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52岁那年,琼·佩登辞掉了工作,掏出自己全部的养老金,创办了一家自己的资金管理公司。四十年后,她仍在为超级富豪客户处理投资业务,还跻身于全美最富有的白手起家女性之列。

在她40多岁时,琼·佩登(Joan Payden)成为了著名投资公司Scudder, Stevens and Clark的第一位女性合伙人(该公司后来于1997年被瑞士保险巨头苏黎世集团以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对于佩登来说,这次升迁是一次荣誉,因为她是一个真正的行业先行者。但她后来意识到,这是她早就该得到的东西。

当时,公司领导层每年都会进行投票,以确定合伙人的人选。“有趣的是,他们在第一轮投票中并没有选我。”在2011年的一次演讲中,佩登对圣母大学门多萨商学院的学生们说,“到第五轮投票才选到我,我猜大概是因为我不打高尔夫球。”她解释说:“他们在一个非常有名的大型高尔夫球场举办年会,众所周知,这里把女性拒之门外,所以我就只能坐在门廊上。”

几年后的1984年,她辞职了,并且取出了自己养老金账户里所有的钱,开始自立门户。

“我不想10年后发现自己还待在同一个地方。”她对圣母大学的学生们说。她顺便还挖走了原公司的同事桑德拉·瑞格尔(Sandra Rygel),两人一起创立了自己的理财公司Payden & Rygel。(有报道称,瑞格尔于1988年离开公司,投身慈善事业,并未回应《福布斯》的采访请求。)对佩登来说,此举显然非同寻常,因为她说自己在大学时曾被选为“最不可能创业的人”。她在2011年的演讲中表示:“当时我的很多同事和朋友都担心我的精神状态。”

从退休到亿万富豪

然而,在过去的40年里,佩登不动声色地将Payden & Rygel打造成了美国最大的私人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管理着1620亿美元的资产,在洛杉矶(公司总部所在地)、波士顿、伦敦和米兰都设有办事处。

该公司专注于固定收益和全球市场,目前管理着一大批高净值投资者、政府和企业养老基金、中央银行、基金会等的财富。92 岁高龄的佩登仍以总裁、首席执行官和多数股权所有人的身份掌管着公司。

佩登的媒体代表安吉拉·戴利(Angela Dailey)表示:“她依旧很敏锐。”并且她还透露,佩登暂时还没有退居二线的打算。只不过,佩登生性低调,在她60年的职业生涯中只接受过几位记者的采访,并且拒绝就本文发表评论。

在过去十年间,公司管理的资产翻了一番还多,这一发展也助力佩登跻身于《福布斯》全球最成功的白手起家女企业家榜单。据《福布斯》估计,她的身家约为7亿美元,主要来自她在自己公司的股权,而《福布斯》对她公司的估值为12亿美元。剩余的5亿美元股份由高级管理层所有。

据《福布斯》估计,她还有其他资产,价值1亿美元,其中包括位于圣莫尼卡(Santa Monica)海滨的一栋价值近400万美元的住宅。此外,她也热衷于慈善事业,多年来已捐出数百万美元,包括建立动物保护区(她喜欢猫)、支持天主教和她的母校三一学院(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一所天主教女子学院,现名为华盛顿三一大学)。

在2019年救世军Sally奖(Salvation Army Sally Award)的颁奖典礼上,佩登因在慈善领域的工作而受到表彰。该奖项由佩登的老朋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埃里克·埃斯雷利安(Eric Esrailian)博士颁发。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FOR THE SALVATION ARMY 

从工程师到金融巨头,琼·佩登的非凡职业之路

1931年,佩登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德比(Derby),但青少年时期,她基本都待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她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后来成为一战时期的战斗机飞行员,在雅加达担任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的高管,这家化学公司于2001年被陶氏化学(Dow chemical)收购。

在印度尼西亚生活了近十年后,佩登举家回到美国,然后和她的弟弟威廉(William,2013年去世)在纽约北部郊区读完了高中。随后,她进入三一学院学习,1953年毕业,获得数学和物理双学位,三一学院院长帕特里夏·麦奎尔(Patricia McGuire)说,这在当时对女性来说是相当“非同凡响”的。

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新泽西州一家建造炼油厂的公司担任工程师。

“我到岗的第一天,那里有600名年轻的工程师,但只有4名女性,”她在圣母大学的演讲中说。“我当时觉得,这个比例还挺不错的。”佩登喜欢这份工作,但三年后,她和300名同事一起被解雇了。这也是她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后来,凭借她的数学学科背景,佩登在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找到了一份初级助理的工作,但薪水比她之前的工作“大打折扣”。两年后,她搬到洛杉矶并跳槽到Scudder, Stevens & Clark,被安排到一个为大型机构管理固定收益的团队。

“那个时候我面临很多挑战,其中之一就是我的女性身份。”佩登在2011年的演讲中说。但机会与挑战共存:当时,企业养老基金和国家基金被禁止投资股票,只能专注于固定收益产品。“这太令人兴奋了,”她说。“很难告诉当今社会的人们,债券非常有意思,有时甚至比股票更让人兴奋。”

当佩登和她的合伙人在1984年建立Payden & Rygel公司时,她们就决定将这个方向作为业务的重点。

“她的愿景是把公司打造成一家世界级的独立固定收益公司,”首席财务官兼执行合伙人布莱恩·马修斯(Brian Matthews)解释道。马修斯是佩登在创办公司两年后从纽约投资公司Brown Brothers Harriman的工作岗位上挖来的。一开始马修斯只是被一位家族朋友介绍给佩登认识,原本只是计划在她来纽约的时候与她短暂见个面,但最终还是被佩登说服离开了他在华尔街的工作。

“她非常有个人魅力……有一种极具感染力的热情和乐观。”马修斯回忆说,他刚跳槽来时,佩登的公司只有5名员工,但管理着近20亿美元的资产,而且基本都是那些跟随佩登离开前一家公司的客户贡献的。马修斯解释说,佩登并没有止步不前,不断地向潜在客户推销自己的公司,“想让自己进入客户的视线”。

Payden & Rygel一直以来标榜全球视野,很早就制定了全球债券战略。1992年,公司推出了一系列共同基金;六年后,在伦敦开设了第一家国际办事处,并在爱尔兰推出了共同基金业务的离岸版。同年,它与德国历史最悠久的私人银行梅茨勒银行(Metzler Bank)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如今,该公司拥有45只不同的固定收益基金以及三只股票基金。其中最受欢迎的是Payden Limited Maturity Fund基金和Payden Emerging Markets Bond Fund基金,在截至4月30日的前一年中,回报率分别为 6% 和 11%。

但总的来说,根据晨星分析师大卫·利特尔(David Little)的解释,Payden & Rygel优势在于稳健、低风险,是多样化投资组合的良好补充。“它们适合那些可能对利率更加谨慎的投资者,”多年来一直报道Payden & Rygel的利特尔解释称,“你可能不会把这种策略作为你固定收益的核心投资组合,但对于那些希望以低波动性的方式产生收益的投资者来说,它很合适。”

而且,马修斯认为,作为一家规模较小的独立公司,在一个由富达(Fidelity,管理资产为4.9万亿美元)、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集团(1.46 万亿美元)以及黑石集团(1万亿美元)等巨头主导的行业中,Payden & Rygel能够提供更为个性化的服务。他说:“我们没有外部股东,这就意味着我们能够决定最好的发展方式,这让我们真正与客户保持一致,因为我们不为其他任何人服务。”

琼·佩登的AB面:金融巨头与教育慈善家

随着她在资金管理领域声名鹊起,佩登也在距离华盛顿布鲁克兰社区美国国会大厦三英里的地方建立了她的遗产。那里是三一大学的所在地,有着2000名学生。2013年,佩登以校友的身份捐赠了1000万美元,资助建设了80,000平方英尺的佩登学术中心(Payden Academic Center),包括教室和尖端实验室,这也是该校50多年来的第一座新建筑。

毕业七十多年以来,佩登一直致力于三一大学的建设。长期担任三一大学校长的帕特里夏·麦奎尔(Patricia McGuire)表示,佩登于20世纪80年代进入董事会,近年来在帮助大学转型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三一大学由那慕尔圣母院修女会(Sisters of Notre Dame de Namur)创建,是美国第一所天主教女子学院,但随着近几十年美国大学开始实行男女同校,三一大学等女子大学的申请人数急剧下降,该校也因此陷入困境。

由琼·佩登捐赠1000万美元的佩登学术中心,于2016年开放。 图片来源: 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麦奎尔解释说,她和佩登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当时她们都是三一大学的董事会成员。“我们必须弄清楚,既然华盛顿特区附近有这么多男女同校的选择:乔治城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等等,这所学校是否还有未来。”1989 年,麦奎尔成为该校校长。她们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决定接纳那些非常需要这种教育的城市女性。她们都是低收入女性,而且大多是有色人种。”

于是,三一大学的学生群体从“以白人、天主教徒、居民为主”变成了为数不多的几所被官方指定的“以黑人为主的学校”(56%的学生是黑人)和“西班牙裔大学”(30%的学生是西班牙裔)之一。超过70%的学生获得了联邦佩尔助学金 (Federal Pell Grant),经济援助后平均学费为每年12000美元。尽管如此,学校仍在努力降低学费,因为黑人女性的平均学生贷款债务是所有人群中最高的。

“琼非常赞同这一点。她说,‘这是三一大学应该做的。’”麦奎尔谈到这次转型说。她表示,作为学校的“最大捐赠者”,佩登对学校的改变产生了巨大影响,包括改进其STEM课程。近年来,三一大学陆续获得梅隆基金会(Mellon Foundation)和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的资助。她解释道:“对于像三一这样的小学校来说,得到数百万美元的资助是能改变命运的。我们经常看到那些已经很富有的大型精英机构获得这些大笔的5000万美元、1亿美元或者3亿美元的资助,那时候我就坐在这儿捶桌子啊。”(三一大学目前获得的资助是3500万美元,而邻居乔治城大学已获得33亿美元。)

但佩登也会向更大的学校捐款。事实上,她至少在其他四所大学的董事会任职:南加州大学、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西方学院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安德森管理学院。2015年,她捐赠了500万美元,支持一项致力于为洛杉矶贫困青少年做好大学准备的计划。她还捐赠过其他学校,例如洛杉矶山谷学院和她已故的弟弟曾就读的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

“她是教育的忠实拥护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该校瓦奇和塔玛尔·马努基安(Vatche and Tamar Manoukian)消化疾病科埃里克·伊斯雷利安(Eric Esralian)博士说。大概15年前,埃里克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佩登,形容她是“密友”和“导师”。两人同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的董事会任职(佩登是董事会22人中唯二的女性之一)。埃里克成立咨询委员会时,佩登还主动到消化疾病科帮忙。

“我觉得琼有着医学领域之外的视角,但她有亲人曾经接触过医疗护理,”埃里克解释佩登对他科室的兴趣时说道,该科室专门从事致命消化系统疾病的研究和治疗。“她的弟弟死于黑色素瘤,我认为他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我记得她谈过病人和病人家属的经历。这种作为病人和病人家属的沮丧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据一位与她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由于没有直系亲属,佩登计划将其大部分财产捐赠给慈善机构。她的弟弟威廉在2013年去世后通过遗产分配给三一大学留下了一份未公开的捐款,帮助支付了大学的护理模拟实验室费用。三一大学还获得了威廉的模型飞机收藏。麦奎尔说,威廉是个忠实的收藏家,收集的物品从汽车到体育纪念品,甚至生前在洛杉矶还有一个小型的个人博物馆。佩登是他遗嘱的执行人。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佩登一直遵循一个简单的指导原则。“真正打动我的两个词是‘热爱’和‘投入’。”她在2016年佩登学术中心(该中心以她哥哥和父母的名字命名)的开幕式上说。“正如你们所料,在我的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中,人们经常问我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你在招聘时看重什么?’‘他们的智商是多少?’而我总是回答,对我而言,只有两个词最重要,那就是‘热爱’和‘投入’。”

本文译自:

https://www.forbes.com/sites/jemimamcevoy/2024/05/27/how-this-92-year-old-became-one-of-americas-top-money-managers/

原标题:《这位92高龄的老妪如何跻身全美顶尖的资金经理之列》

头图来源:盖蒂图片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福布斯”(ID:forbes_china),作者:Jemima McEvoy;翻译:Bella&Sunny,36氪经授权发布。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已关闭!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