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人士预测,随着美团攻城略地,未来这个市场或从“三电一兽”变成美团、阿里两家对峙,美团背后是腾讯。

作者 | 张吉龙 编辑 | 安心

几年之前,张小龙说过一个著名的论断——“手机是人的肢体的延伸”。

这是张小龙很多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他认为,手机和电脑不一样,后者是一种设备和机器,而前者则相当于人类的第三只手,可以让人感应周边,感受丰富的世界。

在科技界的牛人中,敏锐地意识到手机给人带来不同价值的当然不止张小龙,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有过类似的观点——“你的手机已经是你的延伸,而你已经是个电子人”。

手机这么重要,但是作为人类的“新器官”,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太耗电。这是一个令人焦虑的问题,尤其是出门在外,手机电量过低很容易让人没有安全感,由此还产生了“电量焦虑症”的奇怪现象。

有需求的地方生意就会长出来,基于“电量焦虑症”,共享充电宝就应用而生了。

顶着共享经济的名头,过去几年,外界对于这个新行业的态度几次变脸,从追捧到不屑再到惊讶和羡慕。目前,共享充电宝能赚钱已经不是一个遥远的幻想,而逐渐变成共识甚至现实。

就在行业头部“三电一兽(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激战正酣,瓜分市场的时候,一场剧变正在发生,一个凶猛的对手——美团杀入。

美团重启共享充电宝业务,图片来自网络

早在去年8月份,媒体就已经报道美团点评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但对于大部分行业从业者来说,美团共享充电宝的存在感最近才大大增加。

美团向全天候科技披露,其充电宝业务部门组建于2020年1月,目前已在全国100多个城市运营。除了餐厅、酒店外,还将在商场、机场、火车站、公共交通枢纽以及小卖店、报刊亭等地方提供充电服务。

招聘网站显示,近期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已经在全国多个地区招聘人员,美团也官方证实目前正在国内多个城市进行充电宝项目的扩张。

作为曾经被内部叫停的项目,美团为何又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他们是看中了共享充电宝行业盈利能力,还是希望借此为美团引流,这是外界非常关注的问题。

对于“三电一兽”来说,它们更关心的问题是,在共享充电宝项目上,基于强大的地推铁军和资源调动能力,美团是否会在这个领域横扫市场,进而改变市场格局?

1

充电宝风云变幻,美团屡败屡战

2017年春夏之交,互联网风口属于共享充电宝行业,从3月到5月,当时的行业领头羊小电科技每个月都公布一轮融资。

小电的动作不得不引得其他同行纷纷跟进,一时间,共享充电宝行业融资的消息漫天飞舞,甚至一些原本打算闷声先拿下几个城市的创业公司也憋不住了,不得不提前放出拿到投资的消息。

据不完全统计,从当年4月到6月,短短2个月里共享充电宝行业就完成了16笔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2亿元,腾讯、红杉资本、360、小米等40多家知名机构纷纷入局。

面对如此迅猛的旋风,美团没有缺席。但是和其它几家互联网巨头不同的是,美团没有找一家创业企业进行投资,而是亲自下场。

2017年5月,美团内部立项共享充电宝项目,归属于美团餐饮生态平台,带队的是美团高级副总裁兼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他是王兴的同学兼亲密战友,王慧文的带队显示了美团对这个项目的高度重视。

但令人意外的,不到半年这个项目就被黯然关闭。2017年11月初,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充电宝项目组被取消,项目组14人全部转岗。

对于这个项目如此迅速的失败,不仅外界感到惊讶,就连美团内部也有诸多不解。“从外界看来,我们是一家有能力抓住新业务机会,不断拓展业务边界的公司,被认为是一家新业务成功率很高的公司。”王慧文解释称,这种印象也拔高了内部对于新业务成功率的预期。

对于充电宝项目的关闭,王慧文表示,主要原因是和现有业务的战略协同不够和市场规模不大有关,“如果未来市场规模不够大,但是战略协同价值够大,可以考虑扩大经营,否则就应该关闭,比如共享充电宝。”

但是这一项目却并没有被彻底被遗忘。据界面报道,2018年,美团旗下的酒旅部门再次尝试共享充电宝项目,对外陆续铺设共享充电宝柜机,但由于没人主抓这块业务,同样进展缓慢,最后该团队甚至还找“三电一兽”沟通过将业务打包出售的事宜。

加上这次,美团在充电宝领域已经是第三次尝试了。

美团对于共享充电宝念念不忘的背后,这个行业头部平台正在走向盈利,当同样打着共享经济大旗的共享单车因烧钱失败而纷纷滑向深渊的时候,共享充电宝却意外地展现出强大的盈利能力。

以聚美优品投资的街电为例,据聚美优品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街电自2018年5月起已盈利,支付宝端累计用户超过5000万。

另外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来电科技也透露,在2017年8月份就已经实现了盈利。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曾表示,在不考虑柜台成本、场地费用外,一台充电宝平均45天就能收回成本。

另一方面,曾经被视为“伪概念”的共享充电宝市场正在迅速做大。

过去几年,外界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主要疑虑在于电池技术和充电技术的快速进步。

据了解,对于共享充电宝最有威胁的技术分别是锂电池续航能力的提升、石墨烯电池、无限充电和快充技术,这些技术在过去曾经非常火热,被手机行业寄予厚望。

然而事实证明,最近几年这些技术在短期内都面临着巨大的技术瓶颈,发展不如预期。比如大部分快充技术要充到50%的电量仍然需要30多分钟,而石墨烯电池则成本高昂,而且这些技术均处在小规模商用或者尚未商用的状态。硅谷的一家电池优化技术公司Qnovo的首席执行官Nadim Maluf曾表示:“电池技术改进的速度非常慢,每年仅有5%左右的改进,但手机耗电量的涨幅却超过5%”。

2020年3月,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预计,电池技术取得重大的突破短则需要5年,长则需要20年之久,这意味着给共享充电宝留下了较长的发展时段。

5G手机的出现,让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面临更大挑战。网速提升的代价是手机耗电越来越快——为了获得更高的频谱利用率,5G手机内部拥有更多的天线,带动其耗电量的增加。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表示,华为准备推出的5G芯片耗电量是4G的2.5倍。

除了5G手机本身的耗电量大之外,游戏、视频等应用在5G时代预期将更加普及,这令手机耗电势必更快。

在这种情况下,充电宝依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也让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生命周期大大延长。

2

美团的长矛与软肋

强大的执行力是美团一直以来让其他竞争对手敬畏的地方,在充电宝的推广上,它同样呈现出了这一特点。现在在很多城市,打开美团App,便可看到美团共享充电宝已经密集分布在在地图上。

罗贤是美团共享充电宝西安地推团队的一员,按照他的说法,美团已经在大部分一、二线城市开展业务了。

他透露,美团西安的充电宝团队成立于3月16日,从4月份开始正式向外扩展,进展迅速,“一个月基本上扩展了4000多家店”。而进入五月份以来,这个速度变得更快,“光上个礼拜六一天就安装了300家店。”

美团共享充电宝已经密集在西安上线了

取得这一成绩与美团在线下餐饮行业中的强势地位不无关系。按照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数据,目前中国共享充电宝线下场景中,餐饮行业占比最高,达到了50%。

更重要的是,商家们之所以积极与美团合作,背后还有其它的目的。一位餐厅老板对全天候科技表示,此前他的门店中已经安装了怪兽充电的共享充电宝,最近美团共享充电宝的业务员上门来鼓动他更换成美团的,业务员告诉他,使用美团共享充电宝有好处——美团共享充电宝的使用和门店产品在美团平台上的团购业务挂钩,“充电宝使用一次,团购的点击就增加一次”。

对于很多商家来说,目前共享充电宝带来的收入可有可无。“一个月最多五六十块钱”,上述商家表示,因此,面临美团给出的诱惑,很多商家都陆续换成了美团的充电宝。

“美团背靠强大的商户资源,握住很多商户的流量命脉,很多商户骑虎难下,方法手段太多”,在知乎上,一位认证为“饿了么城市经理”的人士认为,如果共享充电宝业务跟本地生活挂钩,美团大概率能分一杯羹。

面对外界的争议,近期美团公开否认了餐厅排名和充电宝关联、餐饮商家不用美团共享充电宝会遭遇“封杀”的说法,明确表示“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与美团餐饮业务独立运营,与餐厅排名更是毫无关联”。

美团否认充电宝与餐厅排名关联

“用户要借一个充电宝,他就会看到附近所有可以借的门店,随便点一家门店就可以看到门店的所有信息。”罗贤证实,所谓的引流就是商家可以借助充电宝在美团APP上曝光,但和外界传的与餐厅排名无关。

美团的官方声明,不仅让竞争对手松了一口气,也让一些原本打算换掉其它共享充电宝的商家产生了犹豫。

另外一位原本安装了怪兽充电宝的餐厅老板黎明原本已经拒绝了美团,但是在媒体上看到充电宝与美团餐厅排名挂钩的说法后,他又有点心动了,“想重新和它们谈一下”。

但是他还没有开始跟美团谈,又在朋友圈里看到怪兽充电工作人员转发的美团否认充电宝与餐厅排名有关的消息,“既然这样,我都懒得换了”,他有点哭笑不得,“如果没有到店业务的带动,我不知道美团共享充电宝还有什么优势。”

在黎明看来,相比“三电一兽”,美团的进入时机已经晚了,很多商家已经被抢先合作了,尤其是一些好的点位,共享充电宝厂商更是以入场费+高额分成的形式进行了锁定。

此前网络曾经曝出共享充电宝进驻一些客流量较大的娱乐场所、饭店时,需要缴纳的入场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以怪兽充电为例,网传其曾经以一年140万的入场费签下了武汉威尼斯水世界,“云充吧”更是豪掷2000万换来了一家连锁夜店集团三年的独家入驻权。

在分成方面,一位充电宝厂商的代理商曹阳透露,目前充电宝企业通常给商家的分成在50%到80%左右,甚至有90%的分成。以他所代理的厂家为例:年流水在5万到15万的商家,分成比例是65%;15万到40万流水的可以分成70%,40万到70万的分成可达75%,70万到150万更是高达80%,一百五十万以上的能达到85%。

与入场费和高额分成相伴的往往是违约金。因此对商家来说,值不值的换成美团充电宝,就看美团给的钱够不够。

但目前来看,美团似乎并没有打价格战的想法。按照美团地推人员罗贤的说法,美团现在入驻不会给进场费,而且相比其它共享充电宝企业,美团的分成也不高。

据全天候科技从多个商家处了解的信息,美团对于商家的分成有6成和5成两种比例。罗贤透露,目前美团共享充电宝在西安与商家的分成是五五开——而且这还是前期对商家有优惠的情况下,他认为往后给商家的分成比例可能更低。

不仅没有给商家更高的分成,美团此前还有一些操作让人看不懂。据一些商家称,在4月份,美团共享充电宝每天会固定从商家那里扣除5元钱的运营费用,“比如说今天没有人来用充电宝,后台显示我的利润是负的”,这导致很多商家不满。不过从5月份开始,这一政策已经被取消。

入场时机过晚,分成比例低,不仅让美团在商家端没有优势,商家黎明认为,在用户端也会存在问题,“美团共享充电宝使用的商家不多,而且价格也没有优势,借了没地方还,或者跑半天还,很尴尬。”

失去了美团餐饮的背书,加上没有分成、价格优势,美团共享充电宝的拓展可能没那么容易了。

前述充电宝厂商的代理商曹阳认为,美团拓展充电宝业务主要在餐饮行业有优势,但是从流水来看,景区、医院、酒吧、会所、网吧、KTV的使用频率更高,营收也会更高。他举例称,一家酒吧或者KTV,一台共享充电宝机器一天可能拿到上千元的流水,但一般的餐饮店一天流水只有五六十块钱。

据美团地推罗贤所了解的数据,目前好一点的饭店一天能有二、三十单,甚至三、四十单,大部分一天三、五单或者七、八单。

一位在深圳的美团前外卖经理认为,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的拓展比外卖难得多,因为外卖更偏重运营,而共享充电宝更加偏重”销售”,“外卖是商家求着美团,而充电宝则是美团求着商家”。

一位原本打算加入美团共享充电宝地推团队的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自己最终放弃了,因为“觉得不太行,做其它业务吧。”

不过美团也在求变。

罗贤透露,目前美团共享充电宝正在进行三个方面的动作:不追求独家、不要求商家只使用美团充电宝,接受几家共存;向非餐饮领域拓展,从五月中旬起,包括一些KTV,酒吧等场所;第三个动作是傍上微信的大腿。

据了解,目前美团共享充电宝还不支持微信直接扫码,而是会跳转到美团APP。罗贤透露,他们内部得到的消息是,5月底或者下月初,用户可以直接用微信扫码租借美团充电宝。

3

“四强”变“两超”?

美团告诉全天候科技,其充电宝业务的目标是,在用户需要的场合,都能提供便捷的充电服务。

而关于美团重启充电宝项目的目的,还有一种说法是,美团希望通过充电宝获得新增长点。

3 月 30 日,美团点评对外发布 2019 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2019年,其收入达到 975 亿元,同比增长 49.5%。

艾瑞预测,到2021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市场规模达到160亿,到2022年增长到241亿,并且增幅还有50%。

在毛利率上,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外卖毛利率只有18.7%。《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TOP4(即“三电一兽”)的毛利率可达24.9%。

从预测数据看,无论增长空间还是毛利率,共享充电宝业务都匹配的上美团的增长需求。

也有观点认为,美团做充电宝主要还是为了其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服务,将充电宝作为生态服务中的一个环节。毕竟,从盈利来看,目前充电宝行业虽然能盈利,但规模并不大。据艾瑞的报告,目前收入第一梯队的小电、怪兽和街电年收入均在15亿元以上,对于美团的体量来说,还不能称之为大蛋糕。

但是从订单数据来看,共享充电宝也许可以成为美团新流量的来源。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充电宝行业每天的订单数量在800万单左右,而美团外卖的日单峰值约为3000万单,前者相当于后者的26%,但这是一个可以盈利的市场。

在获得流量的同时还能赚钱,无疑是一个好生意,而且共享充电宝也可以与无人货柜、自动售卖机进行结合,将流量进行复用和变现。

无论出于哪一种目的,来势汹汹的美团或许会成为改变充电宝行业格局的一个重要变量。

有充电宝供应链的行业人士透露,自己的朋友做共享充电宝核心零部件生意,与多家充电宝厂商都有合作。按照其朋友的说法,2020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公司会很难过,“他们(向上游采购的)订单急聚下落,而美团的采购订单已经达到每天有几十万支。”

面对美团的冲击,一位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公关负责人表示,美团首先冲击的是中小型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尤其是以餐厅业务为主的,但是对于大的厂商,短期来看冲击不大,“毕竟都是有合同的,也不是说换就换的”。

充电宝厂商的代理商曹阳认为,目前美团和其它共享充电宝企业竞争的焦灼点主要在一、二、三线城市,但是低线城市和县城还有不少的空间,入场费也宽松的多,同时在消费的频率上也并不低,且“消费一块、两块钱,(用户)没人在意”。

但空气中竞争的气味越来越浓。

4月9日,途牛旅游网发布公告称,途牛首席财务官(CFO)辛怡因个人原因辞职,自2020年5月31日起生效。

一位共享充电宝行业人士高松向全天候科技透露,辛怡未来将会加入一家充电宝企业,这家企业就是怪兽充电。不过,目前尚未得到怪兽官方确认。

高松还透露,不久之前,也有猎头找到他,希望将其推荐到美团充电宝业务做总监,但他拒绝了。

对于市场格局走向,高松认为,未来共享充电宝市场可能会从“三电一兽”的四强进入美团和阿里两巨头对峙的局面,“我估计阿里会买一家,估计是街电,陈欧和阿里关系一直不错”,不过他认为,阿里还有一个选择是撮合怪兽+街电合并。

过去已经出现过类似的猜测。2019年4月,有传言称,蚂蚁金服曾经撮合街电与怪兽充电合并,但最后交易提议被否决;此后,蚂蚁又撮合街电与小电合并,不过也没有成功。外界分析认为,原因可能出在小电投资人腾讯的态度以及双方合并作价比例的问题上。

而在现在的情况下,高松认为,由于有腾讯这个共同的投资人,美团反而可能合并小电,毕竟小电的体量并不大,“上一轮融资估值是3亿多美金,不算贵”。

如果真的形成这种结局,共享充电宝或许又将成为巨头对垒的一个新战场。

(文中罗贤、曹阳、黎明、高松为化名)

点“在看”,变好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