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证券时报记者 于德江

股民王琳(化名)前天就从外地来到了深圳,住进了*ST兆新办公地旁边的酒店。

大约在一年前,王琳没有经过太多思考买入了*ST兆新,在大跌后有所补仓,当前成本在3元/股左右,持有66万股。以此计算,王琳前后大约投入了200万元,她说其中有一部分是借的钱。昨天,*ST兆新继续跌停,收盘价0.73元/股。也就是说,王琳当前持股市值仅剩48万元,是投入金额的1/4。

4月23日晚间,*ST兆新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时任董监高集体表示,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4月27日,深圳证监局责令*ST兆新重新编制2019年年报。之后,*ST兆新连续跌停,5月13日跌破面值(1元/股),至今已有7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股,拉响面值退市警报。截至今年3月底,*ST兆新有9.05万户股东。

按照此前公告的说法,在*ST兆新5月7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公司控股股东陈永弟安排的文员进行网络投票时操作失误,导致相关增补董监事的议案未获通过。陈永弟当晚发出致歉信,称其一直支持公司管理层规范运作,保护全体股东的权益,对相关议案的投票意向均是赞成。由此曲折一幕,*ST兆新第三大股东深圳市汇通正源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汇通正源”)重新将增补董监事相关议案提交至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多位候选人出席

5月21日下午,*ST兆新在深圳市罗湖区HALO广场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重新审议年报等文件,以及增补4名非独立董事、3名独立董事、1名监事。正是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遇见了王琳,了解到了其投资*ST兆新的经过。

在现场,杨钦湖主持股东大会,他也是唯一出席现场会议的在任董事,其他董事均通过视频连线参会。经过长期纷争,*ST兆新上一批董事会成员已经悉数辞职,因迟迟未选出新的董事,杨钦湖等人履职至今。

杨钦湖出身深圳宝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宝信”),后者实际控制人姚建辉是宝能集团姚振华的胞弟。截至一季度末,深圳宝信持有*ST兆新4.95%,已经低于举牌线。2018年7月,深圳宝信举牌*ST兆新(时名:兆新股份)时,曾引发市场高度关注。其后不久,深圳宝信向上市公司推荐了董事会成员。

多数董事候选人出席了现场会议,包括蔡继中、郭健、李化春、黄士林、蒋辉、刘善荣。唯一未现场出席的候选人是翟春雷,其供职于中融信托,后者今年初通过司法途径获得了*ST兆新4.66%股份,抵偿了彩虹集团所欠债务。

现场股东忧心股价

共11名股东参加了现场会议,包括王琳,以及至少3名持有100股的媒体记者。在宣读议案的一个多小时里,股东默默等待。宣读完毕,股东进行投票,杨钦湖宣布休会,进行统计。

休会期间,在场股东聊起了股价。“再有三个跌停,后面即使一直涨停,也注定退市了。”一名股东已经进行了详细的计算,其他股东也拿出笔验证。“留给公司的时间不多了,退市了什么也没有了。”有人拉起了微信群,说退市后方便维权联系。

比约定的复会时间晚了约15分钟,杨钦湖解释因为统计结果迟迟未出炉。最终,包括2019年报、增补董监事等议案均获得了通过。现场有股东提议,鼓掌庆祝。杨钦湖想顺势结束会议,也正式结束自己的任期,而现场股东要求提问,最关心的当然是股价。

“股价跌成这样了,再有几个跌停就退市了……”有位股东说出这句话,现场陷入沉默。王琳接上说,参加这个股东大会就是关心股价,谁当董事,谁当董事长,和我没有多大关系。杨钦湖抢过话,说程序还没走完,新的董事长还没选出来。

王琳追问,股东现在要求提问,谁有资格,能准确无误的回答?王琳声音不高,也带着一份小心,但足以让现场的交流继续。杨钦湖回答,股价是市场因素决定,现任管理层对公司生产经营还是有信心的,现在公司的所有业务是正常的,也希望股价能有相对应的体现。

新董事表达信心

现场有股东提议,让新当选的董事蔡继中说两句。

蔡继中表示可以,他掏出手机,向大家展示了一张近期网络上很火的飞机图片,关于华为的。蔡继中说,看到这张图片,你们就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没有伤痕累累,哪有皮糙肉厚,自古英雄多磨难。(这句话)代表我现在的心态。”蔡继中说,“关于股价我不能说什么,这是市场决定的。新的团队接手了这架伤痕累累的飞机,想把它开回家,还希望它能重新起航,这是我们要为各位股东做的事情,一定会努力把公司带回轨道上。”

王琳说,可现在没有时间了。蔡继中回答,也不能说没有时间,只是时间非常紧张,一切都有可能。另一位股东说,今天所有议案通过是一个利好,希望晚上公告可以再出另一个提振股价的利好,振奋人心。蔡继中回应,“为股东做好服务,把公司治理好,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蔡继中又展示了一张图片,还是这架飞机,他读出了上面的文字:“我们的飞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多一个洞也没关系,我们应该沉着、镇静,保持好队形。”蔡继中说,“这两张图片代表我们现在团队的状态。”他的讲话赢得了现场股东的掌声。接下来,有一位亢奋的股东站起发言,热情洋溢地表达了对*ST兆新的信心,称公司这次如果能够保住壳,将斥资买入到前10大股东。

蔡继中回应,无论什么时候,兆新公司不会变,它的盈利能力、资产状况和未来的发展都会很健康,现在只能说这么多。

王琳有些着急,再次发问:股价已经跌了好多,现在是退市?还是救?蔡继中回答,“我们不能左右市场,只能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新的团队上来之后,也会勤勉尽职,特别是在这关键的时刻,夜以继日的去工作。”王琳在听的过程中一直在念叨“采取积极措施”,蔡继中这一次并未提及这一点。王琳也多次小声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说,问问他们会不会增持。

另一位股东发问,现在*ST兆新股价那么低,汇通正源会增持吗?蔡继中说,“这是我在做的,正在努力说服各位股东增持,具体只能看公告。”

未来不明

*ST兆新此次新当选的董事均为汇通正源推荐,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问蔡继中,其是否为汇通正源的股东代表,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是否发生了变化?蔡继中回答,确曾担任汇通正源股东代表的角色,但授权期限已到,相关情况也向证监局做了汇报,现在是以公司管理层的身份担任董事,公司大股东也未发生变化。资料显示,蔡继中早年即已进入彩虹精化(*ST兆新前身),与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永弟、沈少玲有姻亲关系。

股东大会接近尾声,现场又有人想让郭健说两句。郭健是*ST兆新常务副总经理,来公司已有20年。郭健说,“每一届董监高还都有我,我还愿意在这里继续为大家服务,就是认为公司资产、盈利能力是优质了,具备发展潜力。”

现场亦有股东十分关心“那块地”的归属,蔡继中坚定回答,当然是属于公司的,毋庸置疑。这块资产指的是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兆新能源工业园城市更新单元项目的全部土地及物业权益,近期公告显示该项目已经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同意予以备案并公布。去年底,*ST兆新曾筹划将该地块权益出售,后相关董事会决议被撤销。有观点认为,正是因为这块地,才有了*ST兆新长达半年之久的股东纷争。

散会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和王琳在*ST兆新楼下聊了很久。她说了两个“如果”:一是如果在亏了十几万元的时候卖掉就好了;二是如果去年8月反弹前补仓就好了,可惜没有如果。她多次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有股东大会上他们说的那么乐观吗?王琳不敢卖,更不敢再补仓,她现在不知所措,也不想回家,家里人并不十分清楚炒股究竟亏了多少。她说等一等,看看接下来的情况再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