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困境的安信信托(600816),再次被卷入舆论漩涡。

6月5日晚间,6月5日晚间,安信信托又传来一个大消息。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安信信托实际控制人高天国被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进一步调查。

而就在此前不久,公司前总裁杨晓波则被取消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高管任职资格终身。

值得一提的是,安信信托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的信托公司,最新总市值高达109亿元。而其巅峰时刻是在2017年,以36.68亿的净利润跻身中国信托行业第2位,安信信托的总市值一度超过600亿元。

但从那之后,安信信托便一步一步走向崩盘:业绩巨亏、大规模逾期、业务违规被罚、退市风险、实控人被捕……

身家100亿的“信托大亨”,突然被捕

在被捕的1个月前,安信信托的实控人高天国,刚刚迎来了一个高光时刻,以95.4亿元的财富登上了《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位列第331位。

高天国为人一向非常低调,很少被公开报道。现仅有的资料有:

高天国为四川南充阆中人,现年69岁,发家于房地产,成名于信托业。

18岁参军,转业后进入位于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做到副局长。上世纪90年代初,高天国辞去公职赴海南炒房获得第一桶金,然后涉足百货、能源、商业地产和不良资产处置等领域。

2001年高天国以1.72亿获得了鞍山信托20%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将鞍山信托注册地址由鞍山市迁至上海,更名为安信信托。

在接盘安信信托后,凭借自身的房地产资源,高天国开启了金融和地产的“互相扶持”模式,而后一路逆袭成为“信托大亨”。

尽管,高天国从未在安信信托担任具体职务,但有业内人士指出,安信信托曾借房地产信托业务快速发展,背后的“操盘手”正是起家于房地产的高天国。

2017年,安信信托以240亿元天价受让上海董家渡“地王”45%股权,一时震惊信托圈、地产圈,而背后操盘的正是高天国。

当年,安信信托也迎来巅峰时刻,以36.68亿的净利润跻身中国信托行业第2位,信托业务收入更是位居行业第一,安信信托的总市值一度超过600亿元。

然而,崩盘来的太快,转过年后,中国大环境骤然剧变,货币政策开启了史上最残酷的去杠杆,最惨痛的便是杠杆极高的金融企业,安信信托便是其中之一。

随着高天国被捕,其持有的安信信托所有股份,都已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为2年。

安信信托,彻底崩盘

2018年,安信信托上演“业绩大变脸”,营收由2017年的55.92亿元降至2.05亿元,归母净利润则由盈利36.68亿元转为亏损18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5.38亿元,同比下滑达70.88%。

短短一年时间,安信信托从行业龙头直接跌至垫底,“变脸”幅度之大,令业界愕然。

2019年更为惨烈,安信信托的营业收入竟为负数,金额达-2.67亿元,净利润更是巨亏近40亿元。

连续2年亏损之后,安信信托也被戴上了“退市风险警示”的帽子。一旦2020年不能扭亏,将面临退市的风险。

而其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再度巨亏超6.6亿元,退市风险正在临近。

在业绩崩塌之下,安信信托的股价更是跌跌不休。

早在2018年初,安信信托股价为10.53元/股,截至6月5日收盘,其最新股价仅为1.99元/股,较2018年初跌去78.8%,腰斩两次,总市值更是蒸发超500亿元。

安信信托将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归于资本市场的波动导致其持有的部分金融资产受到损失,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大幅下降。

从年报中不难看出,安信信托2018年、2019年业绩下滑的主因系信托业务和固有业务收入的双双下滑。

此外,安信信托在总结崩盘的原因时表示,受外部环境和监管政策调整的影响,部分信托报酬未能如期收回所致。

在崩盘期间,安信信托还先后“踩雷”中弘股份、印纪传媒等退市股,导致血本无归。

安信信托崩盘,最大的地雷引爆

崩盘之下,安信信托的信托产品兑付,才是最大的地雷。早在2018年以来,其信托产品便频频曝出逾期。

其在2019年曾公告,安信信托共计25个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逾期金额高达117亿元。

从时间上看,上述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中:

2018年上半年到期,未能兑付的金额约为0.62亿元;

2018年下半年到期,未能兑付的金额约为48.12亿元;

截至5 月,2019年到期未能兑付的信托项目总金额为68.86亿元。

安信信托表示,兑付问题,主要因宏观经济形势及市场变化等突发性原因,导致部分项目出现了短期流动性困难。

面对数百亿信托产品的逾期,监管层已经开始行动。

2020年4月3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告,安信信托被罚1400万元,安信信托的前总裁杨晓波则被取消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终身。

据银保监局的公告显示,安信信托主要违法违规事项为五项,其中最致命的有以下3项:

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部分信托项目违规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

2016年至2019年,违规将部分信托项目的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

2016年至2019年,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

据悉,杨晓波在安信信托工作长达14年,历任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风控执行官等职位,2012年11月起担任安信信托总裁,2018年9月意识到风险后,突然辞职。

另外,据安信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已完成清算的信托项目为43个,清算信托规模237.57亿元。

安信信托的关键时刻,又“爆雷”

安信信托轰然倒下,让所有人投资信托的人看到:投资有风险,信托投资当然也不例外。

出于保护普通投资者的目的,监管层将信托投资的门槛设定为100万元,那些具有更强风险识别能力、更强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才能参与信托投资。

而信托产品因较高的收益率一直备受大客户的追捧。2018年发行的集合信托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达到了7.94%,相较货币基金和银行理财产品,收益优势十分明显。

不过,自2018年以来,受监管政策收紧,蒙眼狂奔的信托行业暴露出众多风险。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在去杠杆的2018年,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减少至22.7万亿元,同比下降了13.5%,这也是近10年来信托资产规模首次下降。

中国信托业协会认为,这主要源于2018年金融“去杠杆、强监管”政策下,银行表外资金加速回表,同时平台公司举债受到限制,企业现金流相对紧张,少数信托公司展业比较激进,导致逾期甚至违约事件增多。

以房地产类信托为例,作为房地产融资的重要渠道,2018年上半年,房地产信托规模达3268.51亿元,同比上涨57.31%,房地产信托占比37.47%,居各类信托产品之首。

而在收益率方面,上半年房地产类信托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7.89%,亦居各类产品之首。

由于房地产调控以及资管的穿透式监管,严控资金流向房地产,严控发债规模和渠道。房地产信托面临的是,房企现金流相对紧张,对资金需求非常渴望;另一面则是,房地产类信托信的高违约。

房地产信托本身与房产周期息息相关,遇上最严房地产调控,同时又叠加“去杠杆、强监管”政策,便最先受到冲击。

而安信信托正是“信托+房地产”模式中最凶猛的玩家,短短一年时间,轰然倒塌。

目前,安信信托正在寻找接盘方,进行重组。据悉,此前有包括央企、地方国企等多方前往安信信托调研接洽,但其重组情况一直不为外界所知。

5月30日,安信信托公告,正在与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未来将在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资产、风险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

可见,当前正是安信信托性命攸关的时刻,突然实控人高天国被捕,又为重组增添了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