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信托新规:意在拉平资管业务的制度标准

本报记者/樊红敏/郑利鹏/北京报道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办法》主要内容包括,非标资产投资比例限制,单一客户集中度限制,强调信托私募特性等。

《办法》引起业界广泛讨论,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新规一系列措施必将对地产、政信、消金等传统非标业务的开展产生深层次影响。

“如果按照新规严格执行,估计有一半信托公司会比较困难,包括传统以地产业务、通道业务和融资类业务为主的信托公司,转型不困难的,还真没几个。”南方某信托公司研究人员表示。

深度影响业务结构

记者注意到,《办法》多个条款较此前监管尺度有较大提升。

例如,关于非标投资比例的限制,《办法》要求“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他人提供贷款或者投资于其他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实收信托的50%”。此前,原中国银监会2009年颁发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则规定,向他人提供信托贷款,不得超过其管理的所有信托计划实收余额的30%。

关于单一客户集中度的限制,《办法》要求“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此前监管方面并没有此类限制。

关于投资者人数限制,《办法》明确“资金信托面向合格投资者以非公开方式募集,资者人数不得超过200人”。此前,《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规定,单个信托计划的自然人人数不得超过50人,但单笔委托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自然人投资者和合格的机构投资者数量不受限制。

业内人士认为,非标比例限制之下,可能会对信托公司业务结构产生一定的影响。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叶家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规从多个维度对非标进行限制,信托公司肯定会基于盈利水平对各个产品类型有所取舍。

资深信托研究员曾靳亦向本报记者分析称:“就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要具体看各信托公司各种业务信托报酬收取标准,同时综合考虑各类信托业务风险及公司客户产品风险偏好,各信托公司可能对业务发展方向有不同的侧重点,各类投向将根据信托报酬和信托公司业务策略等因素综合考虑。”

规模压降难逆转

不过,信托公司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做大标品规模,扩大分母,进而提升非标额度。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托公司对各类型业务比例进行调整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更大的可能是多做一些标品类的信托产品,做大规模,提升非标类产品的额度。

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总经理王和俊亦表示,信托公司应该在《办法》的引导下,改变服务模式,转为分散给予更多客户更低规模的资金,同时,依靠标准化集合资金信托规模的扩张做大分母,以便创造非标债权(贷款)的空间。

从信托公司服务模式上来看:上述南方信托公司研究员表示:“未来信托公司的服务模式很可能是给同一融资方提供标品和非标一揽子服务,比如,在给同一个融资方发5个亿债券的同时,再给他做5个亿的非标,这样的话,对信托公司来说在解决非标比例限制的同时,信托公司风险控制工作也可以做得更好。”

从信托行业近几年的监管趋势和业务规模走势来看,在《办法》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影响下,信托业务规模下降的趋势或难以扭转。

记者注意到,在近几年监管限非标、去通道、控地产等一系列政策之下,信托公司业务规模已然大幅下降。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初,信托业资产规模超26万亿元,2018年一季度末降至“25万亿级”,二季度末降至“24万亿级”,三季度末再降为“23万亿级”。相较于2017年末的规模,2018年至少缩水3万亿元。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6万亿元,较2018年年末的22.7万亿元下降4.85%。根据同花顺数据,2020年1季度发行信托规模2187.88亿元,同比下降46.28%,环比下滑28.43%。

值得一提的是,在业界积极探讨如何扩大分母之时,《办法》关于非标比例的限制,在降低分子的同时,也降低了分母。“通过比例控制的方式,可能实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贷款和非标准债权化资产规模的双降,由于非标业务规模的控制,分子(非标业务规模)、分母(集合资金信托规模)均会下降。”曾靳表示。

信托制度优势不再

记者注意到,《办法》出台背后,监管意在拉平信托与其他资管业务的制度标准,促进资管行业实现公平竞争。中国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办法》答记者问时表示,关于《办法》制定的总体原则提出:“促进公平竞争。精简制度体系,统一监管规则,促进紫金信托制度匹配,创造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关于《办法》的背景提到,“(资金信托)与同类资管业务监管规则不一的问题”“促进资管市场监管标准统一和有序竞争”

统一监管政策之下,信托公司面对的制度优势不再,规模优势或也将难以持续。

相关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合计21.6万亿元,其中管理资金信托资产合计17.94万亿元;公募基金管理机构管理公募基金规模约14.8万亿元;证券公司私募资管业务规模11万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