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森还是低估了造车的难度。他自掏腰包花了5亿英镑(约合45亿元人民币)用于该项目的初步研发后,发现仅仅弄出来一台原型车,于是在2019年10月,詹姆斯o戴森在公司内部邮件中宣告放弃电动车计划的消息,原因是“看不到使它在商业上可行的方法”,无奈停止开发。

尽管从商业逻辑上来说是种合理的决策,但戴森还是对自己的造车梦中断难以释怀。

戴森成立于1987年,以独具设计风格和技术创新的家用电器而闻名世界,旗下无袋真空吸尘器、无叶风扇、吹风机以及空气净化器等产品可谓款款引领行业潮流,产品给人的直观印象就是高端、个性、有品位。

造吹风机的有能力造车么?2017 年,创始人詹姆士·戴森(James Dyson)宣布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进军电动车项目,当时公司招募了约 600 人研发团队投入这项工作,计划投资超过 20 亿英镑(约合人民币 178 亿元),2018 年,戴森还规划在新加坡建立一家制造厂来生产电动汽车,并且致力于开发用于车辆的新型固态电池。

这辆电动车原型在戴森内部被称为 N526,配置设定是长 5 米,宽 2 米,高 1.7 米,重 2.6 吨,百公里加速 4.8 秒,最高时速为 201km/h,配备双 200kW 电动机,每次充电可行驶 600 英里,原本戴森计划在 2020 年推出,意在与近年来走红的特斯拉一较高下。

但显然戴森还是低估了造车的难度。他自掏腰包花了5亿英镑(约合45亿元人民币)用于该项目的初步研发后,发现仅仅弄出来一台原型车,于是在2019年10月,詹姆斯 戴森在公司内部邮件中宣告放弃电动车计划的消息,原因是“看不到使它在商业上可行的方法”,无奈停止开发。

而最新的动态是,戴森在博客文章中更新披露了去年10月份项目搁浅之前的车辆原型,并首次放出了一批汽车图像和介绍视频,他将这辆电动SUV描述为“一辆充满技术创新的激进汽车,解决了传统上与电动汽车相关的许多问题”。

具体的技术成分描述得并不详细,言外之意更像是在表现戴森有技术,有故事,有车辆原型,就差有后续的资金和合作伙伴能携手推进造车这个事儿了。

戴森老爷子表示,早在多年以前就意识到了新能源汽车的重要性。1983年,戴森当时在开发将气流中的微粒分离出来的气旋技术,他曾拜访过一家做空气动力学粒子计数器的公司,这个公司的产品可测量旋风分离器对小至 0.01 微米微粒的功效。

拜访期间,戴森接触到一份关于燃油车颗粒排放的报告,报告表明,实验室老鼠长期暴露于燃油烟雾中会增大心脏病、癌症和其他主要健康问题的发生,作为工程师,当然不能无动于衷,因此戴森后来使用旋风除尘器和其他新颖技术开发了各种颗粒物捕集产品,甚至当时还想着设计一个汽车尾气过滤器。

图|当时戴森设想研发一个汽车排气过滤装置(来源:dyson)

虽然近年来,燃油发动机的黑烟排放程度有所降低,颗粒物变得更小,肉眼可能看不见,但它们仍然是危害气体。然而,传统汽车制造商和政府仍然忽视了内燃机和柴油机排气微粒污染的问题。这成了戴森要造电动车的驱动力,再加上自己积累了很多在电池和电动机方面的的诸多技术创新,为跨界造车提了提底气。

不过,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比造家电要高得多,几乎所有新能源汽车厂商成立以来就一直承受着巨大的资本运转压力,戴森并不例外。

“这些损失对他们而言影响不大,因为电动汽车的销售使他们可以抵销一部分。但作为由非汽车公司开发的车辆,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汽车不再具有商业可行性。停下来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成百上千的工程师、科学家和设计师将所有东西都投入到了该项目中,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成就。但我对启动该计划并不后悔。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戴森受益于汽车行业大量的工程人才的涌入,它已迅速应用于我们研发的其他领域。”戴森在文中表示。

图|戴森的原型车(来源:dyson)

图|戴森电动车的底盘架构(来源:dyson)

戴森表示,从零开始研发的汽车原型,没有从其他制造商那里借用零件,它被设计为一个全新的平台,基于此可以设计其他的车身样式。第一个车型是SUV,在行驶时,它会自行调节高度悬挂以提高空气动力学性能和离地间隙。

该车5米长,经过定制的大车轮具备较低的滚动阻力,可以更轻松地应对颠簸和坑洼。基于戴森数字电动机技术方面的多年经验,这辆车开发了定制的、集成的、高效的电驱动单元(EDU),该单元集戴森数字电动机、单速变速器和最先进的功率逆变器等技术精华于一身。

图|戴森电动车的电池部分(来源:dyson)

其中高容量电池组组件被设计为车身结构的组成部分,以优化重量和车内乘员可用的空间,并提供必要的刚性和冲击保护。铝制电池组外壳设计灵活,可以在整个车辆平台的整个生命周期内安装各种尺寸和类型的电池单元解决方案,而无需进行任何重大的重新设计。

“当我第一次开上这台车时,我的感觉与我第一次使用我们的吹风机原型或吸尘器的感觉完全相同,我很享受。”戴森写到。

为了提升开车品味,这辆车在内饰方面摒弃了 1930 年代以来汽车最普遍采用的座椅外观,设计了一个更优雅、结构化的座椅,并考虑到周全的姿势支持,该汽车有三排座位,可容纳7位成年人,在车内还使用了最新的空气过滤技术来控制环境,不仅在温度方面,而且在清洁空气方面,还有一个抬头显示器,以及所有的控制装置都在方向盘上,这个方向盘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游戏手柄。

据詹姆斯·戴森此前透露,戴森汽车的成本价格为大约为 15 万英镑(约合 129 万元人民币),如果真能小批量生产售价也不会便宜多少。业内分析,如果戴森找到了合适的制造合作伙伴或筹集了数十亿美元推进投产,还是有机会推出这辆豪华电动SUV的。但是,即使戴森做到了这一点,对于富人来说,这辆车也不过是另一款小批量的电动汽车,很难大范围普及。

当时为了建造造车厂房,戴森还斥资购买了位于英国哈拉文顿附近的一个废弃机场进行整改,现在那里成为了戴森员工们的一个新型办公场地,包括戴森为应对新冠疫情的通风机项目都在那里。

造车失败或许令人惋叹,但这种创新尝试和探索精神仍值得肯定,或许就像詹姆斯·戴森所说的那样:“不懈地设计更好的机器是我们的动力,这是一种痴迷,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其他产品能像戴森一样。”

-End-

参考:

https://www.theverge.com/2020/6/3/21279684/james-dyson-ev-photos-videos-suv-project-cance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