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SME科技故事

在萌物当道的世界,必然有水獭(音同“塔”)的一席之地。也许你最初会常常念错它们的名字,也许对水獭与海獭脸盲,但是你一定被水獭的图片、视频或者表情包萌化过。

它们可爱的外表、活泼的个性和充满活力的滑稽动作赢得了许多人类粉丝的心,而且它们标准的“嘤嘤嘤”的叫声,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嘤嘤怪”。

相信你一定见过下图所示的场景,许多有水獭的动物园或海洋馆都有这样一个可以让你和水獭亲密接触的机会。

作为少数的双手比较灵活的非灵长类动物,它们祈求食物的样子也戳中了很多人的萌点。有人甚至把它们作为宠物饲养:

但是不要被表情包及图片里它们摩擦脸颊的动作所愚弄,水獭仍然是野生动物。当它们从山上滑下来,互相扭打时,人们很容易忽视它们对同类以及其他物种造成的恐怖伤害。

你或许听说过今年3月29日午时,新加坡两大水獭家族间的混战。来自滨海湾的水獭和来自碧山的水獭为争夺地盘和资源在穿过布莱德的运河进行了又一次“世界大战”。

激烈的战斗场面激烈的战斗场面

其实早在2015年这两派水獭就因为领地问题便有过打斗,上一次混战爆发于2018年。

带着“可爱”滤镜看这场战斗,你会觉得拉帮结派打群架的水獭,伴着“嘤嘤嘤”的叫声,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可是你忽略了战斗结束后一瘸一拐离场的水獭。

受伤离场的水獭受伤离场的水獭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研究者N. Sivasothi曾表示,水獭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领土意识,而且在把更大的掠食者赶出它们的栖息地时并不会退缩。

作为鼬科大家族的一员,水獭呆萌的外表下也有一颗好战的心,而且战斗力非凡。谁要是敢入侵它们的领地,哪怕是大好几倍的鳄鱼,对它们来说,也没有撤退可言。

你或许听说过同为鼬科动物的平头哥“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去干架的路上”的传闻,水獭其实有个“水下平头哥”的外号。

同样是在新加坡,2018年野生动物摄影师杰弗瑞·特奥(Jeffery Teo)在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观察并记录了水獭家族与鳄鱼搏斗的场景,其实在此之前他目睹了五六次这样的场景。

那时的“当事鳄鱼”是一种没有尾巴的鳄鱼,当地野生动物观察者称之为“无尾鳄”,它们的尾巴较短且畸形。

无尾鳄无尾鳄

事发时,水獭家族正在水面上潜行,犹豫着是否要穿过湿地,而这只无尾鳄在离水獭不远的地方游行,感到威胁的水獭围着鳄鱼并不断骚扰它。

虽然看起来鳄鱼一口就能咬死一只水獭,但是水獭也具有32颗锋利的牙齿和可以咬碎骨头的下颚,而且在被激怒时表现出极强攻击性。

所有的水獭都是食肉动物,生活在河里的水獭主要以鱼为食,偶尔也会有青蛙、鸟或蜥蜴,所以它们需要能够咬碎猎物的牙齿。

虽然当时水獭用的是群体消耗战术,但真要硬碰硬它们也不会怂,以至于鳄鱼后退往往比与之战斗更有意义。敏捷的水獭还是成功地赶走了这种顶级掠食者后,安全地渡到了湿地的另一边。

水獭 VS 鳄鱼水獭 VS 鳄鱼

“这是两个物种必须共存的必然结果。”摄影师杰弗瑞·特奥补充道。

事实上确实如此,动物园内也发生过悲剧。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the Bronx Zoo)曾有猴子掉到水獭生活的水池中,随即遭到了水獭的袭击。动物园管理员来的太晚,没能救回这只猴子。

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英国的布里斯托动物园(the Bristol Zoo),一只金头狮面狨从笼子里逃出来,掉进水獭展区,卡在排水阀里,最后被水獭吃掉。

这样的战斗力导致健康的成年水獭几乎没有天敌,但是非常老的水獭和幼崽可能会成为狼、猛禽和大型食肉动物等陆地捕食者的猎物。

所以别看水獭表面人畜无害,它们可是淡水江河中的顶级捕食者。也许看多了萌萌的图片你很难产生代入感,那就看看下面这张图片:

生活在亚马逊的巨型水獭平均重约75磅(约为34公斤),有些个体被发现身长超过6英尺(约为1.8米),可以说是水獭家族中的巨无霸。

它们每天要吃掉9磅重(约为4公斤)的食物,锋利的牙齿和有力的尾巴使它们在捕猎时能游得很快,必要时甚至能对付凯门鳄或亚马逊其他大型生物,还被称为“河中之狼”。

巨型水獭攻击小型鳄鱼的场景巨型水獭攻击小型鳄鱼的场景

在巴西许多地区,巨型水獭是人们恐惧的来源之一。当地人普遍认为,巨型水獭会袭击并掀翻独木舟,但这从来没有真正发生过。

它们可怕的名声要追溯到1978年的一起事件。当时巴西利亚动物园的一名警察试图救一位掉进水獭围场的孩子时,被一群巨型水獭袭击,随后因伤口感染在医院死亡。

也许你对巨型水獭的凶猛有了新的认识,然而更可怕的现实是,我们平常看到的萌萌哒的水獭有的时候对人也有很强的攻击性。

不知道你是否听过“水猴子”的传说。相传水猴子在水下力大无穷,如果遇到游泳或者落水的人,逮着机会就会把人拖到水底,直至溺死。这或许只是一个传说,但是据考证它的原型极有可能是水獭。

2012年,美国33岁的铁人三项运动员利亚·普鲁多米(Leah Prudhomme)在明尼苏达州的一个湖中训练时,忽然觉得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掐了一样,后来才发现是遭到湖中一只愤怒的水獭攻击。

她原本计划参加下个月举行的铁人三项比赛,所以来到这个湖中训练。其实训练之前她做好了被麝鼠或海狸咬伤的准备,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遇到了一只异常好斗的水獭,腿、脚和背部被咬了25下。

被咬伤口被咬伤口

被送往医院后,普鲁多米接受了狂犬病疫苗和破伤风疫苗注射。保护专家推测,这只水獭可能是患了狂犬病,也可能是为了保护附近的幼崽,才对人表现出攻击行为。

尽管专家表示水獭袭击人类的事件很少见,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许多与之相关的报道。曾有人统计,1875年到2010年期间,共有39起水獭袭击人类事件被报道,其中66%的肇事者被证实患有狂犬病。

而且在这39起事件中,北美水獭为主导的占到了77%,另外发生地的数据显示有38%的事件发生在佛罗里达州。

北美水獭北美水獭

和大多数动物一样,如果水獭或它的幼崽感到受到威胁,它们可能会变得具有攻击性,而且大多数事件都发生在有人在水边游泳或行走的时候。

水獭的领地意识很强,在北美人类的大规模扩张已经侵蚀了水獭的自然栖息地。这种对水獭栖息地的入侵可能是最近水獭袭击人类次数增加的原因之一。

尽管水獭凭自身强大的战斗力称霸了江河,但在全副武装的人类面前仍然显得乏力。几乎没有天敌的水獭在人类的捕杀下几近灭绝。
很多时候人们只看到水獭可爱的一面,尤其是它们在社交媒体上火起来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直在增长的非法交易水獭的黑色产业链。

人们很乐意为这些有着纤细的身体、胖乎乎的腿和娃娃脸的生物支付数千美元,这无疑已经成为野生水獭最大的威胁之一。

相对于成年水獭,幼崽往往有更高的价值。偷猎者在野外从水獭父母身边抢走幼崽,试图极力保护幼崽的水獭父母则会被射杀、电击或巢穴被烟熏。在运输途中,水獭也容易受伤或死亡。

笼子里的水獭笼子里的水獭

所以你永远都无法想象一只水獭能够安然无恙地成为人类的宠物是多么“幸运”。

其实在水獭火起来之前,它们就因为浓密的毛皮已经遭受过人类的大范围捕猎。在亚洲的某些地区,人们还认为水獭的血液、脂肪和骨骼具有治病的功效。

据报道,在1976-1977年的捕猎季节,美国共有32846只北美水獭被捕获,平均售价为每只53美元。而在1991-1992年,据报道有1万多只水獭被捕猎,并以22.34美元的平均售价出售。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表示捕猎野生水獭以及水獭皮毛交易在过去十年时有发生,而近期变得严重起来。事实上,所有亚洲水獭长期被列为易受伤害或濒临灭绝的物种。

现存的13种水獭及主要分布区域现存的13种水獭及主要分布区域

为了保护这些动物,大多数东南亚国家已经颁布法律,禁止捕获、出售和运输它们。尽管有这些限制,社交媒体平台上非法买卖宠物水獭的行为依然猖獗。

“不幸的是,网上交易无意中助长了饲养这些宠物的行为,因为很难监督网上的情况。”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东南亚分会的负责人卡尼萨·克里希纳斯瓦米(Kanitha Krishnasamy)表示。

小爪水獭以及在东南亚发现的其他三种水獭——欧亚水獭、江獭和毛鼻水獭是宠物贸易的新明星。研究人员认为,在印度尼西亚、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人们在野外偷猎,作为宠物在当地和日本出售。

2018年一名女子在泰国曼谷廊曼国际机场被拘留,原因是她试图将10只幼水獭走私到日本。

水獭是水獭咖啡馆里的明星,甚至还在一年一度的“水獭大选”中争夺“最可爱”称号。日本正经历的“水獭热”以及对水獭交易不甚完善的法律法规,这无疑是非法易宠贸易的重要推手。

讽刺的是,2012年8月28日,日本正式宣布本土的日本水獭灭绝,原因是滥捕和滥用农药。

就像很多流浪猫流浪狗的遭遇,饲养水獭也会带来遗弃。泰国野生动物朋友基金会(Wildlife Friends Foundation Thailand)是一家救助和恢复野生动物的非盈利机构。他们表示,被遗弃的宠物水獭数量激增,救助的步伐已经跟不上了。

基金会的一位兽医在喂养一只获救的水獭宝宝基金会的一位兽医在喂养一只获救的水獭宝宝

2019年8月27日,在瑞士举行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第18届缔约方大会上,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参与的有关亚洲小爪水獭和江獭的提案通过,这两种水獭将被收录到CITES附录一,受到国际公约最高级别保护,全面禁止国际贸易。

除了非法贸易,水獭与大部分野生动物一样都曾面临着栖息地减少与环境污染问题。比如现在与水獭和谐相处的新加坡,50年前因为河流充斥着腐烂的动物尸体、垃圾和污水,当地的水獭濒临灭绝。

1977年,新加坡政府发起了清洁河流运动。到了1998年,水獭从马来西亚游过柔佛河,重新在新加坡定居。这也就是说,新加坡现在的水獭族群其实大部分都是“外来者”。

城市里的水獭家族城市里的水獭家族

当然这种共处不是没有冲突的。前不久七八只水獭闯入新加坡一休闲中心,吃掉了上百条观赏鱼,包括户主养了13年的金龙鱼;在2017年,一只水獭甚至咬了一名5岁的小女孩。

尽管不少居民被它们骚扰过,包括新加坡总理在内的很多人都呼吁民众不应该只保护人类自己的领土,也应该寻求与当地动植物更好地共处的方式。

其实这也是世界范围内的共识,为了保护水獭,人们设立了世界水獭日,在每年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三,以呼吁人们关注它们的生存现状。

国际水獭生存基金会(IOSF)呼吁公众不捕捉、不购买、不饲养野生水獭作为宠物。而且就像他们反复强调的那样,人们对水獭的热爱,应该致力于帮助和关注它们的生存现状,而不是将水獭当作宠物据为己有。

Erin McCann. Terrifying Reasons Why Otters Are Not As Cute And Cuddly As They Appear. Weird Nature. 2020.5.15.

Richie Hertzberg. Otter Family Fights a Tailless Crocodile—Who Wins? National Geographic. 2018.12.19.

铁人三项运动员训练时遭水獭攻击 被咬25处. 中国新闻网. 2012.7.18.

Jani Actman. Wild otters are the latest exotic pet trend. National Geographic. 2019.1.10.

North American River Otter. All Creatures Podcast. 2018.6.19.

Claire Turrell. Cheeky otters are thriving in Singapore—and adapting quickly to big city life. National Geographic. 202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