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头部车企亮底牌 资本推热商用车 来源:北京商报网

乘用车按下“放缓键”,以往身处车市大盘“角落”的商用车进入高光时刻。6月7日,华菱星马发布公告称,浙江吉利新能源商用车集团有限公司向公司控股股东星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马集团”)递交受让意向书及相关申请材料,并支付认购意向金3000万元。在业内人士看来,锁定作为重型专用商用车公司的华菱星马,意味着吉利在稳固乘用车市场同时,欲通过拓商用车板块寻找新抓手。

实际上,对商用车有野心的不只吉利,疫情期间激发的商用车需求持续发酵,商用车头部企业均提速布局。相比乘用车与个人消费挂钩,经济复苏过程中的基建工程、物流、电商等将拉动商用车的新一轮增量,而这也将成为各车企争夺的新风口。

吉利补短

“星马集团将确定意向受让方是否符合受让条件。”华菱星马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吉利是唯一在公开征集期内(2020年5月23日-6月5日)提交受让意向书的公司。

事实上,华菱星马与吉利“联姻”已传闻多时。今年5月,华菱星马发布公告显示,星马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所持有的华菱星马全部8468.09万股。公告发出后,便传出吉利收购华菱星马股权的消息。吉利新能源商用车集团相关人士也表示:“双方确有接触。”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华菱星马宣布受让股权后,其股价在6月5日一度触及涨停。

资料显示,华菱星马前身为1970年成立的马鞍山市建筑材料厂,2003年4月在上交所上市。2004年,华菱星马通过引进日本三菱汽车技术进入卡车领域,拥有重型卡车、重型专用车及核心零部件生产研发基地。

不过,虽入局商用车领域多年,但华菱星马盈利水平并不强。财报显示,2016-2019年华菱星马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徘徊在5000万元左右,2019年营业总收入同比下滑12.47%。

吉利为何要收购业绩不佳的华菱星马?作为深耕自主品牌的乘用车品牌,吉利在商用车领域起步较晚、发展较为缓慢。直到2016年,吉利才通过收购东风南充汽车有限公司正式进军商用车领域。随后,吉利发布商用车品牌“远程汽车”,专注于研发生产纯电动、增程式等新能源和甲醇等清洁能源商用车。

2019年,吉利商用车发布全球首款甲醇重卡。“目前重卡仍处于起步阶段,只在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的省区做试点销售。”吉利商用车相关负责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乘用车领域,通过收购沃尔沃、宝腾,设立领克、极星等新品牌,以及与戴姆勒合资运营smart品牌,吉利已经打造了多品牌矩阵版图。此次加码商用车领域,业内人士认为,相比于乘用车领域,吉利在商用车领域声量不足,在推新节奏和产品推广方面与一汽、东风等头部商用车企业相比仍有不小差距,特别是在重卡领域。

“虽然华菱星马业绩不佳,但对商用车板块较弱的吉利而言是个好机会。”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未来吉利商用车将补足短板,燃油商用车的加入也将丰富其产品阵营。“乘用车市场趋于饱和,加速商用车板块能够让吉利‘两条腿’走路,在汽车行业扣上双保险。”

组团杀入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新军”吉利试图通过收购“拓圈”,国内商用车头部企业也通过组团并引入新能源巨头的方式,为未来铺路。

丰田汽车、中国一汽、东风、广汽集团(港股02238)、北汽集团、北京亿华通6家企业近日成立“联合燃料电池系统研发(北京)有限公司”,未来6家公司将推进氢燃料电池车的研发落地。

数据显示,今年4月东风和一汽商用车销量分别达7.08万辆和6.96万辆,同比分别增长27%和82%,分别占据商用车销量冠亚军位置,两者销量总合占当月商用车市场份额高达26.3%。

目前,国内商用车市场中,一汽、东风等占据重要地位,此外福田与戴姆勒也在进行相关技术开发。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高级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之所以选择与一汽、东风、广汽、北汽合作,是因为这4家企业拥有丰富的商用车开发技术和市场经验,是具有中国商用车代表性的整车厂家。

在业内人士看来,丰田选择与这4家车企集团合作,可以快速切入商用车细分市场。同时,这几家企业与丰田联手也是希望通过联合燃料电池系统研发降低排放,能够应对日益严苛的国内商用车排放标准。

对于几家头部企业来说,旗下的商用车板块对集团发展非常重要。以一汽为例,2019年上半年一汽解放盈利高达19.03亿元,同时也成为稳固一汽集团大盘的重要一环。

而在商用车板块带动车企整体发展的同时,日益严苛的排放标准则成为商用车企需要越过的红线。2020年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正在逐步实施,这意味着未来对节能减排的要求将进一步提高。

一位从事氢燃料电池研发的研究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氢燃料电池产生电能后的反应副产物主要是水,是真正的“零排放”,氢燃料电池汽车加氢过程和传统加油时间相当,且续驶里程可达上千公里,非常适合长途运输工况,适合商用车降低排放。“企业抱团合作将通过自身优势降低成本,进一步推进商用车的发展。”

风口显现

从吉利押宝到头部车企组团,再到丰田入局,车企和资本涌入的背后,是商用车市场蕴藏的增量机遇。

商用车作为生产工具,在国民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资料显示,2010-2019年的十年间,商用车市场需求稳定增长,年销量稳定在400万辆以上。尤其近三年(2017-2019年),商用车市场呈现出较好发展态势。

2018年,受货车市场增长拉动,我国商用车产销量创历史新高,分别达到428万辆和437.1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7%和5.1%。进入2019年,商用车市场继续表现良好,2019年,国内商用车产销辆分别为436万辆和432.4万辆,产销增幅均高于乘用车。

在销量稳增的同时,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新型城镇化建设,为商用车放量提供新窗口期。

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包括传统基建与新基建在内的扩大内需、刺激经济发展的动作将逐步落地,其中交通、能源等大基建项目占较大比重,这将直接拉动商用车市场发展。“新基建工程的启动,必将带动工程车市场销量,甚至从运送物资角度讲,干线物流车也会从侧面受益,这将为商用车企业带来增量机遇,例如吉利收购华菱星马,也是看中其在重卡工程车辆方面的优势,欲在新风口下突围。”

同时,此前交通运输部印发通知,要求云南、山西、江西、山东、广西、重庆、四川、西藏8个省区完成3000多个建制村、115个乡镇具备通客车条件但尚未通车的兜底任务,这对客运企业来说同样是一个开辟新的增长点的好机会。

虽然今年突发的疫情为国内车市带来了短暂的危机,但在政策和需求刺激下,也为商用车提供了机遇。除城镇建设外,疫情也刺激了新零售电商的发展,从而带动快递、物流业持续提升。一位快递行业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不仅是疫情期间,近年来为更好发展,快递行业在物流车上一直加大采购力度,保障物流稳定。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商用车行业发展与经济密切相关。宏观经济持续向上,这是商用车发展的重要基础之一。”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在市场需求为商用车打通上升渠道的同时,由电动化、智能化领衔的“新四化”,也倒逼商用车企转型。“商用车是生产资料,更注重使用效率和成本节约,乘用车是消费品,更倾向于驾驶者的用户体验。”他还表示,目前商用车的智能网联趋势已十分明显,并且在市场的验证下不断更新迭代。“车企欲在商用车风口上占得先机,便先要加强技术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