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新希望澳洲牛肉项目遇挫:高毛利业务五成以上依赖中国市场 

文 | 财经涂鸦 步摇

新希望集团在澳洲的一项投资,如今遇到了麻烦。

5月初,因违反标签和产品说明等法规,中国暂停从澳大利亚肉类加工商的牛肉进口。被暂停的四个加工商是Kilcoy Pastoral Company,JBS的Beef City和Dinmore工厂以及Northern合作肉公司。

这其中影响最大的是Kilcoy。

该公司在1月提交了香港IPO的申请,募资金额为3亿美元,在公司上市陷入停摆之后,目前还未有上市时间表,有消息称最早或在9月于港交所上市。

招股书显示,Kilcoy专营优质牛肉,其昆士兰工厂的年产能为23万吨,它的主要市场在澳大利亚、中国、日本、美国和韩国,中国为其境外最大的市场。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中,牛肉产品收入为5.59亿美元,其中近18%来自中国,牛肉销售贡献了总收入的约64%。Kilcoy公布9个月的利润为2540万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00万美元。

这家公司最为人所关注的是它的中国股东,Kilcoy的最大股东是新希望集团。招股书显示,

刘永好旗下的新希望香港持有Kilcoy 45.44%的股份。

投资Kilcoy,新希望开启大手笔投资澳洲

新希望对Kilcoy的投资要追溯到2013年。

2013年12月,新希望产业基金控股收购了澳大利亚第四大牛肉加工商Kilcoy畜牧业公司,总投资额近5亿人民币。Kilcoy成立于1953年,位于昆士兰州阳光海岸基尔科伊镇(KILCOY),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牛肉加工和出口商之一。收购之时,Kilcoy有750多名员工,每年可加工逾26万头谷饲牛。

新希望自1999年开始进行海外扩张,而真正开始大手笔投资也是从2011年以后,自2013年收购了Kilcoy后,新希望开始激进拓展澳洲市场。

2014年,刘永好与澳大利亚知名企业家安德鲁·弗瑞斯特(Andrew Forrest)联合发起“中澳农业及食品安全百年合作计划”,中澳合作计划由中澳双方各30至50家大型农业产业化集团以及涉农金融机构参与,中方成员包括新希望集团、中粮集团、汇源集团、联想控股佳沃集团、北大荒集团等。

2015年,新希望地产与合作伙伴VIMG集团通过三轮竞标,以总价约1.5亿澳币竞得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南部土地,该地块将建成北览Chatswood、南阅Harbour Bridge的43至53层的地标性建筑,总投资近6亿澳币。

2016年6月底,新希望旗下的草根知本集团全资并购拥有27年品牌历史的澳大利亚保健品牌ANC,Australian Natural Care成立于1989年,主要经营维生素,膳食补充剂,天然生活用品等产品。

除了澳洲之外,在新西兰,新希望也进行大手笔投资。2011年,新希望联合华奥物种以2亿美元收购新西兰最大的农业服务公司50.1%的股权,该公司草种业务居南半球第一。2013年,新希望旗下四川新希望营养制品有限公司推出全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akara(爱瑞嘉),所有奶粉均由新西兰上市企业Synlait Milk Limited(新莱特乳业)生产,新莱特乳业是新西兰五家独立牛奶加工商之一。

借力新希望:中国已成Kilcoy最大增长动力

新希望的收购,对于Kilcoy是极大的业务助力,这在收购之后几年就能突出。

2018年1月德勤发布的《中国投资对澳洲经济的裨益》报告中,曾披露了新希望收购Kilcoy的现状。自收购来,新希望已投资1.15亿澳元升级Kilcoy的加工设施,这让2018年可达到50万头牛的年加工能力。

Kilcoy对中国的出口比例已经从2014年的17%左右增加到当年的28%左右,中国市场仍然占总出口量的大约四分之一。

报告称,新希望对KPC的投资产生了积极的溢出效应,所有设施一旦全部投入运营,大Kilcoy地区的收入每年可增加1.5-2.5亿澳元。

Kilcoy提供优质产品解决方案,专注于高级牛肉和其他动物产品,公司我们的产品组合分为三大支柱解决方案,牛肉解决方案、蛋白解决方案和膳食解决方案。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及2018年12月31日止,Kilcoy总收入为8.49亿美元及10.71亿美元,净利润分别为520万美元及1160百万美元,增长率为26%及123%。2018年前九个月收入为7.53亿美元,2019年前九个月的8.71亿美元,同比增为15.6%,净利润分别为200万美元和2540万美元。

Kilcoy对中国市场颇为依赖。按其对中国、日本和韩国的销量计,在这三个国家的澳洲高级牛肉产品中在当地所占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0.5%、15.5%及 58.8%。公司主要客户为全球知名食品服务供应商、零售商等,比如百胜中国,麦当劳中国,Shake Shack,海底捞,中国山姆会员商店,乔氏超市。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前9个月,公司的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分别为2.44亿美元,2.82亿美元及2.06亿美元,分别占其总收入的28.8%,26.4%及23.7%。

2018年,Kilcoy对中国的总出口量为17,800公吨,占中国高级牛肉进口市场份额约27.3%。

来源:Kilcoy招股书

2017年和2018年和2019年的前9个月,8.49亿美元,10.71亿美元及8.71亿美元,毛利分别为5560百万美元、1.07亿美元及1.21亿美元,毛利率分别为6.5%,10%和14%,澳洲、中国和美国业务的整体出口额分别为4.65亿美元,5.92亿美元及5.13亿美元,分别约占我们总收入的54.7%,55.3%及58.9%。

来源:Kilcoy招股书

2018年中国占全球高级牛肉总消费量的0.9%,而自2013年至2018年,中国高级牛肉消费量的年复合强度为8.3%,全球平均为1.8%。

2018年进口高级牛肉占中国总消费量的59.2%,至2023年进口高级牛肉预计将占中国总消费量的69.4%,中国高级牛肉的进口2013年至201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1.6%。

澳洲高级牛肉于2018年占中国高级牛肉进口的67.2%,预计至2023年将占73.0%。2013年至2018年的年复合含量为24.3%,2018年至2023年的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为15.6%,中国对澳洲牛肉需求越来越大。

来源:Kilcoy招股书

在Kilcoy三大业务中,各项业务对中国的依赖也不断增加。在牛肉业务中,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9个月,销售额占收入百分比分别为15.6%、14%和17.9%,销量占销售的百分比分别为13.5%、13.7%和16.6%;蛋白解决方案产品,三个时期,中国市场销售额占比分别为27.4%、34.1%和68%,销量占总销售分别为31.3%、29.9%和78.6%;膳食解决方案产品,三个时期,分别占比4%、34.4%和52.8%,销量占总销售百分比分别为11.3%、69.2%和84.5%。

来源:Kilcoy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牛肉业务虽然目前是公司主要业务,但其毛利率偏低,2017年牛肉业务毛利率为3.7%,2019年为10.5%。蛋白解决方案业务,2019年毛利率为16%,膳食解决方案2019年毛利率为24.4%。2019年前9个月,牛肉、蛋白和膳食三种业务占收入的百分比分别为64%、18%和17.8%,占毛利的百分比分别为48.1%、20.8%和31.1%。牛肉虽然仍为公司主营业务,但蛋白和膳食两项业务贡献的毛利在不断增加,两项业务加起来贡献毛利甚至超过牛肉业务,而同时这两项业务,在2019年销售额的占比分别达到了68%和52.8%,高毛利的主要贡献来自中国。

中国牛肉市场呈爆发式增长,2019年增速400%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2月、3月和4月的牛肉进口额分别为4.66亿、2.72亿和1.81亿,前四个月牛肉进口总额为9.2亿,2019年进口牛肉全年165.9万吨,增加59.7%。

来源:中国海关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牛肉行业市场行情动态及投资策略建议报告》数据显示,自2005年起,国内产量增速维持在1.3%-8.6%区间内,2007年产量增速最大,达到8.6%,但仍低于当年8.8%的需求增速。自2012年起,国内产能开始低于国内需求,供给缺口(国内消费量-国内产量)由负变正,2018年牛肉缺口达到147万吨,2019年中国供需缺口达到238.3万吨。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牛肉净出口0.18万吨,2012年转变为净进口4.92万吨,2018年净进口增至106.9万吨。



来源:智研咨询

我国进口牛肉量逐渐攀升,且占国内消费的比重越来越大,在2012年,净进口仅占几个点,2017年占比近10%,到2019年占比达约24%,在增速上,2012年增速还为负,2017年进口牛肉增速近140%,2019年增速为近400%。

在进口国上,2019年全年主要为巴西,其次是乌拉圭和澳大利亚。据巴西企业出口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巴西农业在今年前三个月,出口额达到了214亿美元,而其中有72亿美元的产品是出口到了中国市场,占据34%的出口额,巴西牛肉对华出口为7.6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4%。

但巴西的地位也在不断受到挑战。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前7个月,阿根廷对中国的牛肉销售增长超过一倍,达到8.7亿美元。中国海关数据显示,阿根廷牛肉进口总量约为18.56万吨,占中国进口市场份额的21.7%,略高于巴西的21.03%,这一数字较去年增长了129%,阿根廷取代巴西成为中国最大的牛肉进口国。

澳大利亚也是中国的牛肉出口大国,据2015年12月签订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协定对对澳洲进口中国的牛肉实施优惠关税,2019年的优惠关税为6.0%,则每年减少1.2%,直到2024年跌至0%为止。2019年的保护门为174,454公吨,转化为每年上调3%,直到2031年为止,一旦在每年年度内部触发关税,适用关税将回升至12%,直到该年末为止。

在贸易协定支撑下,澳洲对中国的牛肉出口加大,也直接让澳大利亚的相关公司受益,Kilcoy的不断发展也是中国整体对牛肉消费上涨以及牛肉进口大增背景下受益的缩影。

此次中国暂停对澳大利亚进口牛肉也将对国内加工商造成较大影响,如Kilcoy甚至搁浅了上市,澳洲的牛肉加工商需要中国市场的丰厚利润,但中国的牛肉出口市场别的国家或许更加渴望,比如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