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商报

“美国搞了太多独立标准,导致其无线运营商目前无人是华为对手。”5月18日下午,在华为公司第十七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回应美国修改出口管制规定时这样说道。

出于对华为高速发展的忌惮,自去年以来,美国就想尽办法不断打压华为,该公司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业务上的影响,因此从长远来看,实现技术上真正的独立自主才是不惧外来打压的法子。

有信心找到解决方案

这是三天以来,华为首次正式回应美国的进一步打压行为。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声明称,全面限制华为购买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的半导体,包括那些处于美国以外但被列为美国商务管制清单中的生产设备,要为华为和海思生产代工前,都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

“强烈反对美国商务部仅针对华为的直接产品规则修改。”华为在声明中指出,本次规则修改影响的不仅仅是华为一家企业,更会给全球相关产业带来严重的冲击。长期来看,芯片等产业全球合作的信任基础将被破坏,产业内的冲突和损失将进一步加剧,美国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打压他国企业,必将削弱他国企业对使用美国技术元素的信心,最后伤害的是美国自己的利益。

华为称正在对此事件进行全面评估,预计其业务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寻找解决方案,也希望客户和供应商与华为一起尽力消除此歧视性规则带来的不利影响。”

声明显示,去年被美国无端列入实体清单以来,在大量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的情况下,华为始终遵守适用的法律法规,艰难前行,而美国为了遏制华为的发展,无视企业和行业的担忧,无底线地修改产业规则,使得30多亿用户的信息和通讯受到影响,罔顾华为客户和消费者的权益。“好消息是我们现在还活着。华为努力保持客户供应,获得了绝大多数客户的理解。”郭平说。

郭平认为,“经过这一年的磨炼,华为已经‘皮糙肉厚’,有信心找到解决方案。过去30年,华为把数字技术带出了象牙塔,加快了数字技术的全球普及,在全球覆盖了1500多张网络,为6亿消费者提供了智能终端消费,服务了30多亿人口”。

前期打压效果不理想

“我们无法理解美国持续打压华为,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郭平发出考问。

除去一些政治和贸易谈判因素,在通信专家马继华看来,美国此举是因为原有的限制打压措施效果不理想,甚至说是“失败”了,不得不用新的更刺激的政策。

去年5月,美国将华为加入该国“实体清单”,之后又针对华为和中兴等中国电信公司发出供应链禁令,但华为用业绩说明,美国的打压并没有成功。财报显示,2019年,华为销售收入为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净利润为627亿元,同比增长5.6%。

此外,马继华认为,最近美国的欧洲盟友对华为出现了一些松动,开始“不听话了”,美国需要“杀鸡给猴看”。

英国和德国的相关人士近日都表示,需要华为参与他们国家的5G网络建设。截至今年2月,华为已经获得了91个5G商业合同,其中47个在欧洲、27个在亚洲、其他区域17个,累计发货了60万个5G AAU模块。

但从本质上说,据报道,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指出,美国所谓为消除网络安全担忧而对华为实施进一步封杀行为的新规定,实质是为维护美国在全球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华为目前是5G网络设备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也是5G技术规范标准化组织3GPP的重要成员。

“华为不幸成为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最大的目标之一。但美国也清楚,制裁华为,是一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从长远看,如果华为在美国外找到更多的替代解决方案,美国企业受伤更重。”电信分析师付亮说。

据郭平透露,去年华为在美国的采购额达到187亿美元。一旦失去这一收入,对供应链的企业来说将是很大的损失。

5月18日,有消息称,在美国宣布了最新的出口管制法规后,台积电已停止从华为接受新订单。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华为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出回应。不过,据外媒报道,台积电表示,已停止向华为提供新订单的报道“纯粹是市场传言”。据悉,限制再度升级后,华为向台积电紧急追加7亿美元大单,储备力或提升至100天以上。

威吓大于实际作用

因此,为防止对使用美国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外国代工企业造成直接的不利经济影响,美国商务部将延长对华为的临时许可,给予120天缓冲期。“大门并未就此彻底关上,和前几次制裁一样,美国商务部堵住了门,但还是留下了窗口。” 付亮如是说。

至于最终会有多大影响,马继华认为,美国的限制政策有一定震慑力,但短期也只有这个影响,美国只敢“上箍”,却不敢轻易“念咒”,落实起来太难,缺乏监控整个世界生产网络的能力,只能靠企业申报,威吓作用更大。“这种措施用多了,会恶化中国以及世界各国对超级大国的信任,倒逼大家不得不创新做备胎,时间长了,美国的优势会严重削弱。”

在他看来,华为应该继续做备货,想办法维持足够战略空间,同时努力打造中国朋友圈,打造更牢固的科技生态版图。

这两年,华为确实在试图摆脱对美国企业的依赖。在系统和软件方面,今年2月华为在欧洲发布了HMS Core 4.0和更完善的应用商店AppGallery,并推出了首批搭载HMS服务的华为手机——荣耀V30 Pro和9X Pro;华为P40手机里已经完全没有谷歌的东西。

但付亮却不这么看。他指出,作为一个行业领军企业,华为最清楚产业链各环节有多大差距,14nm替代5nm,可能不利于华为发展。“任正非(华为创始人)说得好,即使能做,也要多采购美国的,这才是高明的策略。”

郭平也呼吁道:“当今世界已经形成一体化协作体系,这个体系不应也不可逆转。标准和产业链割裂对任何一方都没有益处,会给整个产业带来严重冲击。产业界应共同努力,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维护市场公平性,确保全球统一的标准体系和分工协作的供应链体系。”

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