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普通美国人来说,贝索斯的捐赠相当于他们捐赠了85美元。出283美元。盖茨迄今为止的捐赠相对于美国普通人来说相当于捐出283美元。

腾讯科技讯 6月7日,据外媒报道,美国媒体日前对该国50位超富展开调查,显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在考验这些亿万富翁的慷慨程度。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美蔓延,支持者和批评者都想知道,美国最富有的人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应对这场毁灭性的健康和经济危机。考虑到他们拥有的巨额个人财富,到目前为止,这些人的捐赠似乎显得微不足道。

美国媒体汇编的数据显示,这些超富的净资产总额接近1.6万亿美元,但他们的捐赠加起来还不到他们财富总额的1.1%。这些亿万富翁中,超过半数人公开捐赠了现金。少数人表示,他们已经捐赠了部分东西(金钱或实物捐赠),但拒绝透露具体捐赠了多少。近三分之一的人没有宣布任何捐款,也拒绝置评或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据联邦消费者金融调查显示,就连许多宣布向新冠疫情救援工作捐款的亿万富翁所捐的金额,与美国家庭净资产中位数(97300美元)民众的捐赠相比也显得微不足道。为了正确看待亿万富翁新冠疫情的捐赠,调查人员使用这个数字来计算超富的每笔捐款相对于美国普通人的捐赠数字。

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位亿万富翁真正走到了聚光灯下:微软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慈善捐赠领域的新贵、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

盖茨在4月份开始调查时的净资产为1030亿美元,他已经带头开展了一场积极而全面的公共运动,以帮助缓解和根除新冠病毒。到目前为止,他通过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捐赠了约3亿美元。自成立以来,该基金会已经提供了超过500亿美元的赠款。

盖茨在采访中说:“专注于将其资源投资于政府做不到、企业不愿投资的领域。”在当前疫情继续蔓延期间,盖茨已经成为直言不讳的领导者,他利用自己数十年抗击全球性疾病的经验作为知识基础,就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的传播提供指导和战略。以他个人财富与捐赠额计算,盖茨迄今为止的捐赠相对于美国普通人来说相当于捐出283美元。

但据《福布斯》汇编的数据,迄今为止公开捐赠最慷慨的亿万富翁是多西,他在美国最富有的人排行榜上排名第147位。4月初,多西把他在移动支付公司Square的10亿美元股份(约占他当时36亿美元净资产的28%),捐给了新冠疫情救济和慈善机构。多西的捐赠相当于普通美国人捐赠27000美元。

多西自4月初以来已经捐赠了超过8800万美元,并在开源电子表格中记录了他的捐赠情况,他在一系列推文中宣布了这个消息:“为什么是现在?需求越来越迫切,我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它发生影响。我希望这能激励其他人做类似的事情。”然而近两个月后,多西呼吁美国超富采取行动的呼吁似乎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净资产高达1430亿美元。他向美国捐赠了1亿美元,并向华盛顿州所有人捐赠了2500万美元,这是一项惠及华盛顿全州范围的救援行动。对于普通美国人来说,贝索斯的捐赠相当于他们捐赠了85美元。他的航空航天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承诺为一线工人提供3-D打印面罩,但没有透露此举的成本支出。

就公众捐赠相对于净资产而言,对冲基金亿万富翁雷·戴利奥(Ray Dalio)的净资产为180亿美元,是美国50位最富有的人中最慷慨的。他已经承诺提供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医院工作人员的儿童护理、为穷人提供食物,以及为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提供笔记本电脑。到目前为止,戴利奥的捐款相当于普通美国人捐赠589美元。

身家14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经理史蒂文·科恩(Steven Cohen)已向新冠疫情救援工作捐赠了600多万美元,约合43美元给美国中产阶级。洛杉矶公羊队(Los Angeles Rams)老板斯坦·克伦克(Stan Kroenke)身价100亿美元,他公开捐赠了50万美元,以启动新冠疫情响应基金,这相当于美国中产阶级捐赠5美元。媒体大亨唐纳德·纽豪斯(Donald Newhouse)身价125亿美元,向世界卫生组织捐赠了100万美元,相当于普通人捐赠8美元。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身价670亿美元,他个人已经捐赠了5800万美元用于旧金山湾区的医学研究和援助,这相当于美国中产阶级捐赠84美元。他的公司已经向小企业捐赠了1亿美元。沃尔玛基金会(Walmart Foundation)向食品银行和当地社区救济机构捐赠了2500万美元,但沃尔顿家族在前50名超富榜单上的五名成员(总净资产近2000亿美元)都没有宣布任何公开捐款。

投资大师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借出了他的私人飞机向纽约运送医疗用品,并就如何正确洗手发出了动画服务公告,但还没有做出任何与疫情相关的公开捐赠。

身家150亿美元的小约翰·梅纳德(John Menard Jr.)是中西部家装连锁店Menards的创始人。今年3月,在密歇根州总检察长指控该连锁店在口罩、漂白剂和其他清洁用品上进行价格欺诈后,该公司公开道歉。梅纳德是特朗普任命为新冠病毒经济咨询委员会成员的知名商界领袖之一。他和他的公司都没有宣布任何与疫情相关的捐款,他也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亿万富翁阶层的慈善事业往往反映了他们的个人历史和激情。前纽约市长、总统候选人迈克·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身价520亿美元,他已经捐赠了近7500万美元,相当于普通美国人捐赠139美元,而且几乎每天都在推特上谈论抗击疫情的策略,包括批评特朗普政府的回应。洛杉矶快船队老板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身价620亿美元,他还向底特律、洛杉矶和西雅图这三个与他关系密切的城市捐赠了7500万美元。鲍尔默的捐款相当于普通美国人捐赠118美元。

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身价370亿美元,他最初对外界的担忧不屑一顾,然后宣布将给医院提供1000台急需的呼吸机。身价160亿美元的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发言人表示,他正在匿名捐赠,尽管任何这样的慈善捐赠都是非同寻常的。2014年,据称默多克的个人基金会六年来没有进行任何捐款。联邦税务记录显示,2016年,默多克解散了该基金会。

其中有些亿万富翁的发言人指出,这些钱是由他们的公司捐赠的,而不是个人或通过基金会捐赠。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的发言人没有透露任何个人慈善捐赠,但强调了这家投资公司已向纽约的救援工作捐赠了1500万美元。施瓦茨曼个人净资产近170亿美元。资产540亿美元的玛尔斯家族通过公司捐赠了2000万美元现金和实物捐款,但没有披露个人捐款数字。

这些数百万人急需的援助正在流向慈善机构和其他组织,它们正竭尽全力帮助人们应对医疗保健、失业和其他挑战。这很可能是个长期的问题,可能会持续数年,所以亿万富翁有足够的时间做更多的事情,做出更多贡献。但是,考虑到可用的资源,那些对美国最富有的人持批评态度的人表示,面对这个国家的紧急状态,他们最初的公共捐款数额少得令人惊讶。

上个月,美国前劳工部长罗伯特·里奇(Robert Reich)表示:“我不是说这些人不够仁慈,但其中很多人都自私自利。与背后的财富相比,他们公共捐赠的金额显得微不足道。”

对他们的批评者来说,美国超富们的相对吝啬尤其令人愤慨,因为到目前为止,疫情造成的金融灾难似乎让他们中的许多人幸免于难。自由派智库“政策研究所”上周发布的报告显示,从3月到5月,美国亿万富翁们的财富增长了超过4300亿美元。其中五位最富有的美国人,包括贝索斯、盖茨、扎克伯格、巴菲特以及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他们的财富加起来飙升了760亿美元。

政策研究所主张对企业和富人增税,该报告的合著者奥马尔·奥坎波(Omar Ocampo)和查克·柯林斯(Chuck Collins)最近表示:“亿万富翁并没有导致这次疫情,但40年来亿万富翁的减税政策增加了公众应对基础设施的脆弱性。”当然,更大的问题是,任何普通公民,无论多么富有,都能或应该捐赠多少。美国的亿万富翁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大约630人,这取决于股市的波动。最富有的美国人拥有惊人的财富,特别是与其他普通人相比。但即使是所有的资金也不足以应对全球性疫情。

《亿万富翁:对上流社会的反思》一书的作者达雷尔·M·韦斯特(Darrell M. West)说:“人类的苦难程度非同寻常。除了盖茨,我没有看到太多的努力。”他解释说,即便如此,私人捐款也只是杯水车薪。这个问题存在的规模如此之大,这真的是政府必须解决的问题,而不是个人。亿万富翁有很多钱,但如果要花费数万亿美元,那是政府职能,而不是私人职责。

这正是亿万富翁卡尔·伊坎(Carl Icahn)的想法,他认为解决此次疫情本质上是政府的工作,但他也计划为他认为有价值的事业进行个人捐款。这位知名投资者的净资产约为140亿美元,他承诺至少花费2100万美元用于新冠疫情的救援工作,首先是向纽约西奈山的伊坎医学院捐赠300万美元。他还创建了1800万美元的新冠疫情救济基金,由他的慈善机构Foundation For Greater Opportunity监督,到目前为止已经拨付了300多万美元资金,其中包括250多万美元给致力于与纽约贫困作斗争的罗宾汉基金会。

在最近几周的几次电话交谈中,伊坎就美国亿万富翁在新冠疫情危机救援中应该扮演的角色表达了一种不断变化的观点。伊坎承诺的2100万美元捐赠相当于普通美国人捐赠147美元。伊坎在4月份表示:“我认为他们中的许多人一直在捐款,而且一直很慈善。政府通过增加失业保险做了很多事情。很多人并不那么需要,因为他们不去上班实际上赚的钱更多。”

然而,到了5月下旬,他的观点发生了变化。伊坎说:“现在是富人必须真正站出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认为富人应该在这个国家做得更多。”

根据自由主义者的说法,亿万富翁可以做的更多的事情是纳税。新冠疫情灾难加剧了本已存在争议的关于收入不平等的政治辩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去年曾提议亿万富翁们缴纳更多税,许多富翁辩称他们用自己的财富来创造就业机会,创新和解决问题,提高企业高管的效率。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伊曼纽尔·赛兹(Emmanuel Saez)和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所著的《不公正的胜利》(The Triumph Of UnJustice)一书,美国最富有的人现在缴纳的税款占他们收入的比例比1910年代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低。1970年,美国最富有的人缴纳的税款超过他们收入的50%,是工薪阶层个人的两倍。到了2018年,在特朗普减税之后,这一数字下降到了23%,与钢铁工人、学校教师和退休人员的税率持平或更低。

结果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的财富比最底层90%的人的总和还要多,而且超级富豪们也在不断地变得越来越富有。赛兹和祖克曼在书中写道:“有什么论据可以证明亿万富翁支付的钱应该比我们每个人都少,而且随着他们变得越来越富有,支付的钱也应该越来越少呢?有什么原则可以为这种明显反常的情况辩护呢?”

十年前,盖茨和巴菲特创立了“捐赠誓言”,由最富有的个人承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或去世时将至少半数财富捐赠给慈善事业。到目前为止,50位最富有的美国人中有15位已经签约。这一承诺是一种公开姿态,而不是一份具有约束力的合同,它让富人决定何时、如何以及为什么捐赠他们的财富。

几位亿万富翁通过发言人表示,他们只会匿名捐款。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及其首席执行官阿比盖尔·约翰逊(Abigail Johnson)的发言人文森特·G·洛波尔奇奥(Vincent G.Lopchio)写道:“富达基金会和约翰逊家族长期致力于慈善事业。然而,他们从未公开宣扬他们的慈善捐款行为。波士顿社区众所周知,这些捐款是匿名的。”

然而,亿万富翁和慈善领域的专家对这种辩护持怀疑态度。他们指出,长期的研究发现,慈善捐赠最慷慨的美国人是最贫穷的民众,其中许多人将1/10的收入捐出。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慈善与公民社会中心联席主任罗布·赖克(Rob Reich)说:“与低收入的美国人相比,美国富人的慷慨程度看起来并不令人印象深刻,捐赠占收入或财富的百分比很低。”

但是,公平地说,许多人确实公开向依赖于他们持续支持的各种事业捐赠了数百万美元,比如教育、气候变化、太空探索等,今年还在继续这样做。疫情并不是衡量他们捐款的唯一方式,但它是衡量他们在国家紧急情况下如何捐款的标准。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亿万富翁今天可以捐出90%的钱,但仍然过着难以想象的奢侈生活。

Inside Philolopy的创始人大卫·卡拉汉(David Callahan)称亿万富翁对疫情的反应“令人震惊,但并不令人惊讶”。他承认:“一般来说,富人不会捐很多钱,”在一个坏事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世界里,他们看不到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要改变。

卡拉汉解释说,从历史上看,亿万富翁每年将大约1%的财富捐给慈善机构。他们没有做出更多贡献的一大原因是,他们认为世界上的问题很复杂,他们没有信心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这些问题更好地是由政府调动大量资源而不是个人来解决。他说:“他们认为慈善事业的作用是提出政府不会解决的解决方案,而是希望实现某种结构上的改变。这些亿万富翁慈善家中,很少有人从事‘创可贴式’的慈善事业。”

简而言之,他们宁愿拿出将载入史册的天才发明,也不愿帮助饥饿的人填饱肚子。卡拉汉称:“这些人不想做愚蠢的慈善事业,而是想做辉煌的慈善事业。他们认为,为解决眼前的人类苦难而提供资金,就像用钱打水漂一样。这些人急于变得超级聪明和制定战略,下大赌注,以至于他们没有足够宽容的心。”(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