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已久的个人信用服务市场迎来诸多新变化。

近期,腾讯正式全面开放“微信支付分”,标志着其个人信用评分业务开始加速跑。

与此同时,“芝麻信用分”进行了自业务诞生以来的首次全面升级,形成新的评估维度并开启信用修复功能。

除“信用分”市场竞争升级之外,个人征信机构的“市场化”之路亦出现新动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证实,已有北京地区机构酝酿申请新的个人征信牌照。

在“信用”界定尚未取得市场层面共识的背景下,个人信用服务市场是否将迎来新的博弈?

个人信用再起“分”争

与内测时相比,正式开放的“微信支付分”生成来源减少到3个维度:身份特质、支付行为和履约历史。根据其官方数据,截至6月11日,微信支付分适用1058种信用服务,包括无人货柜、电商、运动、餐饮、旅游等场景的先享后付,以及图书、充电宝、3C数码、办公设备、境外网络等信用免押租赁等。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征信的敏感性和监管因素,腾讯系的“分”产品在此前多年间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入场机会。

2018年1月,在百行征信成立前夕,“腾讯信用分”曾一度向全国范围开放公测,但仅仅一天后就紧急下线。2018年年底,腾讯系的信用评分“微信支付分”重新出场,在广东地区开始内测,产品名称规避了“信用”二字,运营主体也由腾讯征信有限公司变为财付通。2019年年初,腾讯在更大范围开始灰度测试“微信支付分”。

在2019年8月8日的微信支付“媒体开放日”上,“支付分”作为战略级产品被重点介绍,据腾讯公司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彼时透露:微信支付分上线3个月,为用户节省押金超百亿元。

而在同期的数年间,起步早、布局快的芝麻信用逐步占据市场,蚂蚁金服先后享受到了信用与金融、信用与商业结合的红利。截至6月6日,芝麻信用已经覆盖40多个场景的上千种服务。最新升级的芝麻分评估体系纳入了更多的商业信用场景,且新增了公益守约因子。

随着近期全面对外开放,加之马化腾在朋友圈“亮分”支持,显示腾讯在个人信用业务中开始明确加大力度抢占市场。

从实践看,在告别个人征信持牌、业务“去金融化”后,“芝麻分”和“支付分”目前探索的都是如何将信用、支付与商业进行融合。

移动支付网主编慕楚认为,此次“支付分”的全面开放以及“芝麻分”的全面升级,昭示了两大互联网巨头“分”争已经进入了新阶段。从整个移动支付市场来看,微信支付在用户和场景端占优,芝麻信用分必须在深度上领先对手,防止其获得广度优势后蚕食市场。

市场化征信仍有“变数”?

“信用分”,狭义内涵指信用评估机构利用信用评分模型对消费者个人信用信息进行量化分析,以分值形式表述,最早起源于美国评分机构FICO,既是一种评分方法,也是一种信用工具。在全球征信视野中,信用评分解决的主要还是信贷可获得性问题。

从目前流量巨头的业务边界看,出于合规要求,信用分与金融业务脱钩,更多体现为对商业场景运营和一些商业模式的改造(比如免押金已经改变了很多业态的传统模式)。不过,即使上述机构已经退出金融领域进行“信用+商业”转型,在个人信用领域,仍然存在着不同意见。

中国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征信与大数据》一书作者刘新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在欧美市场,一般所说的面向公众的信用评分,是由征信机构和评分公司联合研发而成,有信用报告和一系列专业标准化和合规的流程支撑。“芝麻分、支付分等评分本质上是一个消费者评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类似FICO的信用评分。如果说二者的关联,那么信用评分也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受到严格监管的消费者评分。”

在他看来,这些消费者评分之所以备受关注,一个重要原因是消费金融市场需求旺盛,但是供给端不足,没有像欧美市场那样面向公众公开应用的信用评分。

去年年底以来,面对商业和社会领域的“信用泛化”现象,央行官员亦在不断对“何为信用”进行框定。央行支付司副司长穆长春就曾在公开表态:信用数据的加工,不管是原始的征信报告、信用评分,还是别的各种创新产品,都要停留在个人金融信用领域,不应过界。

穆长春认为,通俗的说,个人信用数据基本上指的就是借债还钱的数据,而征信就是减少有人借钱不还的风险,同时也帮助有还钱习惯的人顺利地借钱。

从上述主张看,“个人信用”的边界与征信业务的指向类似。

但业内对此也有不同看法。一位上海征信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表示:不管叫什么分,其实掩盖不了本质,分数下的“信用极好”等配语,传递给外界的信息即其是真正意义上的“信用分”。

刘新海也倾向认为,这些评分可以探索多种应用场景,但在很多信贷场景,这些分数显然不足以支撑。“不论是金融信贷领域的信用评分,还是商业化消费者评分,都有两个基本原则:一要保护消费者的个人隐私;二要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能因为年龄、收入等因素影响信用评分。”

据记者了解,作为官方征信机构,央行征信中心也开发了信用评分,但因为评分不能100%保证准确而避免一些异议处理,所以该信用评分称为“信用报告的数字解读”。

不过从市场实践看,谁能推出“分”产品似乎亦无统一标准,更多依赖自家数据能力和业务需求。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此前8家试点机构中,前海征信、考拉征信、华道征信等都曾推出过“分”产品,在互联网公司中,小米金融和唯品会也曾一度上线过“信用分”,但上述产品目前均已下架。

而在巨头纷纷重启和加码“信用分”的同时,市场化的持牌个人征信市场亦在面临变局。

多个独立信源向记者证实,一家北京地区机构正在申请新的个人征信牌照,计划中的股东方除了国资背景机构,还包括多家互联网科技公司,而这也将为个人征信市场化带来新的变量。

这是否会影响到专注于“商业信用”领域流量巨头的业务走向仍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