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未来半年 中国疫苗免疫的“黄金窗口期”|环球时报

随着冬日的降临,新冠疫苗在欧美与中国大规模接种相继拉开帷幕。而一个个新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新冠疫苗的接种是否也需要“赛跑”?一旦在接种速度上严重落后于其他国家,会发生什么?中国对疫情控制不错,几乎很少有感染,这意味着我们疫苗接种的紧迫性也不是太高吗?

公共卫生学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当下疫情压力不大,但中国加速疫苗接种的紧迫性仍然很高,未来半年到一年将是中国推行疫苗免疫的“黄金窗口期”。而由于中国人口数量众多,且由于防疫得当,已感染人口比例较少,中国要在较短时间内筑起广泛的“免疫隔离墙”还面临不少挑战。

“在去年11月之前,由于中国境内病例很少,所以整体上对疫苗的需求并不十分迫切。但随着欧美开启疫苗的大规模接种,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全球公共卫生问题专家黄严忠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由于欧美国家计划在今年秋季前完成疫苗接种计划并重启彼此间的连通,中国也需要加快接种的脚步,预防可能发生的“免疫落差”。

“免疫落差”是指两个人群中,一个人群对某种病毒的免疫度已经很高,而另一个人群却缺乏相应免疫力,这就会像地震后形成的堰塞湖一般,一旦放开控制,就容易形成大流行。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先例,16世纪初大部分欧洲成年人已获得对天花病毒的免疫,而美洲印第安人从未接触过该病毒,数百名欧洲殖民者传入的天花病毒让300万印第安人丧生。也有专家认为,过大的“免疫落差”和“免疫洼地”,不仅使病毒得以继续传播、扩散,也为病毒的继续变异提供可能,从而使已“免疫高地”重新陷落。

专家认为,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中国需要在较短时间内在全国范围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政策与经济学副教授陈希对《环球时报》表示,目前,中国每万人中的新冠疫苗接种比例处在“第二梯队”,未来半年时间,将是中国在全国实施疫苗免疫的“黄金窗口期”。

“根据西方国家的接种效率,人口较多的国家一般计划在今年夏季或秋季到来之前,完成大规模接种,同时准备在下半年重启人员往来和经济交流。如果当各国实现群体免疫,人员往来开始恢复,进入中国还需要进行两周的隔离,将会对中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他这样分析认为,此外,新冠病毒不断发生变异,疫情持续时间越长,病毒变异的可能性越大。而灭活疫苗在应对病毒变异方面的能力仍有待考验,因此应加快接种速度。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网站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6日,全美共分发新冠疫苗1728万剂,完成第一剂疫苗接种的人数为531万。另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6日晚间,美国新冠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105万例。根据以上两组数据,可粗略估算出美国约有近2600万人拥有新冠病毒抗体,占3.3亿总人口的约7.8%。

以同样的方式计算,英国截至5日已有超过130万人接种了新冠疫苗,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过278万例,这意味着该国有新冠抗体的人数比例约为6.1%。

中国的接种规模和速度如何?中国国家卫健委负责人2020年12月31日透露,自6月份启动对高风险人群的新冠疫苗紧急接种到11月底,累计接种超过150万剂次。12月15日正式启动重点人群接种工作后的半个月中,全国重点人群累计接种已经超过300万剂次。加上国内较少的感染人数,中国拥有新冠抗体的人数比例尚未超过0.5%。

黄严忠分析认为,目前美国疫苗推广未能达到预期效率,考虑到医护人手问题、美国去中心化的体制和民众的接种意愿,可能未能如预期那样在今年夏天完成70%人口的免疫。不过,即使考虑到西方接种计划的延迟,中国仍应做好在今年秋冬季前完成大部分人疫苗接种的准备,否则“高筑墙”的策略也会带来巨大的经济与社会成本。这意味着中国应努力在一年内为10亿左右的人口接种供20亿剂新冠疫苗。

他表示,据国家卫健委此前预测,2021年国产新冠疫苗的产能可达10亿剂以上,但即使全部用于国内接种,也距10亿人的接种目标有较大距离。虽然中国也加入了全球疫苗机制COVAX,但后者只能为中国1%的人口提供疫苗。

面对这一局面,中国可采取何种措施应对?黄严忠建议,一方面,中国应尽可能集中力量迅速扩大国产疫苗的产能,同时可考虑进口一部分欧美疫苗,或争取一部分欧美疫苗授权在国内药厂生产,以填补缺口;另一方面,可平衡国内接种和“疫苗外交”,在疫苗出口上多考虑出口疫苗原液、在当地制剂生产的方式,保留大部分疫苗优先供应国内。

而在推广疫苗和及提升民众接种意愿上,他认为,中国可考虑“免费强制”接种策略。他表示,美国的社会情况很难推行强制接种,但在中国社会可以实现,在此前中国推行的扩大免疫计划中,一些疫苗的接种率曾超过90%。此外,也可以采取一些“软性措施”,比如异地旅行需出示疫苗接种证明等,提升接种意愿。

而陈希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提高公众接种意愿的角度出发,中国政府可以考虑将新冠疫苗列为一类疫苗。他认为,与西方可能存在的“疫苗怀疑论”不同,中国接种意愿不足则更多源于弱势群体对价格的敏感,将新冠疫苗列为一类疫苗将打消这部分人群的经济顾虑。他同时表示,由于中国防疫情况良好,民众接种疫苗不会看到“立竿见影”的收益,所以中国政府应更多采取多种方式鼓励民众接种。

去年12月3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负责人曾益新表示,新冠病毒疫苗将为全民免费提供。目前尚未明确新冠疫苗是否被划为“由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一类疫苗。目前,中国的一类疫苗包括卡介苗、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