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车厘子自由”还有多远|车厘子

原标题:我们离“车厘子自由”还有多远

【市场敏感】

据称智利的车厘子产能近些年绝大部分贡献给了中国“吃货”,按说有“集采”效应,价格应该优惠才是。

魏敏

又快到水果当中最亮的那颗星——车厘子上市的季节,近日听闻一个朋友在天猫买车厘子,收到的却是一个空包裹,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用混乱的言语组织与连篇的错字,自称大学生创业(一看就很假,因为这是门槛较高的天猫店而非淘宝店铺),怕被投诉久不发货,所以先发空包,后面等海运车厘子到位后,再重新发货。这种商家单方面撕毁契约并自说自话的失信行为自然引发很多客户的气愤,包括我朋友在内的很多客户,没惯这臭毛病,坚决投诉后得到了天猫30%的赔付,处罚不良商家这一点上天猫倒是不含糊,其实商家如果不是玩这个小聪明,而是和很多电商平台一样,就是明说预售,也不会被罚,当然,价格肯定要比现货的价格便宜不少。

从京东自营等车厘子商家来看,被做成期货交易的车厘子预售一样很受欢迎,多款已显示售罄。车厘子(学名叫“智利大樱桃”)这一远道而来的舶来品,因其独特口感与维生素成分,早已风靡一二线城市的水果摊头。不过迄今为止,因其价格原因,车厘子仍然可称为水果当中的奢侈品,普通时节,一市斤JJJ级(一般以J至JJJ区分大小)新鲜度尚可的车厘子得在百元上下,区区一二十颗,普通民众想把它放到购物篮还是需要权衡再三。老一辈会对五六块钱才能买一颗的这玩意啧啧不已,直骂作孽,父母多是以买给孩子尝鲜而坚持走到结算柜台,而不是在中途把它放回去。这使得“车厘子自由”成为财务自由之路上的一道硬门槛,用它来检验富足成色,亦有道理。

但车厘子凭什么这么贵?我们离“车厘子自由”还有多远?从其主产国南美洲智利,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运输费用自然是大头,但同样漂洋过海过来的水果还有许多,为什么没贵到这么令人印象深刻?同时据称智利的车厘子产能近些年绝大部分贡献给了中国“吃货”,按说有“集采”效应,价格应该优惠才是,但实际上车厘子价格并没有让“等等党”满意,的确容易令人忿忿不平。这说明车厘子从枝头到家庭的整个采购与销售之间的流通链,一定还有不少改善与优化的空间。车厘子从智利产地到国内客户嘴里,会历经种植户、出口商、进口商、分销商等多个环节,而参考最近几年的相关公开数据与新闻报道,在进口商、分销商这几个源头环节,往往就已经失控,好品相,大一点,新鲜一点的车厘子动辄无货可拿,“一级市场”成为纯粹的卖方市场前提之下,散客在“二级市场”自然毫无价格的话语权。

那么,我们自己种行不行?车厘子界的袁隆平有没有?抱歉,真不行,真没有。车厘子是喜温且不耐寒的果树,抗寒能力弱,花芽容易受冻害,不宜在寒冷地区种植,而且不耐涝、不抗风。我国现有的车厘子种植技术中,存在土地单位面积内种植量少、土地利用率低、产量低的缺点,尚未掌握土地利用率高、产量高的车厘子矮化密植技术。所以这使得车厘子种植目前对我国大部分地区的很多农民来说,还是存在极高难度。大面积稳定量产,且能保持原产国的口感,在可以预见的时间段内不太现实。至于国内的大樱桃,不管是大连还是烟台等主产地,包括“美早”等主力品牌在内,哪怕近些年其外形大小形状均已经接近车厘子,但论及口感,总是“差了点事”。更为要紧的是,还算过得去的品相,其价格直追车厘子甚至更贵。这就更让消费者没有选择它而不选择车厘子的理由。看来近几年内,想吃到不那么贵的车厘子可能暂时还是奢望。

(作者系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教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