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独家对话尹同跃:不用担心特斯拉,我们向来遇强则强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对话|《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振红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郭佳莹

关于开放,“我们过去担心很多事,但没有一件事变成现实。中国企业遇强则强,来了强的,会激发中国企业本身的潜力”。尹同跃代表还回应了奇瑞为何自信能逆势增长、会不会离开安徽以及行业洗牌等问题。

在全球车市陷入低谷之际,尹同跃却为奇瑞的2020年设置了更高的销量目标,“希望销量突破90万辆”,而奇瑞在2019年的全球销量为74.5万辆。尹同跃之所以有如此信心,原因包括奇瑞自身的技术创新、体系和流程再造带来的竞争力、股改对团队活力的激发,以及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持。

虽然2020开年的中国车市受疫情影响下滑明显,产销数据一度创下历史之最,同比下滑分别达到79.8%和79.1%。但随着车企积极复工复产,我国汽车市场在4月走出了“反转行情”,据中汽协发布数据显示,4月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10.2万辆和207万辆,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2.3%和4.4%。

在尹同跃看来,这离不开中央的支持。在5月22日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也提到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在此之前,国家还出台了延期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政策。

在中央政策的驱动之下,各地政府也随之出台一系列促进汽车销售及扩大市场的政策,如增加牌照发放等。

5月23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两会视频对话节目“何问西东·连线两会”独家专访时表示,“现在整个市场都动起来了,这两个月市场比过去要好”。

此外,他还对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六稳”、“六保”、降费减税等内容感受颇深。“国家拼命压缩自身开支,给企业减费降税,这对企业来说是非常宝贵的支援,让我们很感动。”尹同跃说。

尹同跃代表今年提出了五项议案建议,涉及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商用车积分政策、汽车新标准建设、大力推动发展中国方案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

在国际化方面,奇瑞汽车表现突出。2019年,奇瑞共出口9.6万辆汽车,这也标志着奇瑞连续17年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出口第一。尹同跃表示,奇瑞在未来会有更大的出口计划,“我们也会把在国外切身遇到的‘让骨头不疼肉疼’的技术壁垒和方法运用到国家标准的制定当中去。”

以下为尹同跃代表参加“何问西东·连线两会”节目与何振红对话实录,有删节:

“整个市场都动起来了”

何振红:听完政府工作报告,有哪些内容给你感触最深?

尹同跃:总理报告非常朴实,非常简洁,但内容很翔实,加强了重点。全球经济这么差的情况下提出“六稳”“六保”,任何一个大的事件伤害最大的还是基层老百姓,总理报告当中体现基层老百姓的保就业、稳民生这一块,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下面感受到很多农村的中青年都到城里生活了,他们生活成本和生活压力是很大的,一旦失去就业会造成很多家庭的悲剧和社会问题,可以说总理抓住了社会重点。

另外,国家拼命压缩自身开支给企业减费降税,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实际对很多企业可以说是非常宝贵的支援,让我们很感动。

企业是就业的主体,留得青山在,后面国家发展就有源头了。稳就业就是稳定企业,稳定企业就靠国家市场上的支持、财税方面的支持还有金融方面的支持,多维度去支持企业渡过这个难关,恢复元气。

何振红:在刺激消费方面,这次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提出来继续实施扩大内需的战略,推动消费回升,您在报告中看到哪些对促进汽车消费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内容?

尹同跃:一个是加大新能源汽车的销售,第二是加大充电桩基础设施的投入,这两个对我们作用很大。国家还出台了延期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政策,这对今年汽车行业的支援很大。

很多地方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汽车销售的政策,比如增加牌照发放,鼓励大家消费购车的政策。现在整个市场都动起来了,这两个月整个市场比过去要好,这些都是中央政策驱动的结果。

何振红:今年的汽车市场会是怎样的?

尹同跃:从行业来说,大家比较悲观,一季度丢的量挺大的,有预测认为今年大概会是15%~20%的负增长。

何振红:中国经济长期以来的经验就是,刺激消费有两大支柱,一个汽车一个是房子,大家对汽车还是寄予厚望的。新能源汽车或者充电桩的技术,以及随着5G、人工智能、车联网技术的应用,这会变成汽车拉动经济的重要方面,还是为时过早?

尹同跃:这个实际等于投资明天了,今天不投资也不行,能够把未来的一些优势建立起来。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占了全球销量的一半以上,这跟中央早期的支援和布局有很大关系。我们未来在车联网、自动驾驶方面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与今天对新基建、5G研发的投入实际是有关系的。

何振红:这些投资布局今年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会有多大?

尹同跃:今年还有其它一些政策,我认为还是有机会。对我们奇瑞来说,去年整个行业是负增长,我们实现74.5万台销量。今年我们定的销量目标比较高,希望突破90万台,希望通过地方政府的政策、新产品的投入,还有市场的积极开拓等几个维度实现销量逆势上扬。

何振红:你对这个目标还是很有信心的?

尹同跃:今年我们正增长是肯定的。增长幅度是不是像原来那么大,现在心里还没有底,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放弃,我们看6月份的市场情况再决定7月份要不要调整目标。

何振红:农村市场现在是不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尹同跃:现在由于疫情的关系,公共交通可能渐渐减弱,对城市来说有增购的需求,很多家庭需要有私家车,但可能有牌照的问题(而受限)。农村或者城镇、县城有新购需求,但可能有购买力的问题。一方面有市场,一方面有牌照或者购买力的问题,这是矛盾的。所以在激活汽车消费的一些政策上,从地方政府到国家层面还是要做一些引导。

逆势反弹的信心来自哪里?

何振红:奇瑞去年做了混改,你们也是国企改革的一个试点。从试点情况来看,奇瑞的混改还是比较成功的?

尹同跃:目前混改还没有完全完成,要到今年8月底,现在还在过程当中。今年我们实现逆势反弹,主要是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早期做了技术创新,每年在研发上面做了大量投入,这些投入形成产品卖点,受到很多年轻客户的喜爱;第二,过去经过七八年的体系建设和流程再造,产品质量、成本、制造效率和开发效率跟过去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这些使企业核心竞争力得到极大提升。我们产品的上市速度、品质包括感官质量、内在质量和可靠性质量、服务质量、销售质量五个纬度都得到很大提升;第三,去年年底做了股改,一些骨干得到积极性的释放,大家形成一种你追我赶互不服气的状态,这个氛围形成以后,大家都会克服外部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通过内部挖潜找到一些销量机会、市场机会和利润机会。

何振红:所以通过股改,团队被激活了?

尹同跃:对。

何振红:奇瑞这次股改后,在山东青岛也会有产业布局,外界猜测奇瑞未来会往山东转移,是这样吗?

尹同跃:没有,完全理解反了。(奇瑞股改)这件事情真正反映出安徽省政府思想的高度解放,实际上外面资金的来源跟我们没有关系,就是民营资本的钱进来以后帮助我们更加市场化,但是奇瑞的根永远扎在安徽这块土地上。安徽领导始终不渝地支持奇瑞,奇瑞永远是安徽的企业。

尹同跃代表说,奇瑞永远扎根安徽。

何振红:这几年你在营商环境上有一些什么样的感受?

尹同跃:还是不错的。中国疫情出来以后,各级政府无论保民生还是抗疫,整个国家的动员能力和执行力前所未有。相反,我们的海外市场中有很多国家的政府瞬间瘫痪。

第二,中国的互联网社会正在形成,年轻人对互联网的依赖是世界上最强的。我们一旦出现像疫情这样的情况,从线下营销迅速转向线上为主的营销,线上传播,这样又能够弥补一些疫情带来的损失。(这些经验)我们正在向国外市场复制,实际中国很多方面已经走在世界前面。中国的经济在政府的支持下还是不错的,我们现在很难提出来更高的要求。

何振红:说到线上营销,现在很多企业家做直播带货,你会吗?

尹同跃:(公司内部)他们可能对我有一些安排,我现在就是听他们安排,需要我,我就去。我们新产品比较多,我是希望能出来。

不用怕特斯拉,中国企业遇强则强

何振红:关于全球化的话题,你的议案里面也有关于汽车全球化发展方面的建议,现在汽车行业的全球化是不是遇到了一些新的挑战?

尹同跃: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政府都有保护本国产业的职能,无可厚非,但是用的方法都是大家公认的所谓技术壁垒和法规壁垒。比如提高排放标准或者材料再利用标准等,通过这些技术手段让外国品牌进入它们本土市场的难度和门槛提高。

中国汽车商品正在成为越来越强大的出口力量,但我们国家的标准过去是跟随欧盟的标准,我们没有涉及很多像欧盟、日本这样的技术壁垒设计。我们(对)国际化提的建议是,我们一定要有中国特色的中国标准推动中国汽车走向世界,在我们的汽车产品进入别的(国家)遇到技术壁垒的同时,别国的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同样要达到我们的标准,共同促进全球汽车产业的提升,这是合情合理,而且是会受到人家尊重的。

我们提高环保要求,提高安全性的要求,谁能说你不好呢?别人汽车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需要再做一些开发,最起码不是拿过来以后直接就干了,这是我这次(议案)的出发点。中国已经连续十几年是全球产销量最大的市场,(汽车)也可能成为继家电之后更大的一个出口品类。如果标准没有中国特色、标准不先行的话,会增加我们产业发展的难度。

何振红:做标准是产业高级化的一个特点,也是中国汽车产业慢慢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在制定标准的过程中,奇瑞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尹同跃:我们出口的自主品牌还是最多的,后面有更大的出口计划,我们会把在国外切身遇到的“让骨头不疼肉疼”的技术壁垒、方法用到国家标准制定当中去。

何振红:说到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现在特斯拉进入中国以后,大家对特斯拉在中国的表现非常关注,也担心它会对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生一些影响,你怎么看?

尹同跃:我们过去担心很多事,但没有一件事变成现实。中国企业遇强则强,来了强的,会激发中国企业本身的潜力。空调有没有开放?开放了别人进来了,冰箱进来了,电视进来了,最后怎么样?中国企业不都起来了吗?

何振红:所以大家不用担心特斯拉?

尹同跃:不用担心,但(危机意识)对整个国家有好处。你看日本人最强,但总有人比它强,它有强烈的危机意识。多说一点特斯拉对我们的威胁,对国内企业在国际市场只能有好处没有坏处。

何振红:毛主席有一句话,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如果比较一下,你觉得我们跟特斯拉比,到底还有什么差距?

尹同跃:他们企业是创新的。中国汽车工业的很多属性跟汽车工业140年历史是一致的,但特斯拉是一个非行业内的企业在做一些事,包括对于软件的应用、对新能源和互联网技术大胆的应用和融合,是突破性的,它代表了明天,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不仅仅值得中国汽车、还值得整个汽车行业学习。它是一个行业的颠覆者,不是中国企业的颠覆者。

尹同跃代表认为,中国企业遇强则强,特斯拉进来并不可怕。

中国汽车企业品牌太多了

何振红:这次新冠疫情带来经济下行期,让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之前奇瑞也经过了很多周期,你在这个周期对一些企业有什么建议?

尹同跃: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把自己的东西做好,产品质量做好,服务做好,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这是根本,不要投机取巧,还是要打好扎实的基本功。

何振红:疫情让汽车业遭受很大的冲击,很多行业都在做智能化、数字化改造,你认为新基建对汽车行业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尹同跃:疫情会加速汽车行业的洗牌,中国汽车企业的确太多了,品牌太多了,行业洗牌会让资源包括人才向一些有准备、有基础、有体系能力的企业聚焦,不要浪费市场额度。这可能是一个好事。过去几个人就搞一个企业,消耗了很多社会资源甚至是国家资源。

第二,过去都是非常传统的工厂,现在通过新基建,利用5G技术或者大数据能让企业的制造水平有大幅提升。

何振红:奇瑞在这方面有什么布局和动作?

尹同跃:奇瑞在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方面有一个IVG智能汽车事业群,我们正在让奇瑞从传统车企向互联网企业转变。在这方面我们还是保持领先,保持技术奇瑞的特色;生产端(智能化和数字化)我们也在加大在做,包括新工厂的建设等。

何振红:汽车行业洗牌过程中,什么样的公司可以占据优势?是像奇瑞这样的传统制造公司,还是造车新势力也有一些机会?

尹同跃:这个就不好评价同行了,我只是说我们是有机会的,我们是有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