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在福州当地供应链基础的薄弱,以及永辉、朴朴超市等强劲竞争对手带来的压力,在进入福州市场不到三年后,盒马决定挥手告别。

作者 | 张嘉亮

编辑 | 朱若淼

继三月底关闭福州盒马福新店后,盒马鲜生宣布在昨日暂停福州盒马博纳广场店和茶亭国际店的运营,这也意味着盒马正式退出福州市场,这距离盒马在福州开设第一家门店才过去两年多的时间。

对于闭店的原因,盒马鲜生接受福州晚报的采访时称,“目前福州盒马门店距离供应链节点过远,暂时无法取得商品优势,选择策略性退出,待完善了再进来。”

在进入福州市场之初,盒马便意识到其在当地供应链资源薄弱,因而选择和新华都各出资1亿元,建立合资公司新盒科技,将供应链交予新华都来运营。但这并没有解决福州盒马在采购方面的压力。

一方面,根据福州晚报援引业内人士的说法,有福州大商超发起了“二选一”的排他性条款,当供应商选择给其供货时,便不能给盒马等其他零售商供货。另一方面,新华都本身的供应链实力不强,盒马在福州才拥有三家门店,采购量较小,议价能力较弱,而且其中两家店附近都有超级物种来争夺顾客,进一步减小了其消费体量。此外,自有的日日鲜品牌也由于没有供应链的支撑,始终没出现福州盒马的货架上。

由于合作未达预期,福州盒马在去年10月收回了合资公司的全部股份,改为独立运营。2019年10月新华都转让合资公司的公告显示,2018年新盒科技亏损5883万元,2019年仅上半年即亏损4044万元。

在福州,零售企业间的竞争非常激烈。不断尝试拓展零售新业态的永辉的大本营便是在福州,目前其已经拥有永辉超市、永辉生活、永辉Mini和超级物种等多种业态,来覆盖消费者线上和线下的需求。

而另一大竞争对手是采取前置仓模式的朴朴超市,它提供的30分钟送到家服务,几乎覆盖了福州市区,这远远大于盒马三家门店所覆盖的周围三公里的范围。同时和盒马中高端的消费人群定位相比,朴朴超市拥有明显的价格优势。此外,山姆会员店早在2001年便进入福州,积累下了深厚的消费者基础,福州山姆会员店的销售额还曾在全球山姆店中排名第四。

据《亿欧网》报道,在福州,盒马单家门店每天的线上订单仅为1900至2200单,与朴朴超市每天16至20万单以及永辉到家每天5至6万单的水平有明显的差距。

在福州当地的供应链基础的薄弱,加上强敌环伺的竞争环境,盒马决定退出福州市场也是无奈之举。

实际上,关闭发展不顺利的门店是在盒马的计划之中。阿里巴巴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曾在今年3月表示,在未来的一年,盒马会继续加速,不仅会开出100家盒马鲜生门店,还会开出100家盒马Mini,把前置仓全部转型为盒马Mini,同时也会开始淘汰定位不准的门店。

侯毅曾在去年7月对外表示,盒马Mini开业三个月,坪效超过盒马大店,物流配送成本更低,线上订单占比超过50%,而且投资成本只是大店的十分之一,所以盒马Mini快速开店,完全可以取代前置仓。盒马Mini成为盒马快速扩张的另一把利器,开店成本低,选址空间大,回报周期缩短,触达范围更广的消费者,与大店互为补充,同时还将承载着盒马进入下沉市场的重任。

在去年频频调整门店模型、经营结构之后,2020年的盒马再次进入快速扩张期。根据《时代财经》的报道,近一个月来,盒马在北京、上海、武汉、长沙、杭州等地陆续开出近10家门店。而截至今年3月,盒马鲜生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拥有220多家门店。

对于已经完成了市场品牌教育的盒马来说,接下来要吃透全国市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越往地方走,它不可避免的遭遇本土强势地方零售品牌的竞争,这也更考验盒马接下来差异化经营的能力。

新商业情报NBT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