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陈薇新冠疫苗合作方:烧钱3亿股价涨9倍、曾靠埃博拉疫苗成名

募股密探是腾讯新闻、AI财经社联合打造的招股书解读栏目,深挖招股书数据背后的现实,让你了解拟上市公司的另一面。

划重点:

1与陈薇团队联合研发新冠疫苗的康希诺公司,是一家由跨国制药企业高管团队回国创立的创新疫苗研发企业,2019年3月在港股上市,2020年4月30日科创板IPO成功过会。
2康希诺首次成名始于六年前的埃博拉病毒事件,参与研发的重组埃博拉疫苗Ad5-EBOV成为全球第三支、亚洲第一支进入人体临床的埃博拉疫苗。
3康希诺目前的研发管线包含了结核病、新冠肺炎等13个疾病领域16种疫苗产品,在近3年内,累计投入了3.71亿元用于研发。同时也在三年内积攒了3.59亿元净亏损。

随着一则新冠肺炎疫苗临床试验结果的发布,曾因埃博拉病毒疫苗大火的“明星疫苗股”康希诺再次迎来好消息。

5月22日晚间,国际学术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了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院士团队的重组新冠病毒(腺病毒载体Ad5-nCoV)疫苗Ⅰ期人体临床试验结果,这是全球首个新冠疫苗的人体临床数据报告。

研究结果显示,一期临床108位志愿者在接种疫苗28天后,显示出免疫原性和人体耐受性。

对此,陈薇表示,这些结果代表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仍应谨慎解释这些结果,最终结果还将在6个月内进行评估,接下来需要进一步的试验来确定它引起的免疫反应是否能有效地预防SARS-CoV-2感染。

据悉,该疫苗由康希诺公司与陈薇团队联合开发,而康希诺曾在2017年因研发出埃博拉病毒疫苗一战成名。

(图源:视觉中国)

靠埃博拉病毒疫苗一战成名

公开资料显示,康希诺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由跨国制药企业高管团队回国创立的创新疫苗研发企业,于2019年3月在港股上市,并于2020年4月30日科创板IPO成功过会,或将成为一个A+H股上市公司,公司实控人为宇学峰、朱涛、邱东旭、毛慧华。

在康希诺港股上市招股说明书中,记载着这样一则故事。

十一年前,一个盛夏的午后,在加拿大多伦多郊区一个宽敞的后院中,45岁的宇学峰正在和一群疫苗领域的同事及好友尽情享受夏日的家庭聚会,几杯啤酒下肚,几个人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舍弃海外安逸且稳定的工作,辞职回国创业。

说干就干,2009年,宇学峰辞掉了自己在全球最大的人用疫苗企业之一赛诺菲巴斯德的全球细菌疫苗开发总监职位,拉上同样在跨国药企工作的朱涛、邱东旭、毛慧华一起回国创立了康希诺,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旅。

但一开始,康希诺也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公司,直至2017年才凭借着埃博拉疫苗一战成名。

2014年起,非洲西部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埃博拉病毒疫情,仅2014年至2016年三年间,感染人数就高达2.86万,死亡1.13万人,整体死亡率高达40%。

在疫情最紧张的时候,由于拥有当时国内唯一的腺病毒载体平台,康希诺成功得到了参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合作研发和生产抗击埃博拉的疫苗的机会,其命运也由此转变。

2015年初,康希诺研发的重组埃博拉疫苗Ad5-EBOV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成为全球第三支、亚洲第一支进入人体临床的埃博拉疫苗,并于2017年10月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康希诺自此名声大噪。

据悉,与全球同类产品相比,康希诺研发的埃博拉疫苗还具有可在2℃-8℃环境下储存的优势,而其他如默沙东、强生、GSK的产品需在-16℃甚至-70℃的环境下储存。

(图源:康希诺官网)

光环加持下,康希诺发展迅速,于2019年3月28日正式登陆港交所,成为“港股疫苗第一股”,上市首日收涨57.73%,收报34.7港元,市值达75.71亿港元。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康希诺股价一路上扬,截至5月22日收盘,其股价报收222港元,相较其22港元的IPO价格大幅上涨了909%,总市值为493.3亿港元(约合453.23亿元人民币),一年多时间涨了超380亿元人民币,俨然是赴港上市医药股中表现最为抢眼的企业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康希诺股价疯涨与新冠肺炎疫苗有着莫大联系。

早在2020年初,康希诺股价就因其新冠肺炎疫苗概念股身份,一路从2019年12月31日的58.95港元涨到了2020年3月17日的85.8港元,上涨45.55%。

而以3月18日康希诺正式宣布公司重组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为节点,其股价开始以更快速度上涨,短短两个月内,股价翻了1.6倍。

三年烧掉4亿元,暂无产品上市

事实上,尽管头戴诸多光环,康希诺却至今未能实现盈利,仍处于大量烧钱阶段。

据证监会官网披露的康希诺最新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其营收分别为18.72万元、281.19万元、228.34万元,同期归属净利润分别亏损0.64亿元、1.38亿元、1.57亿元。

对于营收较低的原因,康希诺解释称,主要系公司尚处于商业化前的研发阶段,疫苗产品未上市销售,无主营业务收入,仅产生偶发性的其他业务收入,而目前唯一获得上市批准的产品埃博拉病毒疫苗也仅供应急使用及未来国家储备安排,预计不会成为其未来收入的主要来源。

尽管收入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且连年亏损,康希诺在研发上砸起钱来却丝毫不手软。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其研发投入分别为0.89亿元、1.24亿元、1.58亿元,三年时间烧掉3.71亿元,成为其归属净利润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

“重金”投入下,康希诺产品研发进展较为顺利,招股书显示,其目前的研发管线包含了肺炎、结核病、脑膜炎、百白破、新冠肺炎等13个疾病领域16种疫苗产品,其中,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MCV2和MCV4目前已提交新药申请并获受理,其余产品则仍处于临床研究早期阶段。

康希诺表示,随着现有研发项目陆续进入临床试验阶段,预计2020年至2022年还将要投入9-12亿元,而研发投入将进一步加剧经营亏损。

(图源:康希诺官网)

康希诺烧掉的钱从哪里来?

融资或许是最有效也最主要的途径。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包括2019年3月赴港上市在内,其目前已经完成了8轮融资,累计融资超19亿元。其中,C轮完成的4.5亿元人民币融资,更是创下了中国疫苗行业单笔融资金额最高记录。

2020年1月,继在港股上市未满一年,康希诺又向证监会正式递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480万股,募集资金10亿元用于生产基地二期建设,在研疫苗研发,疫苗追溯、冷链物流体系及信息系统建设,补充流动资金等。

经过3个月的排队等候时间,康希诺最终于4月30日成功过会,或将成为“港股+科创板”疫苗概念第一股。

不过,就目前来看,主营业务收入为零、资金缺口巨大、产品商业化不确定性高等问题依旧是康希诺需要重点攻克的问题。

对此,其曾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公司研发项目进展或产品上市后销售情况不及预期,公司未盈利状态可能持续存在或累计未弥补亏损持续扩大,存在触发退市条件的风险。据悉,截至2019年12月31日,康希诺累计未弥补亏损金额仍有-3.68亿元。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鹿鸣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AI财经社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