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除中国应用”App的事件在中印两国都成为了热点。但声势浩大的“抵制中国商品”运动,很难说能给印度带来什么好处。

6月2日晚间,一键删除中国应用的RemoveChinaApps被谷歌商店下架,原因为其具有“欺骗行为”(Deceptive Behaviour),违反了谷歌社区政策。至此,这款应用从上架、爆红再到下架,只经过了短短17天。

根据谷歌应用商店的规则,任何应用都不应鼓励用户删除第三方应用。近日,Google已作出回应,称RemoveChinaApps明显违反了商店社区规定,将无可能上架。

面对愈演愈烈的“抵制中国货”的行径,谷歌已经不是第一次“出手”。

5月下旬,印度网民集体Google Play商店上给TikTok打低分,其评分降至1.2分。不过,很快,谷歌发现背后人为操纵的痕迹。Google指出,有批评人士开设假账号,旨在推低TikTok的评分,决定介入删除逾500万条评论。

部分印度网友并不甘心。志象网发现,RemoveChinaApps被下架后,类似的应用并未完全消失,还有开发者选择绕开谷歌商店,利用个人网站和社交媒体,分发“卸载中国应用”的链接,不过,下载量也仅过百。

虽然“抵制中国货”依然见诸印度社交媒体,但声量越来越弱,不少印度人也开始发文:印度真的能离开中国货吗?

谷歌“背锅”

6月3日凌晨,RemoveChinaApps的开发者One Touch App Labs发推表示其App已被谷歌下架,并特别表示:“感谢你们过去两个星期的支持,‘你们都很棒!’”,并提示用户,可以根据Google搜索来找出App的开发国家。

RemoveChinaApps下架后,一些印度网民纷纷在推特上@谷歌CEO皮查伊,质疑谷歌受到中国方面的压力而下架这款App。印度英语电视媒体WION News总编辑Sudhir Chaudhary的推特就被转发了1.4万次。WION在6月3日播出的视频节目中称,谷歌和苹果实际受到中国控制,RemoveChinaApps和Mitron这两款手机应用都是这一控制下的“受害者”。

谷歌商店已下架RemoveChinaApp。是中国方面在施加吗?谷歌CEO应该很清楚

针对这些质疑,6月4日,Google Play副总裁Sameer Samat在一份声明中回应道:“本周早些时候,我们删除了一款视频APP的一些技术政策违规问题。我们有一个既定的流程,即与开发者合作,帮助他们修复问题并重新提交应用。我们已经给了它的开发者一些指导,一旦他们解决了问题,这个应用就可以在Google Play重新上线。”

虽然没有直接指出名字,但Samat所言的”视频App“被认为是指爆红后下架的Mitron。由于其代码包购买自第三方公司,其中的安全漏洞非常容易被不法者利用,以侵入用户数据库。

而至于 “Remove China Apps “,要在Google Play重新上架基本不可能。因为谷歌在封禁它时,就认为这款应用 “鼓励用户删除或禁用第三方应用,且不能证明这是安全服务的一部分“。

Samat补充说道:”这是一个长期的规则,旨在确保一个健康的、竞争性的环境,让开发者在设计和创新的基础上取得成功。如果一个应用程序允许针对其他应用程序,可能会导致不符合社区规则的行为出现,这对我们的开发者和消费者社区是没有益处的。过去,我们一直其他国家强制执行这一规定,在这里(印度)也是一样。”

Remove China App 和 Mitron

虚假账号给TikTok差评

虽然RemoveChinaApps被下架,但网友很快找到了替代品。有人在推特上分享应用的APK下载链接,还有其他类似的“卸载中国应用”的App也冒了出来。

志象网通过搜索谷歌商店发现,两款类似的App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2日在谷歌商店上线,但也在6月3日被下架,下载量仅有100左右。

还有开发者选择绕开谷歌商店,利用个人网站和社交媒体,分发“卸载中国应用”的链接,下载量也仅超过100次。

RemoveChinaApps和“抵制中国“声音扩大的原因,与近期的中印边界冲突和持续困扰印度的新冠疫情相关。但直接的导火索,应当是5月出现的TikTok争议视频事件。

2020年5月初,TikTok网红西迪基(Faizal Siddiqui)发布了一个视频,被认为宣扬了泼硫酸攻击和对女性的歧视。

西迪基在视频中威胁与他分手的女子,在向她的脸上泼液体,之后再接上女子被毁容的画面。西迪基后来解释液体只是水,女子脸上的酸液伤疤只是化妆效果,承认影片造假。

印度全国妇女委员会主席Rekha Sharma也看到了这一视频,她要求TikTok删除Faizal Siddiqui的账号。在不断收到网友给她发来的TikTok问题视频之后,Sharma认为TikTok对年轻人危害很大,于是呼吁印度全面抵制TikTok。

至此,这个事件在社交媒体持续发酵,#TikTokBan、#TikTokExposed、#UninstallTikTok等成为社交媒体平台上热搜标签,导致印度全网发起“反TikTok运动”。许多网民到Google Play商店上给TikTok打低分,使其评分在5月20日左右下降到1.2。

事后证明,抵制TikTok背后,有明显人为操作痕迹,Google指有批评人士开设假账号,旨在推低TikTok的评分,决定介入删除恶意评论逾500万条。

在TikTok遭抵制的这段时间,一款和它极为相似的“克隆”应用在印度谷歌下载榜迅速崛起,不到一个月时间便突破500万次下载。

这款应用就是Mitron,取名来自印地语的“朋友、伙伴”一词。Mitron在产品介绍中声称自己是“印度制造”,然而,却在之后被印度媒体发现,其代码包是从巴基斯坦公司买来的,价格为34美元。

Mitron的开发者始终未出现,但这款App被发现有严重的安全漏洞,其他购买相同源代码的开发者可以利用漏洞,轻松入侵Mitron的用户数据库。因此,印度快报(The Indian Express)强烈建议用户卸载Mitron。6月2日晚间,它被谷歌下架了。

“抵制中国”做起来有多难?

“移除中国应用”App的事件在中印两国都成为了热点。但声势浩大的“抵制中国商品”运动,很难说能给印度带来什么好处。

实际上,“抵制中国产品”的呼声在印度出现过很多次了。

2019年3月,全印度贸易商联合会(CAIT)就曾在发起抵制中国商品的全国性运动,呼吁印度人在3月19日焚烧中国商品,原因是过去几年巨大的印中贸易逆差。

当时,还有人敦促印度板球委员会放弃中国手机厂商赞助IPL等赛事。2019年,vivo是IPL等赛事的主赞助商,OPPO则是印度板球队球衣的官方赞助商。还有网友表示要放弃购买原本看中的RedMi Note 7 Pro。

但印度市场的手机销售数据反映,仅小米、vivo、OPPO、realme 4家厂商就占印度2019年市场份额的65.5%。中国手机对印度人民来说,还是“真香”。

2019年印度出货量前5的手机品牌及其市场份额 来源:IDC

印度媒体The Quint表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要想完全弃用中国的东西,几乎不可能。

“虽然来自中国厂商确实通过这些App获得收入,但印度也依赖着这些App的生态系统。例如,游戏玩家们通过直播游戏,将PUBG Mobile变成了收入来源。许多印度网站都把UC浏览器作为信息传播的手段。再有,越来越多的印度人通过TikTok打造个人品牌,并获得收入。”The Quint写道。

此外,大部分中国的手机品牌都在印度建厂组装手机,为印度人提供了就业。印度的汽车工业和电子工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来自中国的零部件。

再看近几年印度出现的互联网独角兽:Paytm、BigBasket、Snapdeal、Byju’s、Dream 11、Delhivery、Swiggy、Zomato、Ola、MakeMyTrip…….绝大部分都有中国资本的投入。而这些公司的服务覆盖吃穿住行和教育娱乐各个方面,渗透了印度人的日常生活。

印度网友推特上问:谁能告诉我,为什么PayTM不在“抵制中国”的名单里

中国与印度的利益,已经在全球化的紧密网络中交织在一起。毕竟,仅仅靠着抵制中国产品,并不能让“印度制造”崛起

文本首发志象网 作者:付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