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难言“理想”:车辆发生自燃 增程式技术碰壁

本报记者/陈燕南/童海华/北京报道

如果说2019年蔚来的CEO李斌是最惨的人,那2020年理想汽车CEO李想或将接过“交接棒”。

今年是理想汽车的交付大年,经历了4年的沉淀,本该在今年策马扬鞭,然而却处处碰壁。疫情伊始,理想汽车遭遇供应链断裂,只好再次延迟交付,遭到不少车主抛弃订单。紧接着,新补贴政策一出,理想汽车32.8万元的价格定位遗憾错过补贴一列,面对特斯拉等强劲对手的普遍降价,理想汽车只好自行补贴。

与此同时,不久前湖南长沙一辆理想ONE在行驶途中发生自燃烧毁再次将理想汽车推向舆论的高点,使其掉落至信任深渊。

对此理想汽车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理想汽车会继续配合第三方机构一块做深入的调查分析,待最终结果确认后再做公布。

意外频出

其实在去年12月正式交付短短两周时间内,理想ONE接连出现了3起严重的车辆问题。提车不久的车主曝出理想ONE出现故障报警,工作人员发现了个别车辆出现驻车系统和车身稳定系统的误报。一位理想汽车用户在从杭州交付中心提车后驶入了高速公路,行驶当中出现解除自适应巡航功能后,踩踏加速踏板车辆却无法提速。

一时间,舆论纷沓而来,李想则在微博上表示,是我们太蠢了,让用户担惊受怕。他还表示“有问题第一时间指出对我们是最大的帮助”。对此,大部分理想的车主们表示了理解和支持,他们认为“购买造车新企的车本就存在风险”。

5月7日,理想汽车车主在微信群内发布讯息,表示自己的理想ONE在高速上突然遭遇“刹车失灵”。对此,理想汽车官方回复记者称:经初步拆解分析,该车辆的机电伺服助力机构的一电子元件偶发通信故障,导致刹车助力系统失效,属供应商罕见个案,不存在批量风险。

但5月8日的自燃事件却让这一切再次蒙灰。当天中午时分,湖南长沙一辆提车仅7天、刚上了临时牌照的理想ONE在行驶过程中突然冒烟,之后便起了火。而且火势非常凶猛,当消防人员赶到时,车辆已基本烧毁,好在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一小时后,理想汽车也迅速通过官方微博进行回应,理想ONE发生了前机舱冒烟的情况,经过现场检测,车辆电池系统没有出现问题。由于理想汽车在官方回复上将车辆自燃的情况说成“冒烟”,遭到了不少车主的抵制,理想国的信徒们之间开始有了分歧。

5月12日,涉事车辆的车主通过APP做出回应,目前已解决,消防判断起火原因不是增程器和油路的问题,也不是大家说的电池和电机问题,具体原因还在分析调查中。

避谈“增程式”

自燃事件让理想汽车的“增程式技术”也成为了讨论的焦点。

在2018年那场发布会上,李想曾信誓旦旦说出为解决里程焦虑的痛点,要造一辆增程式汽车。并且之后夸下海口,理想汽车的销量目标到2020年卖出10万辆,到2025年能卖出100万辆。然而在今年4月底的媒体沟通会上,李想似乎已经失去了某些锐气。他的PPT变成了两页,对销量目标开始缄默不言,最为重要的是,李想决定将理想汽车的定位由“增程式电动车”改变成“插电式混合动力”路线。

“以后不叫增程式了,叫插混。”对于李想来说,在经历市场的重重打击之下,选择当一个“异类”有点格格不入,甚至有些痛苦。“在过去(交付的)6个月以及销售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我们自己做了一个不太适合的选择。以后媒体和销售机构不需要再细分出一个品类,而这个品类只有我们一家,我觉得这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相比蔚来、小鹏、威马等新势力车企,理想汽车虽然起步较晚,但它选择了一条差异化路线,主打增程式技术,并且三年内只造一辆车。增程式技术即在纯电动汽车核心“三电”(电池、电控、电驱)的基础之上,加入一套增程器系统。所谓增程器系统,其实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发电机组,由发动机、发电机变频器和控制器系统构成,为直接提供汽车动能的电池组充电,从而延长续航里程。

此后,理想汽车将动力模式重新命名为“纯电优先”、“燃油优先”和“油电混合”,分别服务于有家用充电桩的用户、日常不充电的用户和无桩但可间歇性充电的用户。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增程式”太过生涩,也不易宣传。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眼中,“此次变更产品定位背后,更可能是理想汽车在营销层面的无奈和对现实压力的妥协。”

在现实面前“摔跤”

将未来的三年押宝在增程式混合动力技术领域,在外界看来更像是一场豪赌。但是对于李想来说,这条路是非常坚定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挺牛的。一个好的创业者内心都是自大的。”

李想高中就创办了泡泡网,赚取第一桶金后,又创办了汽车之家,并一举将其助推上市。据汽车之家和理想汽车投资人黄明明回忆,创办汽车之家10年后,李想几乎是在最顶峰的时候选择急流勇退,这段经历不仅帮他赢得了资本的支持,并且凭借着自身独特又鲜明的性格在互联网中赢得了一票簇拥者,也为自己的企业赚足了眼球。

“支持想哥再次创业”成为了每次理想汽车出现危机事件中车主们评论最多的语句。即使是在资本寒冬之下,理想汽车仍然获得了青睐。获得来自同样是创业明星美团CEO王兴个人领投的近3亿美元投资以及字节跳动、经纬创投、明势资本、蓝驰创投的跟投,总额达到5.3亿美元,在王兴眼中,理想ONE一定是未来造车新企的TOP3。

自去年12月开启交付以来,截至今年4月29日已累计交付超过6500辆,月销量冲进了国内造车新势力前三甲。不过同是造车新企的业内人士则对记者表示,前一万名用户都是理想汽车的内部员工以及企业的朋友圈,一万辆以后的销量表现才是真正的实力。

不过2020年,理想汽车的销量本应更好,但命运却没有眷顾这位连续创业者。疫情伊始,理想汽车遭遇供应链断裂,再次延迟交付,遭到不少车主抛弃订单。

小王(化名)曾经在理想汽车的销售极力推荐之下被理想汽车年轻时尚的外型内饰等很多特点所吸引,成为了理想汽车的首任车主,但是在第一次试驾到真正的实车后,却选择了退定金。“车太大了,一线城市不好停车,考虑了现实的一些因素还是选择了放弃。”“延迟交付,理想汽车工作人员通知并不及时,耽误了我的用车计划,让我觉得其实理想汽车一向推崇的贴心服务也并没有太好。”有车主向记者表示。

之后,新补贴政策的推出对理想汽车则造成了更大的冲击。4月23日,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显示,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实施期限将延长至2022年底,但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而对于30万元以上的车型,如果支持换电,也将不受价格限制,同样享受补贴。

该新政一出,有人欢喜有人忧。理想汽车32.8万元的价格定位遗憾错过补贴一列。李想认为,“设计30万元的补贴门槛,基本上是精准地助攻特斯拉来打残国内的纯电动品牌。你只需要换位想一下,如果你是特斯拉,你接下来会如何制定对策和定价,就知道什么叫灭顶之灾了。”

在漫漫造车之路上,或许还有很多山和大海需要李想去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