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张虹蕾 每经编辑:张海妮

图片来源:摄图网

卫星互联网已经吸引不少全球顶尖企业竞逐。不论是马斯克的星链计划,还是国内上市公司布局,均让这个行业看点连连。

而在卫星互联网被纳入“新基建”范畴后,5月14日,国内卫星互联网行业也迎来今年首个重大融资事件,商业卫星公司九天微星完成2.7亿元B轮融资。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基建将卫星互联网纳入其中,表明卫星互联网的发展成为国家战略,各方资源将迅速汇聚,推动相关产业快速发展。

卫星互联网被纳入“新基建”之后,商业建设的速度明显加快,但卫星成本与终端普及的难题仍然摆在眼前。行业会蕴含哪些新机会?未来还面临哪些挑战?

“新基建”带来热钱

5月14日,商业卫星公司九天微星完成2.7亿元B轮融资,由航空工业中航资本旗下基金中航产投、北京国富资本联合领投。据介绍,九天微星将用此轮融资在河北唐山和四川宜宾分别建设互联网卫星平台、载荷自动化产线,同时强化宽带通信系统研发能力,加速地面终端产品投产。

企业商业建设提速的背后,是相关政策的红利。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新基建”范围,涵盖了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等在内的信息基础设施,这让卫星互联网的热度不断攀升。

在卫星互联网被纳入“新基建”之后,也有上市公司在卫星互联网领域布局。5月12日,家具生产设备制造企业南兴股份(002757,SZ)公告称,拟与合作方共同向火眼位置数智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眼科技)投资8000万元。火眼科技主要从事低轨卫星星基导航增强系统项目的建设与运营,计划于2021年内发射试验卫星完成在轨验证,并在验证达到预期效果后进行卫星、火箭订制采购,然后申请取得相关证照进行业务卫星发射。

布局卫星互联网的上市公司也不少。中国卫星、中国卫通、和而泰、航天电子、上海沪工、华力创通、欧比特、苏试试验、康拓红外、航天发展等上市公司涉及卫星互联网上下游产业链。

国金证券研报显示,当前政策催化、资本入局和技术突破是卫星行业主要驱动因素,未来主要跟踪产业链上企业融资及技术突破情况。我国商业航天从2014年开放,2020年卫星互联网被纳入新基建范畴,卫星互联网建设提速。

此外,全球范围内卫星互联网建设周期与中国的5G基站部署周期相近,成本远低于地面基站建设,覆盖范围也远高于地面通信。这意味着卫星互联网能够在5G建设完成之前,率先提供接近5G级别的网络服务,全球性覆盖,具有时间和成本的竞争优势。

仍需破题卫星成本与终端普及

全球企业竞逐卫星互联网,源于巨大的市场需求。

国金证券认为,卫星互联网受众主要有:全球43亿人次航空旅客与员工;全球3000万~4000万人次海航旅客与员工;全球卫星用户;未连入网络的通信较差或偏远地区的40亿人群中相对富裕的5%~10%群体;全球约3亿人次每年户外拓展、旅游、科研等人群等等。

不过,谢涛对记者表示,国内卫星互联网尚处于起步阶段,相关技术仍在研发验证过程中,所需的百公斤级卫星平台与载荷的低成本、批量化成为行业刚需。

此外,低轨卫星星座建设需要巨额资本开支,资金储备和降低成本,成为商业模式破局关键。

上市公司在投资中也面临成本方面的问题。南兴股份公告提到,火眼科技目前没有营业收入,2019年未审计报表净资产为648.24万元、2019年净利润为-526.76万元。公司预计完成业务星座发射仍需三年以上的时间,且在完成业务星座发射前较难实现营收和盈利。

“卫星互联网业务前景广阔,但它大规模应用的瓶颈在于用户终端。”国内卫星互联网终端提供商、合肥若森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卫星互联网要普及,首先我们必须能够为用户提供高性能、低成本、轻量化的终端产品。

这位负责人介绍,传统产品成本高昂、体积较大,且难以在车载、机载等快速运动的状态下跟踪卫星进行实时通信,这极大地限制了卫星互联网的广泛应用。目前国内外业界的最新发展方向是利用相控阵等技术提高卫星互联网终端的效率并减小其尺寸,最终生产出成本较低、性能优异的产品,推动卫星互联网走进千家万户。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