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当面都是兄弟,背后全是利益。

东哥说:凡是业绩不好、不奋斗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各位兄弟,再迟钝也该明白了。

当然,从大局上看,东哥这话是没毛病的。拼多多大杀四方,东哥急了,语气重是有原因的。

另一个聊职场问题的是大网红董姐,有记者让她评价《我的阿勒泰》,很多年轻人对剧中悠闲的生活方式极其向往。

董姐有话直说:你可以辞职再去享受悠闲,没问题。

都打工了,你想什么悠闲呢?想悠闲就别打工。

话糙理不糙,在我们绝大多数人的想法中,东哥和董姐说的都是没问题的。

兄弟?员工?你走了,只会有更多、更年轻的新人补上。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与此同时,隔壁日本却出现了令人羡慕而尴尬的现象。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文部科学省公布的消息,今年日本大学生的就业内定率达到了98.1%。比去年同期的97.3%上升了0.8%,再创历史新高。

同时,这也是199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基本上毕业即就业。

更关键的是,不只是大学生,只要是个正常人,都成了香饽饽。

比如,岩手县有2091名毕业生,还在读高三,就直接被内定了2083人……

为什么?缺人。

据日本人力资源公司Recruit统计,2024年日本企业对应届生的平均求人倍率为1.75,也就是1个求职者对应1.75个岗位。

这还只是平均值,中小企业就更难了,平均6个岗位抢一个人。

更魔幻的是,日本的就业市场居然成了“倒反天罡”的卖方市场。

你不要?有的是公司抢着要。

为了抢人,招聘季俨然成了企业福利比拼大会,不仅提供面试奖励、活动、邀请家人到企业参观,甚至提供签约费用。

比如,三井系旗下企业不仅开出了100万日元的入职奖金,还普遍把应届生工资上调了2万~5万日元/月,甚至还有129天年假,并给夫妻双方提供产假、陪护假,按小时计算加班费……

开局就送各种大礼包,这个世界太魔幻了。

一、梦醒的那些年

1985年的夏天,东京,一片高楼林立,酒色财气中弥漫着飘忽的未来感。

那些年的日本社会流行“刹那主义”,消费是一种美德,攀比是一种高尚。

那些年,日本人集体做了一场美梦。

在那个梦里,他们富甲天下,可以买下美国,甚至全世界;在那个梦里,发财轻而易举,靡靡之音不绝于耳,享乐主义成风。

经济繁荣期,社会上的人才缺口极大,每年都有几百家企业因“人手不足”倒闭。

所有HR都忙得热火朝天,应届生尤其抢手。只要你来面试,不管录用没录用,每人先发一万日元的路费。如果是看中的人才,赶紧塞上名包、名表、高级西装,请务必收下!

年轻人完全不用为就业发愁,相当多的人还没毕业,内定就拿到手软,offer多得回不过来。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所有人都觉得,工资会永远涨、股票会永远涨、永远不会失业、夏天永远不会结束……

但夏天很快就结束了,并转眼进入了寒冬。

上世纪90年代末,泡沫骤裂,日本大量企业倒闭,存活下来的也不得不掀起裁员潮。

那些年的毕业生,本以为自己能像前辈们一样,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没想到连正式工作都找不到。

这个时期被称为“就业冰河期”,该词汇曾入选日本第11届流行语大奖。这一代人被称为“冰河期一代”,指出生于1970~1982年的那一批日本人。

他们经历了两次巨大的就业低谷。

2000年,日本15~24岁青年人口的失业率达到9%,到2003年更是攀升到了10%以上。

2005年前后是个转折点,二战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人开始大批退休,加上出口贸易反弹,就业寒冬终于可以缓解了。

但谁也没想到2008年爆发了金融危机,不少企业又开始裁员节流,刚缓了一口气的新生代立刻又遭到重锤。

2010年,日本有部人气电视剧叫做《转职必胜班》,讲的就是年轻人在找工作时遭遇的困境。

据日本财务省统计,冰河期一代大约有16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3%。

他们就像是被时代列车抛弃的一代人,始终都在主流社会边缘徘徊,廉价而卑微。

面对如此严酷的环境,年轻人该怎么办?

有上进心的,会选择继续读书深造。

读书当然是好事,但这存在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你以为拿更高的文凭是你被企业录取的本钱,但其实高学历反而会增加你就业的难度。

在人多坑少的时候,为了节流,企业一定会表现出两大倾向:

1. 招聘时首先刷掉没有工作经验的求职者;

2. 优先保证在职核心员工的饭碗,而不是去招聘新人。

这种时候,赶紧去找个坑占着才是第一要务,继续在学校耗费几年时光的性价比太低。

这种时候,年轻、有经验才是最大的本钱,学历真不值钱。

与其先投资几年时光去博未来不确定的回报,不如早早地占个坑稳定下来。存量竞争就是这么残酷。

醒悟得早的人,至少不会过得太差;醒悟得晚或迟迟不肯醒悟的人,大多数只能一直做临时工、外包工。钱少事多,还不稳定。

2002年,日本有18%的应届生以外包的身份开启职业生涯。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倒霉蛋直到2015年都没转正。

亲眼见识过盛夏,自己却在寒冬中匍匐前行,这种滋味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

所以有相当一部分冰河期一代人索性放弃了工作,直接家里蹲。

他们的父母虽然吃到过时代红利,但一方面要补贴儿女,另一方面又要赡养自己的父母,压力山大。

2019年,据内阁府的一份报告,全日本已经有110万“蛰居族”。在东京江户川区,每24户人家里就有一户居住着家里蹲。

他们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平成废宅”。他们中的大多数,如今都已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出去上班没啥可能了,基本是在家蹲到去世的节奏。

后果是显而易见的。在家里蹲久了,势必会与社会脱节,更不会去恋爱、结婚、生子了。

对一个国家、一个市场而言,出生率大幅下滑当然是坏事。但对冰河期一代的下一代人,也就是如今二三十岁的这一代人而言,这是大大的好事。

得亏你们不生娃,才有我们如今的美好生活。

二、冬去春来

这些年,我们总有企业抱怨,说自己招人困难。说实在的,能有多难?再困难能有日本企业困难?

早在30年前,日本的出生率就降至冰点。随着时间推移,到2015年左右,日本22岁的年轻人相比20年前少了接近一半。

到这个时候,日本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关系已经无法逆转地失衡了。

日企的好日子到头了,渐渐从不愿招人变成招不到人。

而亲眼见过上一代人悲惨经历的新生代,在二十多年的丧文化熏陶下,本没有多大期待,却惊喜地发现自己成了香饽饽。

亲眼见识过寒冬,自己却在春天中享受生活,这种滋味是他们的父辈想也不敢想的。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上一代人被牺牲了,就该轮到这一代人享受了。

除了开头说的那些,日本还发生了许多我们想都不敢想的梦幻场景。

2023年底,IT公司Assist甚至专门为学生父母举办了一场简报会。公司不仅带家长们参观办公环境,还给他们报销了交通和住宿费用。

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不论是中国还是日本应届生,找工作时肯定会听父母的意见。搞定家长也是获得年轻员工的重要渠道。

但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止年轻人跳槽,这几年,日本甚至出现了“辞职代办”的奇葩业务。一方面,他们帮助年轻人快速离职,避免繁琐的程序;另一方面,他们也帮助企业在第一时间接触到那些辞职的年轻人们。

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除了人口减少,还有一点非常关键:通胀。

等了20年,日元疯狂贬值了10多年,到2023年,日本终于迎来了久违的通胀。

日本的绝大多数资源都需要进口,货币贬值肯定有不利的一面,但好处远比坏处大。

日元越便宜,日本货就更便宜,有利于出口。

据日本大和证券估算:日元兑美元每贬值1日元,东京股票市场全部上市公司的利润就将增加1980亿日元。

比如,日元兑美元每贬值1日元,丰田的利润约增加480亿日元,本田的利润约增加100亿日元,优衣库的利润约增加12亿日元……

日本股市为什么这么被外资看好?就是这个原因。

这样一来,虽然影响了日元的购买力,但这只是疥癣之疾:涨工资就行了。

从去年开始,日本政府就要求国内企业大幅涨薪:瑞穗金融涨薪20%、日本电产7%、任天堂10%、永旺集团7%、三得利6%、世嘉30%、优衣库40%……

收入上涨—物价上涨—生产制造增长—收入增长,这才是良性的正循环。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消费被推动了。

2023年,日本东京23区的新建公寓价格自1990年后再次突破8000万日元。

据日本住友集团透露:1亿日元以上的公寓,有一半都是公司职员家庭签约购买的。

以低欲望闻名的日本人居然愿意买房了。

在东京,热门地段新房摇号的壮观场景再度出现。

上一代人为什么低欲望?这一代人为什么高欲望?

原因简单而直接:有钱消费,没钱躺平,人之常情。

归根结底,一个社会的消费,真正依靠的永远是欲望更强的年轻人,老人再有钱贡献也有限。

物价温和上涨、涨薪有望,年轻人当然愿意出来工作、买房、改善自己的生活。

这种不断向上的预期螺旋一旦形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继续深刻改变社会的状态。

三、尾声

看着日本打工人越来越金贵,一定会有人开始嘲讽:

人力成本那么高,肯定不利于制造业发展,有什么好羡慕的?

要知道,人口增长的“人口红利”属于资本,人口减少的“人口红利”才属于普通人。


针对被社会抛弃的那一代人,日本内阁府制定了《就业冰河期行动计划2021》等等援助政策,希望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可惜,太迟了。

日本,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不是那么容易逆转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格隆 (ID:guru-lama),作者:万连山,数据支持:勾股大数据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已关闭!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