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阅文“合同风波”后续:新管理层推出“单本可选新合同”

来源:国际金融报

图虫创意 图

阅文此前备受争议的“合同风波”终于告一段落。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获悉,阅文集团(下称“阅文”)新管理层发布“单本可选新合同”,根据不同授权分为三类四种,取消单一格式合同,并对此前充满争议的旧合同进行了十余项修改。

据阅文方面的说法,推出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等三大类作者合作合同,以满足不同作家的发展诉求。第二类授权协议对作品的授权期作了甲版(按著作权完整期限)和乙版(按完本后20年)两级可选,分别匹配不同的权益。此外,还以条款的方式明确了免费/付费阅读模式必须征得作家同意、强调著作人身权属作者等。

据悉,新合同已在阅文官方渠道上线。阅文表示,针对此前部分作家已签署的相关协议条款,将按照优化后的新合同精神执行。

“合同风波”争议不断

阅文的“合同风波”缘起今年4月27日。彼时,阅文五位高管集体荣退引发的讨论尚未平息,有关“新合同”的质疑再次将阅文推上风口浪尖。

4月28日至4月30日,不少阅文作者在龙的天空论坛发帖,直指阅文“新合同”是霸王条款。其中,争议主要聚焦在合同中的版权归属、平台与作者关系、分成比例调整、免费阅读模式等方面。

此后,相关话题的讨论帖数量迅速增加,并由龙的天空论坛逐渐扩散至微博、知乎、B站等平台,话题热度居高不下。网络文学大神级作者姬叉、明巧、梦入神机、天蚕土豆等纷纷在微博发声维权,知名编剧、省级网络作协也站出来声援作者。

面对质疑,阅文集团曾两度进行回应。4月30日,阅文新任CEO程武、新任总裁侯晓楠向阅文作者发出公开信,强调会继续稳固和深化付费粉丝生态;5月3日,针对市场传言,阅文回应称所谓“新合同”并非新出,而是2019年9月就已经推出。

不过,对于阅文的解释,作者们似乎并不买账。5月5日,作者们发起“五五断更节”,通过停更来表示反抗,坚持捍卫自己权益。针对此事件,阅文当日晚间第三度发出澄清声明,针对传闻的“全面免费”、“占有作者版权”、“侵吞去世作者收益”等六大“谣言”进行回应。

5月6日下午,程武、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多位作家参加了首场作家恳谈会,就网络文学生态、创作环境优化,以及近来备受关注的“作家合同争议”等商业规则领域的问题,展开深入讨论。

正是由于阅文新管理团队通过恳谈会和多种方式针对旧合同问题展开全面调研,新合同才能很快于一个月内发布。

程武表示,“我们收到了数千条高质量的反馈,这是新合同的民意基础。我们决定对有些实施多年的条款做出改革,但这只是我们工作的起点,阅文后续还将通过打击盗版等一系列组合拳去除产业沉疴,与广泛的作家和读者共建一个属于大家的良性生态。”

对授权分三类四种

根据阅文方面介绍,将取消单一格式合同,推出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等三大类作者合作合同。在基础协议、授权协议下,作者可对每部作品自主选择是否授权及授权方式,并享受不同的权益和资源。其中,第二类授权协议对作品的授权期作了甲版(按著作权完整期限)和乙版(按完本后20年)两级可选,分别匹配不同的权益。而在第一类基础协议中,即便作者完全不授权,也可享受平台提供的创作支持和发表作品等各类服务;深度协议则将对作家的更多发展诉求进行多样的权益安排。

针对作家广泛关心的著作权、免费/付费模式等问题,新合同以条款明确,作品是否加入免费模式由作者确认,强调著作人身权属作者,平台与作家属合作关系并提供多种福利权益等。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新合同出来后,多位作家于第一时间在个人微博上对新合同表示支持和看好。

作家“勤奋的志鸟村”在个人微博上直言,新版合同较之前网传的还是有进步的,更重要的,说明阅文新管理层还是有积极态度,愿意沟通的。

作家“骷髅精灵”也在个人微博上表示,“新版起点中文网合同来了,几大干货:明确了著作权,明确了版权授予期,多种签约方案选择(付费和免费),版权售出的协商和分配(比例清晰),明确大纲和续写的问题,以及取消免费赠币(有价赠币成本由公司承担)等等,都是硬菜,网络文学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而另一位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则在微博上坦言,“恳谈会之后等待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新合同终于出来了。提前声明,这并非我努力结果,我只是其中为之努力的一份子而已。”其一并表示,在此期间,大家一起提出的许多诉求得到了解决:起点平台取消赠币。“以前我们被此政策困扰很久了,结果提出诉求后很快得以解决,这是阅文的诚意。所以,感受到阅文的一些诚意后,我们也决定等待新合同。今天看了条款,说实话没让我失望,也没让我对各位食言”。

值得一提的是,“会说话的肘子”还从个人角度解读了新合同,并认为大部分诉求得到满足:

首先,作者社交账号完全归于自己了,原合同条款直接删除;其次,原合同内聘用等条款删除,新合同确定双方为合作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再也没有委托创作这种刺目的字眼; 第三,版权的授权期限不再是刺眼的死后50年了,而是由作者自己选,选择委托阅文“运营”的期限,这一条也就意味着,阅文是代为运营,运营期间授权要与作者协商,所有授权收益也必须与作者分成,阅文不能免费拿走作者的版权用;第四,是否上免费渠道也由作者自己选,没人可以悄悄拿作者辛辛苦苦写的东西去搞免费,必须作者同意;第五,版权约定中,如果授权给阅文,也不再是自己写的每个字都属于阅文了,论文,诗歌,朋友圈这些小说、剧本以外的题材都属于自己;第六,如果阅文运营亏损,由阅文自己承担,绝不会拉作者一起垫背;最后,阅文不能自行安排作者完本,也不能找其他作者续写某部作品,你写的作品,只能你自己来写。

“这次合同风波暴露了网络文学行业多年发展积累下来的顽疾,行业也到了一个自我梳理和修复的阶段。”有行业专家表示,阅文推出的单本可选新合同,是一种新思考模式,让作家有更多选择权、让平台与作家的权责更对等、让不同发展诉求的作家得到更匹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