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个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以下如非特指,人民币汇率均为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偏弱。到5月末,境内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和(下午四点半)银行间市场收盘价分别为7.1316和7.1455比1,较上月末分别下跌了1.0%和1.3%。

消息面利空令人民币汇率再度承压

自去年8月份人民币汇率破7以来,汇率形成市场化程度提高,弹性增加,成为吸收内外部冲击的“减震器”。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集中暴发。1月21日起,中国启动了以社交隔离措施、非药物干预为主的疫情防控模式。这令人民币汇率中断了因中美商贸摩擦缓解带来的涨势转而下跌,到2月下旬重新跌破7。但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海外疫情加速蔓延,人民币汇率转而上涨,到3月初重新升破7。接着,美股十天四熔断,全球股灾引发金融动荡,美元指数飙升,3月下半月人民币汇率再次跌破7。4月份,随着史无前例的财政货币大刺激,全球股市反弹,市场恐慌和流动性紧缩缓解,美元指数高位回落,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

进入5月份,从基本面看,中国经济加速重启,加之当月全球股市继续反弹,美元指数进一步回调,这本应有助于人民币汇率进一步企稳。但消息面上,中美双边关系再度趋于紧张。一方面,以扩大对华出口管制范围、升级对技术封锁、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以及颁布针对中概股公司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等为标志,美方不断挑起中美纷争。另一方面,因为中国香港问题,美方威胁撤销香港特殊待遇地位,以及联合其他国家对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实施制裁,恶化了地缘政治局势。

在此背景下,当月,境内人民币汇率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偏强的交易日占比为11.1%,较上月低了17.5个百分点,显示全月市场情绪总体偏空。同期,人民币汇率平均中间价和收盘价分别为7.0986和7.1129比1,环比分别下跌了0.4%和0.6%。

全月,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下跌1.5%,令前5个月人民币汇率指数的累计升幅收敛至1.0%。可见,虽然人民币双边汇率有所走弱,但从多边汇率看,今年以来依然保持稳中趋升。

市场面对汇率震荡更趋成熟理性

虽然5月份人民币汇率走势偏弱,但市场预期保持了基本稳定。当月,离岸1年期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汇率隐含的贬值预期平均为0.68%,略高于前4个月日均0.33%的水平,却仍低于去年8月份破7当月日均1.19%的水平。

国内股市继续平稳运行。全月,上证综指微跌0.3%,深成指和创业板指数分别上涨0.2%和0.8%;股票通的陆股通项下北上资金,18个交易日中仅有4个交易日为净卖出,当月累计净买入成交额为301亿元人民币。同期,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1117亿元,环比增长1.35倍。

大家通常会认为,汇率贬值应该表明外汇供不应求。然而,这并非必然。今年前4个月,尽管人民币汇率总体承压,但各月境内外汇供求基本平衡且持续供略大于求,银行即远期(含期权)结售汇顺差分别为72亿、192亿、217亿和86亿美元。可见,汇率由市场决定,并不必然由供求决定,供求以外的因素如市场预期,对于市场汇率走势有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而正因为汇率波动加大,及时释放了贬值压力,避免了贬值预期的积累。今年前4个月,银行代客收汇结汇率为66.1%,较去年12月上升4.7个百分点;付汇购汇率为62.4%,回落了1.2个百分点。市场“低”(升值)买“高”(贬值)卖的成熟货币特征逐步显现,汇率调节国际收支平衡的“稳定器”作用正常发挥。

至于对中国政府以汇率为武器回击美方各种挑衅的猜测,恐与事实不符。据市场机构观察,5月份,有好几个交易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中间价都要强于市场预测值,这被视为是官方释放的维稳信号。况且,人民币汇率才跌这么一点,既帮不了本国出口,也伤不了对方分毫,何苦劳心费力?

顺便说一下,央行5月8日发布公告,并于14日在中国香港完成了两期各3个月200亿和1年期100亿的央票发行。这是笔者在4月1日专栏文章《第十次央票发行背后的政策逻辑》中准确预见到的事情。这次央票发行与汇率调控无关,属于常态发行。按照同样的逻辑,下次发行应该是今年6月中旬,6个月期100亿,因为去年12月20日发行的同期限、同金额的央票届时到期。

下阶段基本面对汇率影响或逐步凸显

美国东部时间5月29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中美关系问题发表讲话,威胁将开始取消给予中国香港特别待遇的政策豁免程序。对此,市场普遍认为是“雷声大雨点小”。同日,欧盟27国外长电话会议发表声明,否认将采取制裁,但将与中国就香港问题开展持续的对话。短期来讲,香港问题引发的市场利空出尽。

6月1~5日,下午四点半境内银行间市场人民币汇率收盘价平均为7.1348,较5月22~29日平均价升值0.5%;1年期NDF隐含的汇率贬值平均为0.42%,低于5月22~29日日均0.83%的水平;港股通的陆股通项下北上资金连续5个交易日持续净买入,累计净买入成交额为241亿元人民币,远超过上周累计净买入87亿元人民币的规模。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5月29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特区政府已为美国近期可能对港采取的各种经济制裁措施做出“充足应对准备”,美国如在敏感技术进口和联系汇率三方面对香港做出打击,香港都不会受到严重影响。他还特别指出,美国政府高官做出相关言论后,香港的股票、期货和货币市场均十分冷静,未出现大幅波动,港币汇率也十分强劲,香港未监测到资金大规模外流。

实际上,香港问题暂告平息后,港币汇率再次触发7.75港元的强方兑换保证。6月5~6日的24小时内,香港金融管理局三度承接美元沽盘,共注资97.35亿港元。自今年4月以来,香港金管局九度出手入市买美元、沽空港元,向市场注资共约304.43亿港元。显然,如果作为震中的香港金融市场尚且处变不惊,中国金融市场尤其是外汇市场更是无需一惊一乍。

5月20日,美国政府发布了《美国对华战略方针》,从经济、军事安全、价值观体系、国际体系和舆论宣传战等领域对中国提出了全面批评,充满了“新冷战”的思维。这意味着未来中美在各领域的纷争将会此起彼伏,市场或将会逐渐见怪不怪。

2018年中美摩擦骤然爆发,触发了中国股市的大幅调整。但随着两国纷争时好时坏的常态化、胶着化,市场反应明显减弱。今年甚至还出现了,美国制裁谁、封锁谁,该股或者相关概念股股价不跌反涨的情况。中国外汇市场也在走向成熟,比如今年一季度中国经常项目再度逆差,市场波澜不惊。

消息面对于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影响是暂时的,属于事件驱动。甚至可能随着事态发展,市场对于相关事件的反应有可能越来越钝化,真正决定汇率中长期走势的还是经济基本面。

日前顺利召开的全国两会显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中国经济社会生活在加速恢复正轨。会议确定了中国疫情应对的“纾困+改革”的经济组合拳:一方面,加大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全力实现“六保”和“六稳”;另一方面,以改革开放为动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高标准的现代化市场体系。

3~5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已连续三个月处于荣枯线以上,主要经济指标逐月环比改善,显示中国经济在稳步重启、加快修复。而正在稳步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更是在不断释放制度红利,增强中国金融市场的吸引力,提升人民币资产的估值中枢。

截至6月5日,标普500波动率指数(VIX)和泰德利差(即3个月美元Libor与3个月美债收益率之差)较前期高点分别回落了70%和88%,这显示当前市场恐慌情绪和流动性紧张状况较3月份全球股灾时期明显改善。相信,这将有助于前述基本面利好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支撑作用逐步发挥。

(作者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