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吴喋喋

编辑 | 雷德利

两年举办一次的金鹰奖走到了第30届。

2018年的上届颁奖礼中,李易峰、迪丽热巴爆冷夺得代表“视帝”“视后”的“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项,观众骂声如潮的场面还犹在眼前。

或许是李易峰此前爆冷拿到百花奖最佳男配的惊人操作已让大众打足了预防针,凭借《漂亮的李慧珍》获奖的迪丽热巴在金鹰奖上收到更多观众的炮火。《漂亮的李慧珍》被观众从豆瓣4.6分打到3.0分,迪丽热巴得名“水后”(最“水”视后)。

两年后,“观众喜爱男演员”奖项依然颁发给了时下顶级流量——王一博。他凭借在芒果tv独播的暑期档电竞剧《陪你到世界之巅》获提名,根据云合暑期剧集报告,该剧有效播放甚至未能进入暑期档前20名,影响力尚未突破粉丝圈层。

但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注意到,王一博凭借《陪你到世界之巅》获奖并未引起观众大面积的反感情绪,只在一栋豆瓣高楼里,热评纷纷问道:“这是什么剧?没听说过。”

图片来源:豆瓣

也没什么网友因此批评金鹰奖。豆瓣上,第30届金鹰奖由于评分人数不足,至今未显示评分,与上届惨烈的2.1分相比,堪称风平浪静。

但这并不是因为观众对金鹰奖缺乏关心:18日当晚在湖南卫视播出的颁奖礼CSM52收视破1,同时段夺冠,相关微博热搜数十条,金鹰女神之争、观众喜爱奖清票风波都获得了热议。

在毒眸看来,观众对颁奖结果缺乏讨论热情的重要原因恐怕是:观众已经看不懂金鹰奖评选规则了。豆瓣小组里,大量帖子就奖项规则发问,还有网友直接发私信给年颁奖礼总导演王琴的工作室官微提问:“章程一直没有,明确一下这么难吗?”

往届金鹰奖曾因奖项名目复杂,让人分不清真假“视后”而闹出乌龙,30届中,演员类奖项的评选又有变化,复杂程度较往年更甚,连部分王一博粉丝都弄不明白,偶像拿的到底是不是“视帝”。

网友争论王一博到底是不是视帝

奖项改制,是回归专业还是偷换概念?

金鹰奖涉及概念一贯复杂,少有观众能逐一分清金鹰奖和金鹰节、“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和“最具人气男女演员奖”、“金杯”与“水晶杯”。在此基础上,今年的30届金鹰奖又新增了考点“最佳男女演员奖”。

厘清上述概念已是不易,终极“灵魂拷问”则是:到底哪个奖项才代表金鹰奖的“视帝”“视后”?

毒眸姑且以“专业奖”“人气奖”两个类别来阐明金鹰奖演员奖项近年的变化。

2020年以前,金鹰奖颁奖礼上颁发两类演员奖项,代表“专业奖”的是“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代表“人气奖”的则是“最具人气男女演员奖”。

前者按照评审、观众、中国视协会员三方投票换算出总分,从提名演员中选出获奖者,是金鹰奖体系中唯一的演员奖项,奖杯是金鹰奖统一的金杯;后者是“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所设奖项,不在金鹰奖体系内,因此奖杯是另行打造的水晶杯。

围绕金杯、水晶杯,饭圈曾有持续多年的争吵。比如2012年,杨幂凭借《北京爱情故事》获得第九届金鹰节“最具人气女演员奖”,部分杨幂粉丝据此声称杨幂拿到过金鹰奖,反被其他小花粉丝吐槽“诈奖”。

29届金鹰奖颁奖礼上,迪丽热巴同时拿到了象征专业的金杯视后,和象征人气的水晶杯,亦有新闻稿称其为“双杯视后”。若只拿水晶杯的人气奖,迪丽热巴并不会招致吐槽,被骂“水后”主要是由于她爆冷拿到了代表专业奖的金杯。

迪丽热巴左手持金杯与获奖证书,右手持无金鹰奖证书的水晶杯。

相比之下,2016年凭借《琅琊榜》同时捧得金杯和水晶杯的胡歌,就显得实至名归一些。一方面,《琅琊榜》是当年豆瓣评分最高国产剧,有口皆碑;另一方面,在金鹰奖颁给胡歌之前,胡歌已经凭《琅琊榜》入围了飞天奖优秀男演员奖、捧得白玉兰视帝。

2020年之后,金鹰奖颁奖礼上仍颁发两类演员奖项,代表“专业奖”的是由专业评审评选的“最佳男女演员奖”,“人气奖”则是“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

“最佳男女演员奖”是今年新增设的。5月14日,中国视协发布《关于组织第 30 届中国电视金鹰奖参评工作的通知》,释出重要信息:30届金鹰奖增设专业评审评选的“最佳男女演员”奖项。

该奖项取代了此前的“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成为代表“视帝”“视后”的专业奖项。原因或许可以归结为,金鹰奖为平息上届所产生的公信力争议而做出改革。

首度得到“最佳男女演员”奖项的,是分别凭《澳门人家》《大江大河》获奖的任达华和童瑶。

但这种变化不仅仅指向了金鹰奖回归专业性,同时也让人气奖名正言顺地获得了金杯“编制”——以往的人气奖杯只有水晶杯,今年却也同样拥有了金杯。而与之相伴生的是一种概念上的“移花接木”:在过去“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指的是专业奖,但今年这个概念被用到了人气奖上。

也就是说,本届中王一博、赵丽颖拿的奖尽管仍和李易峰、迪丽热巴拿的奖有着相同的名字——“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根据30届评奖章程,本届“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评选方式也依然是评审、观众、视协会员三方投票决出,但奖项意义却已不同。

30届中,“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不再意味着专业奖,也不再是“视帝”“视后”。

如此一来,尽管是人气奖,但偶像手捧金杯证书,相比以往的水晶杯,粉丝面上更加有光,不至于像杨幂那样落“对家”以话柄;同时,有了代表专业奖的“最佳男女演员奖”在前,王一博凭借小成本网剧获得这一奖项,也不至于像迪丽热巴夺得视后那样显得突兀。

专业奖往往遇冷,人气奖话题不断

两套话术腾挪,水晶换作金杯,不管动机如何,金鹰奖都绕晕观众了。

但吊诡而又符合金鹰奖一贯画风的是:无论奖项设置上如何向专业靠拢,专业奖总是缺乏关注,而人气奖总是话题频发、占据着流量中心。

本届金鹰奖,粉丝打投色彩较往届有过之而无不及。30届金鹰奖的观众喜爱男女演员提名名单中,几乎全是流量型艺人,男演员有朱一龙、王一博、任嘉伦、易烊千玺、张若昀、张艺兴;女演员也多为流量小花,虞书欣与孙俪竞争同一奖项的画面格外醒目。

而在29届时,观众喜爱男女演员提名名单含流量率并不高,男演员方面仅有李易峰,女演员方面只有杨紫、迪丽热巴两位流量小花。根据《评奖工作章程》,“观众喜爱男女演员”奖项评选规则并没有改变,今年却不知何故,成了流量混战。

 29届金鹰奖观众喜爱男女演员投票排名

10月15日,距离金鹰节开幕仅有两日时,金鹰奖官方发布一则声明,称第三轮网络投票存在“刷票”等违规投票行为,组委会剔除了不正常数据后,更新了票数排名。经过官方清票,提名演员票数出现重大变化。

此前提名女演员中领跑的宋茜由91.8万票被清到了38.9万票,而赵丽颖、谭松韵在数据更新后票数不降反升,分别以86.7万票和41.1万票反超宋茜位列一二名。

对此,宋茜粉丝进一步要求金鹰奖官方拿出鉴定刷票的证据,称“宋茜粉丝问心无愧”,并录屏截图质疑道:赵丽颖粉丝提前知道了清票消息,并提前庆祝赵丽颖票数第一,金鹰奖是否有内定嫌疑?

男演员方面,王一博粉丝被清票数最多,减少了73.9万票,但由于本身基数太大,清票后仍以258万票位列第一,领先二、三名的易烊千玺、朱一龙100多万票。最终由赵丽颖、王一博捧得“观众喜爱男女演员”奖杯。

但宋茜也并非彻底的输家:此前宋茜粉丝在金鹰女神投票中帮助偶像以百万票数胜出,超过关晓彤、谭松韵、虞书欣等人气小花成为金鹰女神,已经赚足眼球。颁奖礼上,宋茜一个疑似对着赵丽颖撇嘴的表情冲上热搜第一,获得4亿阅读量。

围绕人气奖的周边谈资如此丰富,话题远超夺得视帝视后的任达华、童瑶。而人气奖抢过专业奖风头似乎一直是金鹰奖的常态——

2016年凭借《琅琊榜》摘得水晶杯的刘涛就掀起过巨大的风浪。

同届的金杯视后是凭借《平凡的世界》获奖的佟丽娅和凭借《花千骨》获奖的赵丽颖,男演员方面则是胡歌凭借《琅琊榜》包揽双杯。

混乱局面就此出现:有新闻误称胡歌刘涛这对银幕情侣为视帝视后,豆瓣吃瓜网友表示:“首页的帖子看下来,晕了,各家都说自己的杯是帝后。”此时才有媒体出来盖章:金鹰奖奖杯为金杯,2003年增设的金鹰节水晶杯不属于金鹰奖奖项。

这次赵丽颖、刘涛的视后之争让金鹰奖被主流媒体批评“奖单取向含混不清”、“在严肃的原则性问题上打太极,跟提名者和观众开了大大的玩笑。”

而人气奖在金鹰奖上诞生之初,就已经饱受争议。

2000年,金鹰奖首度落户湖南,组委会围绕颁奖礼办起了金鹰节,并首度设立人气奖项“观众最喜爱的男女演员奖”,号召观众在3天内通过168热线投票。最终陆毅和周迅分别凭借《永不瞑目》《大明宫词》获奖。

但争议随之而来:10月21日正式颁奖,但10月17日陆毅、周迅获奖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引发内定争议;颁奖礼上,演员专业奖均公示了票数,唯独人气奖没有公布,令黑幕说愈演愈烈。

当时华商报发布一封《致中国视协的公开信》,描述了现场媒体记者对奖项结果的不满:“在众多媒体近一个小时的追问下,陆毅和周迅的168声讯热线票数仍然没有公布。为什么面对这么多媒体记者的诘问,有关方面只能用关灯来强行结束这个新闻发布会?请视协给全国电视观众一个真正公平、公开、公正的金鹰奖!”

二十年后回看,周迅的太平公主和陆毅的肖童是无可争议的经典角色。但在当时,他们作为“偶像”演员拿到了人气奖,却能招致巨大的争议。

这是因为,在金鹰奖落户湖南之前,这一奖项作为与飞天奖交替举办的中国电视剧双奖,曾具有颇高的权威性;当时的环境下,媒体也尚未失语,敢于质疑黑幕、寻求公平。

而近年的金鹰奖,不仅让越来越多演技争议更大的流量艺人拿下人气奖,甚至沾指专业奖,公信力下滑似乎也并不冤枉。上届迪丽热巴拿奖被广泛质疑,今年尽管讨论度不高,在知乎上,仍有不少观点认为王一博拿奖有失公允。

提高公信力,为什么这么难?

金鹰奖落地湖南广电之初,主办方曾有宏伟愿景。时任湖南广电局局长的魏文彬提出,办好金鹰将的终极目标是“办成类似奥斯卡、戛纳电影节奖这样的国际艺术大奖。”

如今看来,距离这一目标似乎并不像预期的那样接近。

一方面,金鹰奖缭乱的奖项概念无法清晰准确地向观众传递其态度。长期以来,“专业奖”和“人气奖”所对应的奖项名称数次更换,这种复杂紊乱给流量艺人的“乱入”以空间,也令奖项变得暧昧模糊。

相比之下,同为国内三大电视剧奖项的白玉兰奖和飞天奖则在奖项设置上清晰得多。白玉兰演员类奖项分为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均为专业奖;2011年起,白玉兰奖增设“观众网络票选最具实力男、女演员”,实质为人气奖,首届获奖女演员为杨幂。

由广电总局主办的飞天奖在1998年取消男女配角奖后,演员奖只设置优秀男演员和优秀女演员奖项,也正因为其演员奖项名额稀少,飞天奖的权威性和奖项含金量被更多观众所认可。

另一方面,金鹰节所流淌着的湖南广电系血液,令其具有更高的娱乐属性。2000年前后正是湖南卫视强调“娱乐立台”的重要时期,2003年,湖南广电拟定的第四届金鹰节《媒体宣传规划》中这样写道:“本届金鹰节将继续体现‘观众成就明星、明星呼唤观众——观众与明星互动’的特性。

这种强调明星而非演员、与观众互动而非专业评审把控的评奖调性,与国家级电视奖项本应具有的严肃性必然存在某种互斥。

娱乐感并非是一种绝对的弊病。早在2000年,《北京晚报》曾评价湖南广电与金鹰奖的结合为“华丽的尝试”:“相对于当前内地绝大多数的电视台来说,湖南电视人应该是利用明星效应最得心应手,运作综艺节目最别出心裁的了。由湖南主办的此次金鹰艺术节也将使他们的这两个强项得到充分地发挥。”

擅长利用明星效应、拥抱年轻群体也是某种双刃剑:一方面调动了观众的互动积极性,也给予新生代演员更多机会。另一方面,对新生代明星敞开大门的同时如果不对专业性保留基本的要求,则会引发口碑反噬。 

金鹰奖落户长沙第一年,就大玩热线电话票选人气奖、获奖者赢奥迪汽车的狂欢游戏。

当时作为金鹰奖颁奖礼主持的何炅曾向媒体这样解释周迅、陆毅所获人气奖项的意义:“设这个奖纯粹是为了吸引演员的参与和大众的关注,它只是一种手段,没有考虑专业演技。仅仅是一个好玩的奖嘛,就像元旦晚会上的助兴节目,纯娱乐。”

向年轻艺人施以鼓励的分寸也值得再商榷——今年金鹰节开幕式上,凭借《老酒馆》获提名的老戏骨陈宝国的一番话就让观众听出了弦外之音。他说对自己拿奖没什么信心,“我感觉不太好,金鹰奖一直很年轻,我可以预测,今年肯定还是年轻人得。”

随着金鹰奖和金鹰节的不断沿革,水晶杯人气奖、金鹰女神、流量粉丝打投等现象不断出现,带来热闹的同时也必然伤害着专业奖项评选的严肃性。

在与时俱进的同时,与年轻受众的步调保持恰当的距离,这一点上金鹰奖依然可以参考白玉兰奖的做法。

白玉兰奖在2019年顺应了IP改编剧浪潮,将最佳编剧奖项分为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改编剧本两个奖项。

第26届白玉兰奖评委、编剧李潇曾对毒眸表示:“把原创编剧和改编编剧奖项分开其实更公平一些,改编和原创放在一起评,有时候大家会给原创加一点点分,这对改编编剧不公平。”该届白玉兰颁奖礼上,王倦凭借《庆余年》获得最佳改编剧本编剧,年轻观众对这一奖项的归属认同度颇高。

某种意义上来说,绝非与观众亲近互动的电视节才能收获大众的认可,关键还是在于评选奖项是否足够尊重内容。

对于一些好内容,即便曲高和寡,也能令观众信服:《舞蹈风暴》相较于其他大爆综艺,播放量和舆情热度并不高,但凭借豆瓣9.2的高分和高超的艺术性,在白玉兰斩获最佳电视综艺节目奖也十分合理。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白玉兰奖还是飞天奖,颁奖礼上的微博热搜数量总和也不及金鹰奖来得多,某种程度上,白玉兰奖和飞天奖也有取法乎金鹰的空间。作为最高规格的电视剧奖项,如何持续吸引主流观众的目光,并保持自身专业调性,是“三大”们都应该去寻找的平衡。

发布者 |2020-10-22T20:00:28+08:00十月 22nd,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水漫金鹰”两年后,金鹰奖让观众满意了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