和资金门槛,一家中小规模的工厂雇佣四五十人就可以投入生产,企业成本更多集中于原材料的购买。因此,人力成本成为竞争的一个重要变量。

一些受访的中资企业表示,越南当地工厂的用工成本约为国内的三分之二。

吴燕妮说,国内工厂竞争激烈,且订单量不足。越南的海绵工厂似乎不用为此发愁,多数工厂一直保持满负荷生产。但也有企业反馈,产品的毛利空间已经压缩至非常低的水平。

因工业区的快速发展,当地管理上也出现了一些“真空”地带。

调研中,许多企业反映,因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人手严重不足,部分审批流程耗时过长。监管部门会经常更新监管标准,调整或增加条款内容。

除此之外,许多中资企业也苦恼招不到兼具性价比与本地化的管理人才。吴燕妮说,多家受访企业表示,由于近年来工业区迁入的企业数量增多,对普工和管理人才的需求急剧上升。在一把手、二把手都是中国人的背景下,中资企业急需找到能够“上传下达”、协助推进工厂稳定运营的越南本地管理人才。

吴燕妮表示,无论在工厂还是餐厅以及超市等人群聚集的区域,随时都能遇到会讲中文的越南人。

扎根生长

近两年,北美市场针对床垫的反倾销逐渐蔓延至整个东南亚。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显示,2020年至2023年以来,美国陆续对越南、泰国、柬埔寨等多个东南亚国家启动了床垫的反倾销调查。2022年,加拿大也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的床垫发起了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当床垫产品的生存空间逐渐紧缩时,迁徙至越南的中资企业只能改变产品结构。

吴燕妮在调研中发现,越南的海绵生产商已将产品方向调整至生产沙发座椅或纯海绵床垫所需的海绵,这些产品可以规避贸易限制。

但生产企业仍然面临新的问题。目前,越南出口至美国市场的海绵沙发需要有越南的原产地证书,这要求海绵沙发使用一定比例在越南本地生产或采购的原材料;原材料也实行两级追溯制度,要追溯生牛皮、面料、海绵、板材等上游原材料的来源。

为了获得原产地证书,越南一部分中资企业只能增加越南本地的原材料采购,减少采购直接来自中国的原材料;另一方面,原料供应商也会在越南设立办事处或寻找一家代理商,通过这种方式满足下游用户的采购需求,规避两级追溯制度。

因思维方式存在差异,企业管理者与当地监管部门的相互磨合也成为一道不小的难题。

调研中,有企业提及建厂时,在不涉及安全的情况下,按产业常规流程完成的投资,被越方认定不合规并开出罚单。为此,后续中资企业为规避风险,都会尽量雇佣一位熟悉当地政商情况以及懂中文的越南员工同步跟进工厂建设流程。

随着双方的逐渐磨合,现如今,当地中资企业和政府也达成了诸多默契——政府突击性的检查比较少,即使进行突击性检查也会提前通知企业,给企业做好充分准备;企业也逐渐熟悉了政府对环保、安全生产等方面的要求。

不过,一些企业也反馈,当地的环保、安全生产监管依旧不规范。

天花板

伴随着雨季的到来,越南这片投资热土的另一面才逐渐显现。

一场持续一小时的暴雨导致吴燕妮调研的一个工业园区积水严重,甚至蔓延至脚脖子以上。企业告诉吴燕妮,由于该工业区规划较早,未能充分考虑到当前的排水需求,下水管道的口径相对较小,容易发生积水问题。此外,落叶等杂物也时常导致排水管道堵塞,但园区内安排的日常维护人员却严重不足。

从越南胡志明市到平阳省的城市主干道仅能允许两辆车并排行驶。由于未明确划分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轿车、卡车和摩托车在道路上交错穿梭,形成了巨大的车流量。这种复杂的交通状况导致慢速行驶在这里成为常态。

尽管软泡产业下游的迁移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但上游产业例如聚醚、TDI制造企业仍聚集在国内。吴燕妮表示:“一家原材料供应商的产能往往就能超过10万吨,而越南的海绵制造企业总体需求较小,需求量远少于国内一个海绵产业集中的省份,无法消化这样规模的产能。此外,中国出口配套服务发达,中越海运距离短,自中国进口的稳定性和时效性并不差。”

2023年,越南GDP总量约为3.1万亿元,约为广东GDP总量的23%。其中,2023年越南商品出口金额为2.58万亿元,约为广东出口金额的47.8%。

尽管当地聚集了大量的海绵企业,但产业集群的完整度仍难以与中国的珠三角地区相提并论。吴燕妮说,一些小的辅助材料,如面料、金属配件等,并未像软泡企业那样跟随迁徙至该地。而在中国的珠三角地区,床垫或沙发制造工厂可以轻松在周边购买到任何所需的原材料。

在调研过程中,除了基础设施方面的问题,汇率问题也成为大量企业普遍反映的最为棘手的难题。自2023年年中以来,美元兑越南盾的汇率总体呈现出持续上升的态势,且今年以来上升速度更快,不断刷新历史最高位。5月,越南盾较年初已累计贬值近5%。

受越南盾贬值影响,扎根越南的中资企业将需要花费更多的资金从海外采购原材料,而赚取的利润放在公司账面上,也将面临进一步贬值的压力。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已关闭!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