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关注科技新闻的读者应该已经看到了,很多AI领域的明星创业公司和独角兽,最近都传出了“卖身”的信号。

因Stable Diffusion模型一战成名、估值近300亿美元的大模型明星企业Stability AI,传出资金链断裂;曾登上福布斯“AI 50强”排行榜的Adept,正寻求被巨头收购;被视为谷歌竞对的AI搜索明星公司Perplexity,至少与4家公司讨论过合并事宜;由前谷歌、Meta研究人员创立的Reka AI也宣布将“卖身”。

这些新闻说大不大,企业层面的出售整合是商业常态,目前寻求出售的独角兽因为是明星项目,所以吸引眼球,数量占比并不大;说小也不小,独角兽们的商业受阻,所折射出来的隐忧和问题,必须着手去解决,才能避免这一轮AI热潮陷入衰退期。

为什么不应掉以轻心或盲目乐观?历史从不重复,它只是押韵。1984年,AAAI(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人工智能组织),举办了一次名为“人工智能的黑暗时代”的讨论。其中就有AI公司的创始人发言称:

“机器学习领域将出现一些震荡,波及所有专家系统技术公司(当时AI领域的热点技术),我们将进行一些重组和调整,总而言之,我对未来是相当乐观的。”

“今天的人工智能具有更多的鲁棒性和稳固性,泡沫不会破裂。”

“我认为这一次人工智能不会像十五年前(1970—1975年的语音理解项目)那样,因资金枯竭而严重萎缩,同样事情再次发生的可能性为零。”

上述说法是不是似曾相识?可惜,这些乐观的想法后来都被“第二次AI寒冬”的到来给彻底推翻了。

80年代狂热的专家系统,由于在实际应用中的表现不佳和成本高昂,最终人们和投资者从狂热追捧转向了巨大的失望,经费缩减,行业寒冬就此袭来,直到2012年后缓慢复苏。

产业有周期,人无再少年。以史为鉴,让这一轮大模型为主导的AI浪潮持续下去,让大量投入的AI基础设施进入回报期。其中,中腰部的独角兽科技公司,是一支产业中的主要商业力量。它们在商业领域的失败,将让“挤泡沫”来得更快更严峻。

本文想探讨一下,第一批大模型独角兽的比较优势在哪里?又如何转化为清晰的商业路径?

哑铃型的大模型投资格局,萎缩的中腰部独角兽

在过去的三年内,大模型AI领域的投融资情况,呈现出活跃又复杂的态势。

从整体规模来看,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涌入这一领域,过去3年中,大约有2.6万家创业公司共计融资了3300亿美元。

而从具体结构来看,却正在呈现出“哑铃型”的两极化特征。

一种是大处着手,关注底层研发,资金和资源逐渐向位于一端的科技巨头和基础模型厂商聚集,“强者愈强”。比如OpenAI、xAI等位于金字塔塔尖的AI公司融资不断,估值水涨船高;月之暗面(Moonshot AI)近期完成了8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超过23亿美元。

CEO奥特曼更是直接对外喊话:“世界上95%的人应该押注在OpenAI身上,我们有使命,我们会碾压你(其他 AI 模型企业)”。

另一种是小处着手,关注大模型与场景和行业知识的融合。位于另一端的应用型创新企业,依赖于基础模型提供的能力,将大模型技术应用于具体行业或场景中,为用户提供实际的解决方案和服务。

一些投资人认为,这类应用公司只有“屁胡”的价值,但架不住应用层空间大、数量多,也吸引到了一批投资者的认可。数据显示,AIGC赛道累计完成融资的总金额在下滑,但获得融资的项目数量却有所增加,从2023年的41个增加至2024年的186个。

哑铃型的投资结构下,位于中腰部的未来“独角兽”型初创公司,迎来了投资的“枯水期”,不得不在震荡中洗牌和重整。

(2023年明星投资人的大模型创业价值之争)

中腰部AI公司的“比较优势”

一般来说,对于AI这类具有颠覆性潜力的领域的早期阶段,投资者对前期亏损的容忍度是比较高的。通常是希望随着企业的成熟并占据市场主导地位,能够带来丰厚的回报。所以,尽管有媒体爆出Stability AI等初创公司亏损大、成本高等,那都不是独角兽们的致命问题。

真正关键的是,这类企业有着不低的估值和一定的技术能力,但目前缺乏一种清晰的商业化路径。

打破这种“混沌局面”,向投资市场和公众展现出自己锐利鲜明的独特价值,是长期信心的来源。

说起来容易,但要跟头部模厂拼模型,跟应用企业拼产品,都不是独角兽的“舒适区”,只能在别人的赛道上跟着别人的规矩走,两头不占好。

中腰部AI公司的核心价值,就在于“比较优势”。

比较优势,原来是一个经济学概念,用来形容一个国家生产一种产品的机会成本,低于在其他国家生产该产品的机会成本时,就拥有了比较优势。通过“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让资金和资源向具有比较优势的国家流动。

比如20世纪的生产力成本低、素质高,如今的技术密集和工程师红利,是中国在不同阶段,参与国际分工的比较优势。

具体到大模型领域,目前来看,基础模厂主要围绕在L0级底层模型的构建,而应用类企业则聚焦在行业数据打造L3场景小模型和应用,而支撑这类“独角兽”初创公司估值的,则是基于L1\L2级行业大模型的平台及应用。

一方面,中腰部仍有市场空间。基础模厂和底层模型虽然有可能“碾压”行业大模型,但并不能把整个产业链的大部分价值都拿走。

就像信息化时代,微软也不可能垄断所有软件,依然有大量专业软件提供商如蔡睿领域的Intuit,成长为垂直领域的软件巨头。

今天,业内已经有共识,底层模型在短时间内无法实现AGI,无法解决所有通用问题。因此,大模型落地需要叠加其他方法,因此,基础模厂无法低成本地提供端到端解决方案,这就需要更多服务商来参与,提供面向行业的定制化模型及AI解决方案。这个过程中,仍然需要大量手工作业。比如很多中国企业甚至都没有数据采集,需要针对性的数据采集方案设计,这些对于人才成本极为高昂的基础模厂来说,投入产出比是很低的,或许可以在每个行业领域培养几个标杆案例,但绝不可能成规模复制。

另一方面,中腰部仍有技术门槛。应用类产品大多是“套壳”,这毫无问题,但对于ToB市场来说,大模型与业务场景、流程的深度融合与改造,有很多工程要做,而AI领域的技术路线迭代速度又非常快,应用类企业根本没可能“抄作业”。

所以,中腰部科技企业的比较优势,就在于所构建的平台及应用,将场景与技术紧耦合,切实满足业务的真实需求,比如提高生产力、改造流程等。

加速奔跑的独角兽,跨越“AI黄昏”

机器学习为主的AI产业化阶段,红极一时的机器视觉四小天鹅等明星创业公司,专注于做智慧城市、工业质检等行业解决方案。被称为港股“AIGC第一股”的出门问问,也是以生成式AI和语音交互技术为核心,提供政企服务、AI软硬件。

显然,这条“比较优势”之路,是走得通的。

问题在于,面对全球投资市场对大模型技术的期望值下调,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变化等不确定因素,在前景不明的背景下,中腰部AI科技公司如何走得更远。

《人工智能的冬天》研讨会上,有人提到,斯伦贝谢、施乐、惠普、德州仪器、GTE、Amico、埃克森美孚,他们都在进行投资,他们都有人工智能小组,他们会说,“嗯,我今年在人工智能上花了数百万美元,而且我已经拥有了它。(但)他们什么也没产出”。

盲目乐观,却无收益,是曾经在专家系统身上上演的AI荒诞戏。而今天在To C和To B市场都有探索的独角兽们,一旦泡沫破裂,将受到两个市场崩塌的双重冲击,商业性更加脆弱。

提高自己在商业层面的“鲁棒性”,AI独角兽们必须管理好客户预期。

和曾经的专家系统一样,今天很多企业客户也对大模型加持的软件系统,抱有不切实际的预期,希望AI系统做任何事情,但实际上大模型技术还做不到,出现预算超支、超期交付等问题,从而导致撤单或无法回款。

此外,一旦企业发现AI系统其实无法产生实际的经济效益,随着资金的撤走,工业界人才会回流到学术界,为企业市场服务的技术服务商也会死掉一批。这种情况在专家系统、机器学习等阶段都曾一次又一次出现,独角兽们也必须做好准备。

比如尽快“打粮食”,做厚收入,避免“以免费换规模”“以亏损换时间”。像Stability AI那样先开源、后付费的缓慢探索,会承受很大的成本压力;像Perplexity那样以会员订阅和API付费为主要收入方式,营收结构也非常单薄。

回顾历史,AI的周期性衰退,往往会在寒冬之前,有一个“去泡沫”的阶段,只要泡沫不破裂,反而会让行业变得更好、更不脆弱。这个阶段,可以被称为“AI黄昏”。 

避免在“AI黄昏”被挤出,将是中腰部独角兽们接下来的第一要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脑极体”(ID:unity007),作者:藏狐,36氪经授权发布。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已关闭!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