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表示,全球化已经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缺少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问题。菲律宾在疫情情况下停产了两天,我们都很紧张,担心供应部件,要想办法帮助它,介绍应对疫情经验。菲律宾关两天我们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说美国了。

5月18日消息,据心声社区报道,华为近日接受了《南华早报》的采访,其中谈到了华为在芯片上的一些态度和做法,在他看来,华为不可能完全把供应链去美国化,但已有一整套芯片的替代方案。

向最优秀的人学习,华为认认真真学习美的先进

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如果我们不想死,就要向最优秀的人学习;即使对方反对我们,我们也要向他学习,否则怎么能先进呢?科技公司不先进就一定死掉了。因此,不想死就要努力学习。制裁华为只是美国少数人意见,他们不代表全美国人民,不代表美国的企业。我们和美国企业的合作还是很认真的,还是真诚与美国科技界、美国企业……加强合作。网上科技论文非常多,论文是全世界公开的,我们也去读一读。不能有狭隘主义,还是要认真向美国学习,因为它最强大。”

整个公司从上到下20多万员工,走到今天,你听不到一句反美的口号,大家都在认认真真学习美国的先进。在任正非看来,华为从一开始就认为美国很强大,认真向硅谷公司学习他们如何奋斗的,我们是努力奋斗走过来的。美国的法制也很健全,我们也努力学习美国的法制,如何能够使自己公司规范;美国的三权分立也很妥善,我们公司要避免一个人说了算。这些都是促成我们公司今天良好发展的基础,在发展过程中没有任何里程碑的事件,如何走到今天,我们也糊里糊涂的,也可能糊里糊涂走到明天。

总之,任何时候不放弃自我努力、不放弃自我批判。我们公司最大的优点就是自我批判,找个员工让他说他哪里做得好?他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但是让他说自己哪里不行,滔滔不绝。因为管理团队只要讲自己好,就被轰下台;只要讲自己不好,大家都很理解,越讲自己不好的人可能是越优秀的人。只要他知道自己不好,就一定会改,这就是华为的文化——“自我批判”。

美国就是自我批判的典范,美国电影情节从来都设定美国政府输。现在一边弹劾特朗普,他一边干活,这就是自我纠偏机制。我们要学习这些机制,不能让一个人说了算,否则公司将来就很危险。美国哪一点好,我们就学习它,不至于与我们的感情有冲突,这没关系。

任正非还指出,向西方学习流程以后,每个环节都拥有权力。如果要越过权力去干预时,只能在规则上改变,改变规则是我们的权力,但规则不能说改就改,要反复讨论才能改。跟美国立法一样,多少年都立不起来,越吵越明白,越吵就越现实。可能很理想的东西往往是实现不了的,往往讨论达成的东西慢慢实现了。因此,我们内部最高层领导,越高层的领导越没有权力,都通过授权授出去了。这些都是我们在改革过程中的体会。

一个世界不可能出现两个不同的5G标准

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美国有足够的科技力量、足够的能力做这个事情,美国公司有几千亿美元的现金储备,完全有能力做好这件事情,这点我们是基本相信的。但是世界5G标准还是只有一个,如果出现两个标准,另一个标准的地方,你怎么能进得去呢?对于你自己,划出一条线不过去另一边,你怎么知道那边的公司不会跑到你的地盘来呢?本来全世界都是美国占有的,美国说这块我不去了,那是自己约束自己,是很遗憾的。

所以,我们相信美国在科技上完全有能力领导世界,完全可以涌出新产品来,但是世界标准只有一个,所有人都要互联互通,不互联互通的产品是没有价值的。

华为未来的新网络架构要适应新的社会发展,比如云化、大流量、人工智能……,还是要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放到重要位置上,否则将来没人敢用我们的网络。

华为不可能完全把供应链去美化

任正非在采访中还表示,全球化已经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缺少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问题。菲律宾在疫情情况下停产了两天,我们都很紧张,担心供应部件,要想办法帮助它,介绍应对疫情经验。菲律宾关两天我们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说美国了。

当被问及“华为在供应链上进行了很多OS和零部件的调整,华为是否有能力完全把供应链去美国化?”时,任正非表示,这是不可能的。美国公司也要生存下来,只是要在一定标准下,美国公司是可以销售、供应的。现在我们还是大量购买美国的器件,只是如果美国政府提高标准,有一部分就不能卖了,这些要替代。大部分美国芯片厂家还是在销售,不会不销售。

所有通信设备的核心都是芯片,华为是否有一整套芯片的替代方案?任正非直言:“是的,我们能完全自己供应自己,但我们还是在买高通芯片,今年买多少不知道,以前每年都是购买几千万套芯片。只要美国批准,英特尔、高通……很多公司,我们都在采购,都是大规模买的。为什么不买呢?他们都是我们几十年的朋友。我们自己也能生产,但是也要买别人的,这是我们能活下来的基础,不因为我们生产的芯片便宜,就不买别人的。万一有天我们不行了,别人也不卖给我们,我们不就死了?所以,同时购买,即使我们有了也要购买,互为备份。”

最后,任正非还谈到了大家对华为公司的看法,因为华为本身是全球化公司,外国科学家占有很大比例,外籍员工有4万人,主要是中、高端。因此,我们的成功是全球化成长起来的。

任正非:“我只是希望我们国家能更重视教育,真真实实地在教育上和美国、欧洲达到一样的水平,加强孩子们的创造性,这样未来几十年以后,中国也能在基础理论上为人类做贡献。我们不要认为创造基础理论是要战胜美国、战胜欧洲,这是错的。任何基础理论都是为了造福人类,中国也要为人类做贡献,不能只索取、不贡献,我们要贡献很多基础理论,有时候要做坐数十年的冷板凳才能出来基础理论。”

5G标准中,高通的长码标准是60年代美国一位数学家的论文形成的,我们5G的短码标准是土耳其教授十多年前一篇数学论文演变过来的。所以,人类社会要多少代才能在理论上为社会贡献。我们只是希望中国将来给人类社会多做一些贡献,这个贡献就是理论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