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B站是一个学习网站。”

这句喊了数年的梗终于玩成了官方的目标。6月5日,B站正式建立知识一级分区,下辖科学科普、社科人文、财经、校园学习、职业职场、野生技术协会六个二级分区,以分享知识、经验、技能、观点、人文为主要内容。

哔哩哔哩泛知识官方账号@好奇星人知识酱,联合知识区的几位知名UP主@半佛仙人、@罗翔说刑法 连发了三条辩论视频以示庆祝,分别探讨了三个议题:知识应该求广还是求精?互联网填平了知识鸿沟还是让鸿沟加深了?工作用不到的知识真的有学习的必要吗?

这是三个相当有意思的问题,几乎直指B站建立知识区的愿景:建立广博的知识面和精深的专业技能、以互联网的普惠性填平知识鸿沟、保持在工作之外的长期学习。

早在2017年,B站就开始诞生「study with me」模式的内容,包括陪伴式学习直播和学习经验分享。以“学霸”、“高效学习”等著称的B站2019年百大UP主“蜡笔与小勋”、高能联盟成员@彭酱酱LINYA也在2018年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类投稿。

热爱分享的创作者,热衷学习的学生群体、干货满满的学习资源,这些都为未来B站泛知识领域的未来做下了铺垫。

2019年年初,央视以一篇《知道吗?这届年轻人爱上B站搞学习》为B站“爱学习”的标签定了调,让B站“学习圣地”的名声出了圈,随后的6月,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的《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在全网一炮而红,大量对科普内容关注落到了B站内。

B站数据显示,2019年B站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泛知识学习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则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5倍。

时间再转过一年,UP主@半佛仙人、@罗翔说刑法的热度点燃了整个B站,泛知识内容的浪潮涌动起来。疫情期间,B站在官方层面联手各大高校和教育机构推出了“停工不停学”频道,并成为上海市中小学空中课堂,再到如今知识区的正式落成,“学习网站”名副其实。

而我们也与三位知识区的UP主聊了聊,他们如何成为了知识区的UP主,又如何看待自身的创作和B站的未来。

成为知识区UP主

IC实验室是在图文领域做了大半年之后,才在B站上投稿了第一支视频。

虽然进军视频领域一早就在计划中,但对IC实验室的两位创始人——馆长和程唯一来说,“当时抖音、快手这种短视频平台要求快、潮、强调视觉冲击力,对当时的我们来讲是个比较为难的事情。”

于是还是从图文做起。19年4月1日,IC实验室给自己想了一句slogan:“从品牌看商业”,在微信上发了第一篇文章《京东,请你停止代表00后》,

公众号写到第二个月,就有了第一篇10w+,阅读量慢慢涨上来了,但两个人都觉得在公众号这个平台,这样的垂直内容能获得影响力,依旧只能局限在这个广告、营销的垂直领域中,能够发展的空间有限,他们始终希望能找到换个媒介的机会。

转折来得很快。2019年下半年,B站财经类、泛科普类内容的快速崛起,让两个人看到了一种可以不用露脸、讲长视频的方式,于是,19年12月,IC实验室在B站的第一支视频《李佳琦薇娅的PK背后,淘宝直播正在干掉大数据杀熟》上线了。

这支视频的文案来源于几个月前,他们发在自己微信公众号上三篇讲淘宝直播的文章。在几乎没有任何粉丝的基础上,收获了超过60万的播放量。

“当时我们也没有想到效果会那么好,这三期内容其实很垂直,放在微信上表现也就2、3w左右,可能只有相关领域的人会去看。”程唯一说,“但B站让我们发现,只要做的接地气、有趣、符合大众的口味,其实大家会喜欢的。”

与IC实验室不同,知识区另一位UP主@阿扶frits是带着决心来到B站的。

他对B站的长期价值有高度的预期,于是决定给自己一年的时间,“一方面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做广告营销出身,即使最后没有成功也是一份经验;另一方面,我希望通过创作,重新认识和发现自己的价值。”

19年,阿扶彻底辞了工作,一头扎进了B站的视频创作中。

最初做的Vlog反响平平,他开始研究其他人是怎么做视频的,然后开始把自己的研究做了成视频,“其实就像我每天都要写(研究)日记,那我为什么不把这个粘贴出来给大家看看呢?“

阿扶会将研究分成三部分:“大家比较熟悉的部分”、“行业分析”、“普世价值”,先分析UP主做了些什么、写了什么,再从行业角度,分析为什么能够吸引人,最后落在人文关怀上,“比如何同学是启发,老番茄是激励。”

常常有观众调侃,阿扶是”模仿区“UP主。阿扶的视频里也常常飘着这样的弹幕:

“有内味儿了”

“这是本人吧”

“合理怀疑,头套下是罗老师。”

而这也是将阿扶与普通的分析视频区分的关键,阿扶称其为“创意包装”——即在每一分析视频里,都用上被分析UP主的创作风格,“分析谁就模仿谁”,半佛仙人是诙谐的语言和满屏表情包,罗翔是厚大的标准背景,法律分析的逻辑,以及教学式的反问。

他将自己带入到研究对象的视角里,花很多时间仔细去揣摩为什么对方会这么想,每一句话又是为什么这么说,甚至一度走火入魔,“做罗翔老师那一期的时候,我感觉那段时间,我跟任何人讲话都是罗翔状态,是不是?是吧;可不可以,可以吗?合不合适?太合适了!”

但阿扶觉得每一次这样的模仿很值得,至少每一都是一种新风格的重新尝试,“我分析了五个UP主,相当于我把自己的账号重新做了五遍。”

而观众也看的开心,阿扶分析半佛仙人的视频,获得了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的“素质三连”,几支分析UP主的视频平均播放量都在百万以上。

但无论是谨慎试水还是奋力一搏,无论是模仿还是分析,无论是IC实验室还是阿扶,在B站知识区的大风而起之时,他们都是抓住了浪潮的人。

什么是好的创作者

B站有一个梗,来自于著名网红”窃瓦辛格”:

“这里的人真好,个个都有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

B站的观众也常常那这句来半是调侃半是夸赞某个UP主视频里的创意和大家的弹幕评论,或是用来描述整个B站。

阿扶很喜欢这样感觉。

“B站是很罕见的,大部分创作者保持纯粹的善意,并且愿意去分享自身的经验的地方,”

所以在出了几期UP主的分析视频之后,阿扶专门出了一期视频分享自己的心路和其中的经验。

在他看来,一个好的创作者首先应该保持着好奇心,其次是执行力,“你应该要有自己要表达的东西,想去传递自己的想法。相信这些东西是有价值,有准确表达一个东西的能力,趣触动每一个接受信息的人。”

他对很多东西都保持着好奇,比如他最近在研究关于潜意识和直觉,关于大V、网红、Influencer、KOL这几个词语在在心理上对观众的暗示感带来什么不同;比如他同样在好奇,未来科技中蕴含着哪些人文的点,能够将人与机器区别开来。而这些东西或许会在未来成为他选题的一部分,通过视频展现出来。

程唯一觉得一个好的创作者需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有积淀,能够和观众共情。

在做独立自媒体之前,她从事广告行业,对品牌、营销,而IC实验室的另一个位创始人则在影视圈、编剧圈扎根多年。

“所以在做消费战争「清扬和海飞丝」那一期,我们通过自己的资源,接触到了当年清扬品牌的操盘手,也采访到了联合利华很多人,了解到了很多行业外所不知道的故事。”

而B站的运营也为IC实验室的创作给了相当多的支持:“他甚至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取标题、最近的选题热点有什么,哪里的内容有问题,应该怎么修改。”

UP主大蜡烛则认为是兴趣是第一导向,并且能够保持自己持续的学习和输出能力。

他在UP主的创作之外,他的本职工作是做大学科研成果的转化,让早期实验室成果能够走进公司。他常常需要读大量交叉学科文献,与高校的教授们打交道,发现各种不同客体的价值,对关注财经、新科技和历史的发展规律各个方面都有着十分的兴趣。

这让他的选题范围变得十分广阔,也时常突然在脑子里冒出各种想法,“其实我的创作场景也是一种碎片化的创作,有时候走在路上,突然想到一个的案例,好像还不错,就赶紧掏出手机记下来。”

“之前有观众开玩笑问我,怎么培养自己的读书习惯,我说去读大量的文献,只要你能把文献读下来,那些正常出版社出版的书就都不是问题。”大蜡烛说,“其实,为了做B站视频去找文献看文献这种对我而言是一种放松。”

18年之前,他的创作更多集中在类似于VR新科技和游戏类的作品。今年疫情期间,大蜡烛被隔离了两三周,周围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他开始创作了一系列涉及各个方面的知识类作品,从基因讲到疫情,从医药讲到财经,从中国讲到国外。

“其实现在再回来有一个感觉,B站知识区关注的东西更加多元了。包括最近我有跟高校老师的交流,他们对B站的感觉都是很好的。如果过去一些专业的老师在这边做视频,或许关注度就不会有那么高了。”

B站知识区的困惑与未来

不过程唯一有时也会感到困惑,比如之前IC实验室发了一期关于武汉和国内其他地区抗疫的对比,这期在其他平台的表现都不错,但B站引发的争议很大,“很多年纪小的观众好像就会觉得你是武汉人,你天然就会站在武汉人这边。”

在播放量破了40w的时候,他们删掉了这期视频,并且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和年轻人沟通的方式在哪里出了问题。”

但大蜡烛在观众层面的感受不太一样,“之前会觉得B站都是一些年轻人,但是我现在发现,有些很多观众年纪比我还大,甚至包括我父母他们,有时候想要了解什么都会到B站上来看看。”

这或许可以归结为B站在用户层面的扩张和算法推送的效果。

B站18-35岁的用户占B站总用户的78%,大多都是90后和00后,并不断向下沉市场和高年龄层次推进。而算法推送,一方面能够更大程度的让自己的内容找到,但另一方面,“回音壁”效应在年龄层更低的用户中或许更加明显。

但阿扶认为,一个好的创作者,应该给读者以启迪,让他能够有所选择选择判断,并能在往后的人生里可以拿出来时时反思,时时思考。

对于年轻人而言,能够在年少时期通过互联网接触到更大的世界,见识不同的观点的对撞,在成长中对于眼界的开阔和价值观的树立无疑是有益的。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的中学时代也有B站知识区这种东西,那该有多好。所以现在作为一个知识区up主,我会希望自己也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视野,给别人带去启发。”阿扶说,“有时候我去帮助他人,就好像在帮助过去的那个自己。”

而困扰大蜡烛的难题在视频剪辑和他过于旺盛的创作无处安放之间的矛盾。

“我不是专业的视频创作者,每次的剪辑和字幕都要耗费我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还做的不是很好。”大蜡烛说,“并且有些,很短但很有意思的想法,不够做成视频,我不知道该把它们发在哪里,如果发在动态会不会过于打扰观众?”

但这都是需要交给B站去解决的产品问题,大蜡烛依旧对知识区的发展有着十足的信心:“其实知识内容是最适合社区型产品的,它有内容,还有高互动,B站就是这样的社区产品。或许从互联网产品诞生的最初开始,所有人对于知识的需求一直存在,如今B站提供了新场景,大家也就跟随着把学习场景迁移到B站上来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