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6月,富时罗素将再次提升对中国A股的纳入因子,此次变动将于6月19日周五收盘正式生效,届时A股在富时罗素全球股票指数系列(FTSE GEIS)中的纳入因子将从17.5%升至25%,而这也是一年以来富时罗素分四批次纳入的最后一步。

北京时间5月23日早上6时,富时罗素公布其将纳入A股的名单,此次仅新纳入两只A股股票(浙商银行渝农商行),未剔除A股股票,这一调整届时也将生效。不过此次公布的只是初步名单,指数生效前可能还会有调整。

近期,在贸易摩擦再起、全球市场波动的背景下,北向资金流入的速度反超南下资金,逆转了今年一季度南强北弱的态势。在中概股面临压力的背景下,多位拥有新兴市场投资组合的外资基金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将提升组合中在岸中国股票(A股)的配比,适当减少在美上市中概股(ADR)。相比较,A股与全球市场的相关性相对更低,可以起到平衡投资组合风险的作用。


富时罗素将扩大A股纳入因子至25%

事实上,总计25%的纳入因子是富时罗素对A股纳入的第一阶段,第一阶段原先打算分三批次纳入,分别是2019年6月(完成25%的20%),2019年9月(完成25%的40%),和2020年3月(完成25%的40%)。

原本富时罗素决定于3月对A股进行一次性的第三批次扩容纳入,将A股的纳入因子由15%提升至25%。但在全球市场剧烈波动下,富时罗素方面当时对记者表示,基金管理人调仓可能会加剧波动,因此将这第三步扩容分为“两步走”,分别于3月和6月进行,3月时扩容了四分之一(2.5%),剩余的四分之三则将在6月时完成。

知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2月、3月期间海外市场剧烈波动,美股几次熔断,菲律宾停止股市、债市、汇市交易,成为全球首个因疫情蔓延而休市的国家。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基金经理要做调仓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富时罗素选择放缓对A股的纳入,从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基金管理人调仓、追踪指数的压力。但当时扩容放缓并不是因为海外投资者对A股的看法发生改变。

4月以来,全球股市大幅反弹,在宽松的货币、激进的财政政策支持下,美股基本收复了60%的跌幅,市场平静下来后,富时罗素也将如期完成剩余四分之三的A股纳入。

除了扩容,5月23日,富时罗素也公布了第四批次纳入时对个股调整的情况,新纳入的两只股票为浙商银行、渝农商行两只银行股。上周五,渝农商行股价创历史新低,浙商银行也处于相对低位。截至5月22日收盘,渝农商行跌1.64%报4.81元/股,最新总市值546亿元;浙商银行收跌近1%报4.01元/股,总市值853亿元。除A股外,本次调整还将飞鹤乳业、保利物业等P股、H股纳入富时旗舰指数系列,中国春来、三爱健康集团等港股则由于长期停牌被剔除出指数。

据机构测算,富时罗素A股纳入因子提升至25%将为A股带来合计超250亿元的增量资金。而截至5月22日,今年以来,北向资金累计净流入已超500亿元。随着疫情逐渐缓解,4月以来,外资流入速度明显加快,3月时一度北上资金净流出超700亿元。

北上资金规模反超南下资金

尽管富时罗素的纳入进程将暂告一段落,其也尚未公布下一步安排,但在众多外资机构看来,外资增持A股的进程仍只是刚刚启动。

在这种动能的驱使下,4月以来,北向资金流入速度开始追赶南下资金,上周实现了反超。上周一至周四,北上资金日均净流入28亿(前周为8亿元)。近一周来,北上资金净流入79.49亿元,主要买入医药生物、科技硬件和家电;南下资金总计72.57亿元,主要买入消费、内地银行和医药,卖出保险、房地车和汽车。

而年初至4月初,根据摩根士丹利测算,日均南下资金净流入港股高达5.32亿美元。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当时北上资金经历了互联互通机制推出以来的最大资金流出,2月20日~3月23日净流出154亿美元,净流入动能从3月24日才逐步启动。不过就目前来看,北上资金已经重启回流势头,机构也预计后续或持续超越南下资金的规模。

“自3月23日MSCI ACWI全球指数触底以来,国际投资者已开始重新参与中国市场,这种迅速的逆转与我们的观点一致,即3月创纪录的近700亿元的月度资金流出主要是由于全球避险、极端抛售所致,而不是投资者特别看空中国市场表现。”法巴亚太股票和衍生品策略主管吕成(Jason S.Lui)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中概股承压下外资陆续调整中国敞口

北上资金的反超也暗示了全球基金管理人正逐步将中国敞口向在岸中国市场的股票转移,ADR的持仓或将下降。

荷兰大型资管机构荷宝(Robeco)亚太股票联席主管缪子美近期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A股股指具有吸引力,A股在其中国股票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占比是45%(其他为中概股、H股),未来预计这一比例会继续提升。一般来说,外资机构要获得中国市场敞口,以往并非一定要通过A股,ADR、港股是投资组合中的主导部分,但未来持仓可能逐步向A股倾斜。摩根士丹利近期也重申相较于ADR更看好A股,并维持“超配”A股,认为在贸易摩擦下,A股受到的冲击相对更小,这是由于外资的持有比例仍较低、赎回压力较小,同时人民币对美元波动率较小。相比之下,ADR更易受到贸易摩擦的影响,美国资金对ADR的持有比例远超其他MSCI中国指数中的股票。

摩根士丹利预计有更多ADR将赴港股市场二次上市,或退市后在A股的科创板、创业板上市,当前符合港股二次上市的ADR约30家,该机构认为港股市场在流动性承接方面并无太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