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视频。福奇:美国死亡数很可能高于官方统计 太快重启经济或面临严重后果。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英国著名作家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留下一句经典独白:“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用中文通常被翻译为:“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美国目前就面临一个这样的艰难抉择:经济重启还是不启,这是个问题。

从疫情形势看,前景依然黯淡。截至北京时间5月17日4时,美国确诊病例达近150万例,死亡病例将近9万例。尽管《纽约时报》称美国每天感染人数已经从4月下旬的峰值有所下降,但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仍然高达两万以上,更严峻的是每日新增死亡病例依然接近2000名。此外,明尼苏达等9个州每日新增病例仍在增加,另外27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每日新增病例与此前基本持平。换句话说,超过三分之二州依然没有有效地控制住疫情扩散。

而一些率先重启的州,也面临着疫情的反弹。美国国土安全部最近一份文件显示,美三个州自5月11日重启当地部分行业之后,引发病例大幅反弹。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地区病例周增幅达71%;南加州圣伯纳迪诺最新一周新增病例较前一周增加一倍;阿拉巴马的马歇尔地区有多家肉食加工企业,重启之后本周报217例新冠确诊,较上一周增加5倍。

更严峻的一个观察指标是,美国白宫也“沦陷”了——多名高级官员被确诊感染。负责护卫总统、副总统及其他政要的特勤局累计34人确诊、约60人正自我隔离。随后彭斯副总统的新闻秘书凯蒂确诊、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的私人助理检测成阳性。白宫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戴上口罩——当然,特朗普除外。这既源于特朗普对自身形象的一贯重视;也是在尽可能降低影响,向外传达重启的信号。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美国疫情依然处于扩散阶段。正如白宫传染病专家福奇在5月12日出席国会听证会时所表示的:如果各州过早地放宽防疫举措并重启经济,那么其后果可能会“十分严重”。一方面,疫情可能因此无法得到有效控制,不可避免地长期化。另一方面,仓促重启出现反弹,使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佛罗里达等三个州病例数量的反弹,或许就是前奏。

但如果不重启,同样会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无论是从经济总量还是人均来看,美国都是世界上的富裕国家。原本,富裕国家应该有较强的承压能力,但因为特殊的消费文化,美国人习惯于超前消费而不是存钱,这就使得美国经济“暂停”给很多家庭带来致命打击。

▲资料视频。美国这州州长通话录音曝光:重启经济定会加速疫情蔓延。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2016年,美联社发布调查显示,年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下的家庭,超过三分之二表示难以拿出1000美元应对意外支出;即便是在那些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高收入家庭中,也有接近40%比例的家庭认为,未来拿出1000美元应急比较困难。

在正常的经济运行中,这种情况并不会导致什么严重问题,反而是消费强劲的表现。但这也大大降低了个人应对风险的能力,一旦经济出问题就会导致严峻的财务危机。新冠疫情所导致的经济停摆打断了美国社会生产、生活与消费节奏,导致很多企业破产和工人失业。美国失业率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飙升到20%。普通人的财务规划突然被打乱,甚至陷入生存困难。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先后推出多轮金额巨大的救济计划。但事实上无论多么庞大的救济方案,一旦平均到三亿人口头上就没有多少了。对中产阶层来说,政府给予的救济补贴可能都无法支付5月底到期的房产税。所以,对许多美国民众来说,重启经济不仅是一种无奈的经济诉求,更是一种严峻的生存诉求。

对美国来说,是否能够恢复经济也是总统选举的关键议题之一。目前来看,支持重启经济的人和州基本上属于共和党阵营。对寻求连任的特朗普总统来说,早日重启经济,尽快恢复常态,有助于为自己的选情加分。相反,对民主党来说,尽量拖延经济重启,将经济困难的现状尽可能延续到下半年,则可以增加打击特朗普的效果,提升拜登的选情。

此外,共和党的选民多居住在小城市和乡下,人口密度低,传染风险低,医疗资源相对充分,因此重启经济影响不大。相反,民主党的选民多集中于大城市,人口密度高,传染风险高,医疗资源压力较大,重启经济风险相对较高。换句话说,新冠肺炎对民主党选民的威胁要大于对共和党选民的威胁。这就难怪为什么共和党选民多支持特朗普重启经济的观点,而民主党对此却不以为然。前副总统拜登5月12日呼吁,各州长应该听从专家福奇的意见,避免操之过急。

但显然,无论是出于人设的维持还是讨好选民的需要,特朗普都不会真正重视福奇和拜登的呼吁。对特朗普来说,“To be or not to be”并不是问题,但一个缺乏健康的社会如何恢复一个健康的经济——这是特朗普不得不回答的难题。至于部分州仓促重启后疫情反弹的问题怎么解决,特朗普可能并没有想好。

□梁亚滨(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编辑  孟然  校对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