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邓海建

最近,山东济南一家民办幼儿园因卖烧烤而走红网络。据当地媒体报道,受疫情影响,这家幼儿园暂时不能复学,临时转行做起了餐饮。

房租要交、工资要发,外人眼中的“跨界转行”,不过是谋生本能而已。园长称,这么做只是想自救。因为幼儿园房租一年就100多万元,教职工有76人。之前一直没等到可以复学的通知,总不能坐吃山空走到绝路上去。无独有偶的是吉林榆树一幼儿园,同样为了减轻员工生活负担,疫情期间开始卖包子。

卖烧烤或者卖包子,听起来有喜感,但做起来很不易。这就像2020年的比亚迪生产口罩,起码和2019年的青啤卖潮服,就不是同一个“跨界”的概念。时也势也,冷暖自知。

幼儿园自救的种种桥段,离不开两个现实的肇因:一方面,表面上看,这是对冲疫情风险的方便之举。幼儿园有厨房、有健康证、有餐饮服务许可证,桌椅板凳更不缺,如果区位优越、客流频繁,短期餐饮转型的合规之路似乎非常便捷。新“良心餐饮”,幼儿园制造。

另一方面,深层而言,这些弄潮餐饮市场的幼儿园,基本是清一色的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按相关规定,它们无法享受疫情期间地方政府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扶持政策。更具体地说,预拨生均公用经费、租金减免、减轻五险一金负担、加大金融支持等善政,基本与它们绝缘。当此语境之下,为不关门打烊,唯有自救图强。

其实,民办幼儿园的生存状态,并不是因为卖烧烤才显山露水出来。只不过,疫情或许很容易成为压垮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委会4月份的估计,全国半数左右的民办幼儿园很难支撑到5月份。幼儿园教师队伍中,离职人员比例高达10%以上。“最坏的结果,是等到幼儿园开学了,孩子们都回来了,老师却都不在了。”

这个担心,不算多余。5月12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的消息称,截至5月11日,全国各地均已启动返校复学工作,学生复学人数10779.2万,复学比例达到39%。只是,在这一亿多复学学生里,幼儿园只占468万人,对比2019年全国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713.9万人的总数,至少截至5月上旬,学前教育的复学比例不足10%。

不上课、不收费,没补贴、没减负,这些民办非企业单位“何以活”?这个问题的答案,基本是明摆着的。河南省民办教育研究院、大河教育研究院近期所做的调查显示,96%的受调查(教培)机构表示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为严重或非常严重,甚至影响到生死存亡。只有4%的受调查机构认为此次疫情对自身发展“影响不大”。57%的受调查机构认为疫情对机构恢复正常招生运营影响时间长达两个月到半年,33%以上的受调查机构认为影响将持续6个月至1年以上。

换句话说,这些培训机构或民办幼儿园,与旅游或餐饮一样,基本是受疫情冲击最前沿的领域。如果救济政策不能普惠到它们头上,如何让这些民办非企业单位在社会系统链条上“眼里有光、心里有暖”?

这里其实是两个不容忽略的层面:一则,民办幼儿园如果不能扛过疫情,基层幼教领域的“上学难”或会雪上加霜。

二则,民办幼儿园等民办非企业单位,理当与中小微企业同样享受普惠政策的帮扶。它们虽然不是直接对应着大项目、大基建,却是民生刚需的标配,是美好生活的硬件。这些分布在教育、卫生、文化、科技、体育等领域的主体,是社会肌体健康运行不可或缺的细胞单元,是公共治理现代化绕不过的必答题。

从这个意义上说,“幼儿园卖烧烤”的自救之举,其实也是民办非企业单位在疫情之下的“敲锣声”。它一方面振聋发聩地提醒刺激政策和救济方案能真正“眼观六路”,看到民办幼儿园等机构的现实困局;另一方面也是醍醐灌顶地督促常态管理和公共财政能有效回应民意,解决民生问题的现实短板。

今年4月15日,教育部办公厅就各地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民办幼儿园扶持工作发出通知。此后,山东省教育厅等13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切实做好疫情防控期间幼儿园扶持工作的通知》;与此同时,河北省教育厅、河北省财政厅也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切实做好疫情期间民办幼儿园帮扶工作……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更多地方亦开始“充分评估疫情对民办幼儿园带来的影响和冲击,区别不同类型民办幼儿园,采取有效措施支持化解民办幼儿园面临的实际困难”。

好在卖烧烤的幼儿园终究不再卖烧烤了,舆论关注之下,他们已提出申请转变为普惠性幼儿园。此外,开园复学日期渐近,教职工培训演练忙得很,大家也要为开园复学做准备。不过,全国民办幼儿园17.32万所,显然不可能人人都有享受“普惠性幼儿园”待遇的好命,也不可能借助卖烧烤的热搜之力,倒逼地方部门高看一眼、厚爱三分。从这个意义上说,站在“六稳六保”的高度关注民办幼儿园等民办非企业单位的生存困境,这也是夺取“双胜利”的题中之义。

不久前,2020年学前教育重点工作任务视频调度会召开,“学前教育普及普惠”的目标任务再被提及。时下,中国正进入“2020全国两会时间”,构建民办幼儿园进入普惠性学前教育的激励机制、进而将普惠性学前教育纳入基本公共服务范畴,这个议题,当被重视。事关“幼有所育”,不能一拖二等。

作者为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