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原材料涨价 内在逻辑差异导致后续表现大不同|涨价

原标题:多种原材料涨价 内在逻辑差异导致后续表现大不同





春节后被动元件、水泥、氢氟酸、丙烯等多种原材料纷纷涨价。同是涨价,内在逻辑却不同,使得有的品种价格一路上涨,有的涨价一段时间后下跌到更低位置,有的呈现“涨价~降价~涨价”交替。证券时报·数据宝就春节后原材料涨价及其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影响进行梳理,分析市场供需、价格变化的情况。

供应端主导的涨价:被动元件价格一路上涨

与很多原材料涨价不同的是,被动元件的涨价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以国巨电子为首的被动元件厂以5G及自动驾驶需求高涨为理由,连续主导了好几波MLCC、芯片电阻等被动元件的涨价。

国巨电子在被动元件行业占有非常大的份额,其涨价行为往往会形成行业价格普涨,有很强的带动效应。据公开信息,国巨在MLCC的市场份额为10%,排第三;在芯片电阻的市场份额为34%,遥遥领先其他对手排名第一。

去年下半年一直到春节前,是第一阶段的涨价,在被动元件库存下降的情况下由行业龙头主导。去年11月末,电阻厂商大毅科技率先表示已对旗下电阻产品完成了涨价动作。国巨关闭了交易系统,清除了未完成交易的订单以及还未确认的订单,来了一波花式涨价。今年刚开始,国巨电子又宣布旗下的MLCC电容及厚膜电阻两大产品涨价至少10%。

节后,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被动元件迎来第二阶段的涨价。交通运输不畅、员工复工困难的情况下,需求端的库存持续下降,使得国巨等供应商开始了涨价动作。期间,供应商频繁更新涨价幅度,使得价格不断上行。国巨率先披露芯片电阻涨价消息,涨幅先是定在30%,连续调整后定在70%~80%的幅度区间,其他厂商纷纷跟进。

第三阶段的涨价出现在国内复工复产、海外疫情暴发期间,依然由供应商巨头主导。此时,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的产能受到部分影响,但国内华南、华东地区的产能已全部释放,总体影响较小。对于涨价行为,国巨曾表示,价格交由市场供需决定,涨价不封顶。

疫情影响之下,被动元件的全球需求并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在前两个阶段,尚有补库存等原因引起的涨价,随着国内充分复工,被动元件供应端产量足够,补库存的因素影响较小,第三阶段的涨价很大程度上是被动元件大厂强势主导的涨价。

在消费电子中,被动元件的功能不可或缺,但其价值占比较低,被动元件的涨价对下游消费电子的影响较小,一般不会受到下游太大的反弹,这也是国巨等厂商节后频频涨价的主要原因之一。

国巨等厂商频频涨价或许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据报道,节后国巨、华新科等厂商的市值近期涨幅巨大。国巨、华新科在台湾市场陆续完成募资,在涨价消息的刺激下,台湾地区被动元件相关个股股价纷纷大涨。

需求引发的涨价:口罩紧缺引发上游化工品连锁涨价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口罩成为极度稀缺的刚需商品,全球每日口罩消耗量惊人。国内大批公司纷纷投入到口罩的生产中,巨大需求的刺激下,口罩上游熔喷布及相关化工原料价格猛涨。

中国是世界上口罩产能最大的国家,疫情发生前的年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约50%。随着疫情在国外的快速蔓延,比亚迪、格力、五菱汽车等各家企业开始转产口罩,中国成为供应全球口罩的主要产地。

根据公开信息,自疫情暴发以来,到3月底有9000家左右企业加入口罩生产行业,相比2019年的400多家骤增超20倍。产能也出现爆发式增长,目前日产量在2亿只以上,相比去年的1400万只骤增13倍。

初期,口罩最直接上游的熔喷布率先涨价。熔喷布是为口罩带来病毒过滤作用的关键材料。疫情之前,熔喷布市场不温不火,产能并不高,突发的疫情让熔喷布需求连上数个台阶,供不应求,价格暴涨。3月初之时,价格在1万~3万之间的熔喷布,已涨价至少10倍,有些中间商甚至要价40万元/吨。

熔喷布的火热行情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生产商,经过产业链传导,熔喷布上游的丙烯价格在4月份狂飙,从4月初到4月12日仅10天,丙烯的价格上涨幅度高达80%,形成全国抢货之势。热潮过后,丙烯价格快速回落至3月份水平。

丙烯、聚丙烯产量大增也影响到了环氧丙烷的价格。在化工产业链中,环氧丙烷与聚丙烯都是丙烯的直接下游,为丙烯的衍生物。聚丙烯扩产抢占了部分原本用于环氧丙烷的丙烯,是造成环氧丙烷涨价的最直接原因。

根据公开信息,4月14日环氧丙烷全国均价为9200元/吨,相比4月10日前,价格上涨了21%。价格虽一度大幅下跌,但4月底很快止跌回涨,上涨幅度近20%。截至5月19日,全国报价在9500元/吨左右,已超过4月14日的前期高点。

目前看来全球范围内疫情获得明显改善尚需时日。有专家表示在8月~11月份之间将会迎来全球又一波疫情的暴发期,届时口罩的需求量将会再上一个台阶。

口罩在全球的走俏对化工品价格的影响是全方位的,虽然中石化等大厂扩大丙烯产能后价格回落,但根据观察其有再度上涨的趋势;环氧丙烷产能并未大幅扩充,其价格稍一回落就马上涨到更高的价位。口罩年内将是全球的刚需,短期内其需求是确定增长的,这决定了上游化工品的价格很难真正回落到往常水平。

疫情引发短期涨价:需求疲软,氢氟酸涨价过后跌更多

氟化工产业包括上游的萤石矿开采、氢氟酸氟化盐生产、下游制冷剂制造等多个环节。

春节后疫情引起的开工率不足、交通不畅、原料短缺等问题持续影响氟化工行业,萤石、氢氟酸价格连续上涨,到3月初累计涨幅达10%左右。

萤石为氢氟酸的上游,春节后萤石厂家开工有限,供应十分紧张,价格处于高位,3月初价格较春节前上涨8.7%。根据生意社数据,3月3日萤石均价在3133.33元/吨,全国市场的货源供应都较为紧张。

氢氟酸春节后价格也是一路攀升,一方面是受上游萤石涨价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因疫情影响开工率不足,使得氢氟酸产出不能满足下游需求。3月份其价格一度涨至11520元/吨,相比春节前上涨13%。

随着全国充分复工,氢氟酸产量得以恢复,另一方面下游制冷剂的需求比较萎靡,使得4月份开始氢氟酸价格一路下跌至9000元/吨以下,还有持续下跌的趋势。

需求不振,价格低迷,氢氟酸、氟化工板块个股近期表现一般,并未随着大盘上涨而有大的涨幅。

投资旺盛带来涨价:基建发力让水泥价格止跌回升

疫情发生初期,全国的基建很多处于停滞状态,使得水泥需求极度萎缩,价格快速下降。

全国水泥价格指数显示,春节后,水泥价格连续下降,4月22日前后达到低点,降幅超10%。随着复工复产的进行,以及各地专项债的发放,近期全国基础设施建设的进度明显加快。据统计局数据,今年1月~4月地产开发投资同比下降3.3%,但4月单月增长7.0%。1月~4月狭义基建同比下降11.8%,4月增长2.3%,1月~4月广义基建投资下降8.8%,4月增长4.8%,增速较1月~3月回暖。华泰证券认为,疫情影响减弱,投资类数据呈加速恢复状态,预计基建回暖有望继续带动基建企业订单增速重回上升趋势。

水泥需求相对刚性,全年总体需求量不会因停工时间受到太大变化,受疫情影响的施工进度下半年都会补回来。据了解,为加速经济复苏,部分往年已经批复但未全面开工的基建工程也在加紧开工,客观上带动了水泥需求的集中爆发。基建回暖伴随的是全国水泥发货率迅速提升,部分企业的发货率甚至超过100%,出现销大于产的情况,这也让全国水泥和熟料库存迅速下降,多数企业库存已经降至六成以下。

海螺水泥表示,从3月的中下旬就基本实现了复工复产,4月份全月是满工满产,4月份的产销量是历史新高,日均销量水平达到了105万吨以上。水泥销量大增,让海螺水泥的库存迅速下降,上峰水泥的产销情况也基本类似。

水泥价格变动主要受供需影响,目前下游需求旺盛,自身库存下降快,带动水泥价格自4月下旬起大面积上调。浙江、苏南、江西普涨20元~30元/吨,贵州地区低位反弹价格回涨10元~20元/吨,西北地区已出现2轮~3轮提价,甘肃天水、平凉水泥价格上调了30元~50元/吨。

水泥行业上市公司近期的利好除了水泥价格终于止跌回涨,还有成本端的下降。今年的煤炭价格,包括国际能源的价格都有较大幅度的下降,所以今年水泥行业上市公司的效益或将有不错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