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生菌产业升温:企业加码布局 行业标准模糊

本报记者/钟楚涵/孙吉正/上海报道

“要运用微生态制剂来调节肠道的细菌,让肠道的细菌保持平衡。”疫情期间李兰娟院士这句话直接促使国内益生菌产业升温。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雀巢、华润江中等食品饮料企业、药企都推出了益生菌相关产品,加码益生菌市场。合生元生产、销售益生菌的产品销量,在今年第一季度有所提升。此外,不少微商、厂家都借着上述观点进行宣传。另据Euromonitor 数据显示,预计到2022年,中国益生菌产品规模将从2017年的455亿元增长到896亿元。

不过,升温之余,行业乱象亦有抬头趋势。产品含有益生菌活菌数与企业标注数量不一致、终端市场宣传不规范等现象仍较普遍。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随着行业进入企业越来越多,市场乱象也不断出现。大事随着大企业的不断进入,对消费端的科普力度不断提升,整个益生菌市场也会逐渐规模化、品牌化和规范化,未来整个产业也将进入产销两旺的局面。

行业升温背后的前端布局大战

“在李兰娟院士关于益生菌的观点出来之后,有很多益生菌厂家、微商都借着这个由头顺势进行宣传。就我了解的情况,疫情期间益生菌的销量普遍都在上升。”在国内益生菌产业从业已有十年的张强(化名)告诉记者。

这在健合(H H)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财报中也有体现。该公司表示,一季度益生菌补充品需求显著上升,相关业务板块收入同比增长36.3%。公司认为,此乃由于2019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中国消费者对益生菌有助提高免疫力的意识增强。

与此同时,不少企业也推出了益生菌相关产品。5月7日,雀巢旗下品牌“GardeofLife”推出了含有900亿活菌的博士系列铂金款免疫益生菌。雀巢中国方面对记者表示:“该产品来自美国。目前,在雀巢其他产品例如奶粉中,也会适量加入益生菌。”此外,药企华润江中药业也推出了江中利活益生菌固体饮料。

澳优乳业副总裁、锦旗生物集团董事长刘学聪告诉记者,益生菌有助于维持肠道健康、菌群平衡和增强人体免疫功能,是健康产品的热门原料之一。添加益生菌的食品和饮料膳食补充剂市场将会迎来机遇期,尤其是在免疫健康及整体健康细分市场。

在市场变热背后,是我国益生菌产品原料多数依赖进口的事实。不过,国内多家企业已经开始加码前端布局。

长城证券研报指出,我国的益生菌产业起步较晚,而且由于一株成熟的商业菌株开发需要大量的时间及成熟的技术,国内厂商市场占有率较低。国内益生菌原料占有方面,美国杜邦(50%)与丹麦科汉森(35%)两家公司是占比最大的2家公司,其余厂商占国内整体原料市场15%。

张强向记者提到,我国法律是在2010年才放开益生菌食物,在此之前益生菌都是走药品标准。由于益生菌对活性有要求,目前国外企业在益生菌的保存性、活菌数量损耗方面都会比国内企业做得好。

但是,国内多家企业正在加强对于益生菌产品的前端布局,加强自主研发和生产。

刘学聪告诉记者,目前澳优益生菌的应用在婴幼儿配方乳粉及成人奶粉、益生菌营养品等方面。澳优已经并购了专门做菌种研发和生产的锦旗生物,进入前端益生菌研究、开发和工业化生产领域,增强了澳优在营养品领域的研发实力及上游供应能力。

君乐宝和伊利等多家企业在此也早有布局。君乐宝方面告诉记者:“2016年君乐宝就联合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启动‘益生菌+’战略,建立益生菌菌株资源库,开发相关产品,打破国外对益生菌和乳酸菌发酵剂的技术垄断。”伊利方面则是在2019年宣布筛选出乳双歧杆菌BL-99,是伊利第一株自主研发的专属益生菌。

在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看来,自主研发能力本身也是一张企业名片,能够体现自己的实力。而且,企业可以就此在宣传中表示,产品更适合中国人体质,这算是一箭双雕的企业形象和产品形象的宣传。

“从政策方面来看,国家鼓励发展生物产业,对于国内企业从事益生菌研究工作提供了不同程度的支持。在资源方面,中国益生菌资源丰富,筛选出最适合中国消费者肠道的益生菌要在国内完成。”刘学聪说,“但是劣势同样明显,国内企业科研起步晚,人才缺乏,益生菌研究深度不够。自主研发成本过高是必然,但中国食品生物经济(益生菌),应该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里。”

行业乱象待规范

在益生菌市场不断增长的同时,其价值也在不断受到争议。2018年9月,顶级科学期刊《细胞》杂志发表论文指出,益生菌很难在肠道系统内存活,同时指出,如果在抗生素治疗后使用了益生菌,还会阻碍肠道内微生物的恢复。

对此,朱毅表示:“益生菌研发的难度不仅在于益生菌株的获得,还在于该菌株进入体内后能够过五关斩六将,经胃液、胆汁等围剿之后还能活着到达肠道,驻扎一定时间,进而发挥作用。显然,能够一路通关的益生菌并不多。”

除了到达体内后能够产生作用的活菌数有限之外,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都指出了目前行业中的一个问题:一瓶益生菌饮料,消费者在食用时饮料内含有的活菌数与饮料出厂时产品标注的数量不少也并不一致。

朱毅提到,目前我国对益生菌饮料的标准比较宽松,要求益生菌饮料在出厂的时候活的益生菌数量是每毫升100万个,而国际标准是每毫升1000万个。另外在益生菌饮料走上货架的时候,我国目前的标准是有活菌检出就可,对活菌的数量是没有明确规范的。

“但是,在出厂、贮运、货架、到达消费者手里这段时间,活菌会有损耗。同时,由于入口之后益生菌在到达肠道的过程中还会有损耗。可以说,一瓶益生菌饮料最后可以起到作用的活菌数量和瓶装上标注的数量是大为不同的。而商家宣传的功效通常都是在活着益生菌理想状态数量下达到的。”朱毅说。

张强告诉记者,只要是最后检测有活菌即可,所以一些企业,尤其是有些在三四线城市销售的益生菌饮料产品,在出厂时候标注的益生菌活菌数量就是虚标的,实际出厂时的益生菌数量也是未达到标准的。之后再加上损耗,最后消费者喝的时候其实就是一杯糖水。

朱毅认为,益生菌产品的生产者要对自己有高要求,国家标准只是最低门槛,而不能把它当成免死金牌。企业如果要想做出好产品,就一定要有高标准。

除此之外,目前在终端市场,也存在益生菌产品宣传不规范的情况。“可以帮助调理肠胃、便秘、腹泻等。”在向记者介绍合生元一款食用级益生菌产品时,上海一家母婴店的工作人员如此说道。

根据记者了解,益生菌食品在线下的此类宣传并不合规。“益生菌产品分为有蓝帽子的保健品和食品,只有保健品才能宣传功能,比如调理肠胃、便秘等。而没有蓝帽子的益生菌食品是不可以宣传功能的。”张强表示。

朱丹蓬告诉记者,“中国整个益生菌市场存在的乱象比较多。现在进入益生菌行业的大企业越来越多。大企业的不断进入、产业规模不断发展也可以促进中国益生菌市场的规模化、品牌化和规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