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怪诞星球这样的小体量国潮品牌,从设计、销售到品牌概念,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差异化定位。

作者 | 赵烨楠

这是「新商业情报NBT」报道的第569家创业公司

诞生于2015年的服装品牌「怪诞星球」的创始人卫哲说自己是一个标准的斜杠青年。

在郑州做过插画师、视觉设计、广告片导演的他,也是一个在潮流文化的浸润下成长起来的这一代年轻人;同时,卫哲又从小学习绘画。他希望做一个对传统、当下和未来都有所观照的服装品牌。

“我们把衣服当成是一种载体,像画纸一样”。

关于国潮,这几年才刚刚在比较大众的消费群体上扩展开来。也有很多论调说,年轻一代更有文化自信,因此不但不会排斥本土品牌,反而会很有自豪感。一边是更有想法的年轻人,一边是更自信的年轻人,这样的关系连接起了许多本土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而对于不同土壤中萌生出来的国潮品牌,成长路径可能会非常不一样,这影响到产品的设计和品牌精神的表达。它体现在logo的设计上,图案的灵感来源上以及衣服的剪裁和材质的运用上。

怪诞星球在这个层面上还显得稚嫩。不过也收获了一小部分人群对它的喜欢,品牌去年全年的销售额达到了六百万。在另一个层面上,作为服装产业链的一环,这个还在成长阶段的品牌也在探索如何改造与供应链的生产关系,让自己活得更好。

2015年,卫哲在做了四年的插画、平面设计和广告导演工作后,累积了大量对于视觉传达的经验;另一方面,在之前的行业中作为乙方更多地要满足对方的需求,喜欢潮流的他希望做一个可以实践自我想法的品牌。

载体从图纸变成了衣服,而关注的内容和插画是可以相通的。更系统地说,怪诞星球在围绕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探讨上形成了三种主要的设计元素提取。

对于传统文化颇有兴趣的卫哲,会在服饰上进行国画、浮世绘等的解构与再创作、汉字字体的变体与传统纹样提取和改变。在这一点上,卫哲希望探讨过去和当下的关系。他觉得有了传统的技法之后,还应该拥有当代的视角和语言去解读它。

此外,怪诞星球会关注当下发生的热点事件,产生即时的创作灵感。比如在疫情期间,怪诞星球设计了霍去病的公益款服饰,并进行了字体与logo的再创作;以及“病毒注意,立入禁止”的字样图案,希望借这些解构和创作来表达希望疫情赶紧过去的想法。

关于未来的设计表述,怪诞星球则会通过机能风、赛博朋克风来实现。在衣服的剪裁上,会比较倾向于宽松阔型的风格,以及拼接的剪裁设计。

而从平面插画设计跨界到服装设计,需要设计师有更多维度的考量,不仅要通过设计元素来表达,也要思考如何让它呈现在衣服上更融合,这需要和插画不同的思路去解决。

与插画不同的是,服饰要考虑到衣服的结构、面料和整体图案效果,一些具象的图案不太适合放到衣服上,需要一些抽象创作和留白。在衣服之外,怪诞星球还在早期开发了手机壳品类。卫哲觉得手机壳是可以和插画元素结合得很好的载体。

怪诞星球搭建了自己的一整套设计师团队,在对设计师的培养上,相比技巧,卫哲更注重设计师的想法和审美。对于小品牌来说,怪诞星球的新品更新速度很快。每周都会上新一款图案不同的基础款,进行100件的少量发售,因此,需要设计师团队进行高频率的设计与创作。并且100件衣服上每一件都拥有独立的编码。

怪诞星球的销售渠道现在主要通过线上销售,占到了70%。其中,像有货这样对于消费人群更精准定位的垂直类电商占到了怪诞星球的40%销售额,而天猫等渠道占到30%。另外,品牌也会通过和线下的买手店等渠道合作,进行实体店销售。去年,怪诞星球的销售额是大约五六百万的数字。

同时,怪诞星球也在积极地思考如何优化供应链条。

传统模式下的衣服生产周期比较长,从设计、打版再到生产出货,环节多而重,“衣服的开版、彩漂、印刷和缝合环节都分散在不同的工厂”,对于小体量品牌来说产品更新效率太低了。

因此,他们决定改变生产模式。怪诞星球的强项是图形设计,他们就在郑州自建了一条小型的图案印刷生产线。在一定周期内备好无印刷的T恤、卫衣、手机壳等成品,根据流行热点和销售反馈等快速设计图样、印刷出货。这样一条快速反应的流水线将品牌的基础款生产周期大幅缩减。

另一方面,卫哲和创始团队发现,作为一个创意性的潮流品牌,涉及到的供应链条和品类很繁杂,除了基础款的服饰,还有像手机壳、袜子等不同的产品品类。怪诞星球一开始想整合供应链,在广东设置了一个跟单员,负责将不同需求对接到不同的代工厂,设计、下单、出货。但后来他们发现这样的生产关系还是太难把握了。

大型代工厂一般不大愿意接小量的订单。首先生产流水线需要不断改变,稍微复杂的设计工艺还需要工人不断去适应;工厂生产成本高,品牌方的资金也被分散掉。怪诞星球绑定了较常合作的四五家代工厂,进行“小单快反”的生产模式。

“小单快反”主要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库存积压;二是在轻资金模式下快速对市场作出反应。具体来说,怪诞星球会先在工厂下一个100-200件的订单,不主要用于销售,而是推广和种草。通过和一些偶像明星、KOL、KOC的合作,以街拍等形式向目标消费群体展示,再结合后续的线上小量销售数据,形成对不同款式市场需求的预测,再去工厂快速下单进行销售。目前,小单快反的模式,能让小单和后续的大单缩短到7-10天的生产周期。

在去年,品牌也调整了自身的运营策略。此前,怪诞星球没有过多的媒体曝光,“呆在自己的舒适圈里”。曾经在阿里巴巴大文娱板块工作过的卫然的加入,让怪诞星球对自身IP的孵化和运营有了更多的想法。在今年内,怪诞星球的计划是在线下开设品牌概念店,“更像是一个艺术展厅”,通过内容的呈现,跟品牌产品结合起来,进行整体化的IP包装。“因为潮牌最重要的还是文化,你没有文化光去卖货是不行的”。

新商业情报NBT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