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常宁宁,36氪经授权发布。

年轻人在社会上的第一次碰壁,往往不是来自老板的PUA,而是黑心房东。

有人说,中国发展前40年的难题是如何进城,后几十年的难题是如何在城市留下。

对于来到房价高企的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来说,租房更是每个人的痛。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遭遇黑心房东、中介的年轻人,他们之中:

有的人怀抱着理想来到深圳,却受限于囊中羞涩不得不租在城中村,半夜被天花板掉落的墙皮砸醒;

有的人遭遇过黑道上门驱赶退房、被黑心房东扣押押金,但最终靠法律的手段讨回公道;

还有的人第一次租房就被涉及欠下高额租房贷、经历了公寓爆雷,每个月都要承担高额房租,吃饭都成问题……

关于人生中的第一次租房,你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现在还在遭受黑心房东、中介的折磨吗?欢迎在留言区留下你们的故事。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隔壁总有不可描述的声音,想到未来我就崩溃大哭

可可 27岁 深圳新媒体从业者

每当深圳下暴雨的时候,我都觉得下的不是雨,是我脑子里的水。

决定来深圳发展时,我在网上找了一个位置适中、2000多元的开间,带独立厨房和卫生。

“云看房”后,我就爽快的交了订金。

第一次感觉到心冷,是在办理入住合同时候。

我和这栋公寓的楼管是半个老乡。

得知我刚来深圳,对留在深圳还抱有幻想的时候,老乡指着不远处几栋大楼,“前几年那边才一两万,现在都七八万了”。

随后他又指了指我租的这栋楼,“这都是给修那边楼的民工住,没有年轻人愿意住这里”。

这时我才知道,我这个公寓是“农民房”改造的。

农民房是深圳特有的称呼,也可以叫做城中村——接纳了大部分来深圳打拼的年轻人。

很快我就领略了“农民房”的威力。

因为不是正规开发商规划,农民房在装修上极度节俭,不少房子甚至是毛坯出租,房子、空调都需要承租人自己购买。

如果要房东提供,要么加钱、要么接受房东用砖头和木板组装的简易床。

隔音?不存在的。

我住的期间,经常听到隔壁租户喝酒后的打鼾声,有时候还会有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窗户就是一层玻璃,丝毫没有考虑隔音和隐私

▲我租的房子楼距近,平日看不到太阳

下雨季节对于顶楼住户也是噩梦。

“农民房”修建时没有做防水处理,雨季来临后,整个墙面都是湿的,我甚至在睡觉还被水泡发的墙皮砸到。

楼管给我推了一个安徽师傅,粉刷墙壁得800元,房东双手一摊,“没办法,就这样”。

深圳的城中村是一个个小社会,按照片区归属不同的“帮派”管理。

我所在的片区是“安徽帮”的天下,围绕租房形成的二手家电、粉刷业务都是和楼管沾亲带故的。

夏天蟑螂,蚂蚁更是常见,南方的蟑螂个头还特别大,不怕人,杀不尽。

许多深漂家庭拖家带口扎根于此,三世同堂,奶奶外婆过来帮忙带孩子。

但毕竟是租房,可选的学校很少,很多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更是焦虑万分。

我每天都会被妈妈们吼叫孩子的声音吵醒,比如“不好好学习,以后考不上大学,不到工作”、还会听到带着东北口音教孩子中式英语的。

这也是最让我崩溃的事情。

每次听到他们的谩骂,联想到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未来可能孩子也要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我就感到无形的压力。

此外,每次搬家也常常需要多付一笔钱。

我常遇到现有的房子还没到期,就因为各种原因需要搬家的情况,因此总需要多交房租,感觉几百块钱打了水漂。

搬家费也是一笔巨款,动辄上千,加上几经扣除的押金,每一次搬家都是刻骨的疼痛。

租房,可能是所有年轻人,除了衰老外最痛苦的事情了吧。

遭遇黑道上门威胁退房,我拿起法律武器起诉房东拿到退款

石晶晶 25岁 武汉记者

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让黑心二房东退款了。

2015年,我大三面临着实习租房。

这期间,我遇到过被收了看房费后,对方把我拉黑的事;也遇到过让我交80块钱一吨热水、一个月电费800元的黑心房东。

踩了一些坑后,我决定毕业时直接找房东直租,在网上发帖寻房源,避开中介。

看完房,感觉房子质量不错,再加上当时着急从宿舍搬出来,我很快就决定租下。

房东说,房租押一付三,但是第一季度只算2个月,第四季度算4个月。

 ▲我和房东的聊天记录

二房东说,只要在房子到期前一个月不续租、退房时家具没有损坏就全额退。

如果提前解约,但承租方找到租赁的人,就扣300元”合同变更费“。不过还得等到下一任租户住满7天,给好评后才退款。

我在这个房子里住满了11个月,按约定提前和房东表示不续租。 

对方很快回复,“要么随时在家等带客户上门看房,要么钥匙还回来一套,方便随时带人看房”。

我拒绝了二房东的提议。

全天在家,这意味着我别工作了,给钥匙也让我的人身安全无法保证。

在我的要求下,最后以“对方上门前联系,好安排时间接待”达成共识。

但后来一整个月,我都没有收到任何看房电话。

在此之前我做过功课,很多房东喜欢用“清洁费”地名目扣钱。于是,在房东收房前,我已经做好了卫生还做了录像。

结果二房东悠哉游哉地拿着合同说,“不退”。

他翻脸不认人,说都是因为我没给钥匙才耽误别人看房,接着又找出来家具有一处磨损,让我再补800块。

我气得直接报警,警察来见到黑房东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又是你们,上次也是你们,你们怎么老骗人?”

但无奈这是合同纠纷,警察也只能教育几句之后就走。

黑房东看着我,耸了耸肩,“我就不退,你有本事告我去,看谁耗得过谁”。

这就让我更较劲了,我还非得把这笔钱要回来不可。

后来,我在网上研究维权,还给市场监管所、市长热线打电话,最后直接去法院起诉。

我提供了和房东沟通的微信截图、警察录音、出警记录,还查到了法人和公司信用代码。

在搜集这家公司信息时,我还发现了涉黑的内容:深夜组织几个身体雄壮的大汉敲租户房门、趁租户不在家将东西给扔出去。

在法院交了25元的立案费后,我就安心的回家等通知了

递交资料1个月后,拉黑我的黑房东突然来添加我好友,并嘘寒问暖问我最近好不好。

拐了一个大弯后跟我说,“是原来验收人的失误,其实应该退你房租的,要不扣除马桶维修费后,你到我们公司来拿?”

几番讨论后,对方微信退给我押金、家具的维修费也降到了150元,当然要求只有一个——我去撤诉。

在收到钱的那一刻,我感觉大仇已报。

不过,能像我这么较真的人有多少呢?吃了哑巴亏的人还是大部分的。

刚毕业就遭遇公寓爆雷,租一套房承担两套房租

小诺 24岁 上海 互联网从业者

毕业回国后,我没想到来自社会的第一顿“毒打”不是老板的PUA,而是租房,还被“毒打”了好几年。

我选了上海某知名连锁公寓租房,管家说,他们不做押一付三,而是押一扣一。

对于我初出茅如的新人来说,租金能少付一些,显然是很有诱惑力的。

我很快签了租房合同,租了3000元一个月的小隔间。

但管家打开了软件,让我一次性缴纳一年三万多元的房租,我还是有些顾虑——要是中途不租了怎么办?公司垮了、不管我后续租房了怎么办?

管家说,“不会的,我们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店,不会跑的”。

最终我还是抵不过月付和对新生活的向往办理了租房贷。当时我心里还感叹,国内服务业就是比国外方便、人性化。

但是我幸福的日子没持续多久,长租公寓就爆雷了。

许多公寓资金链断裂,收取了租户的租金却不给房东付费,其中就包括了我找的这家公寓。

房东后来直接上门要求我搬出去,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是以租房贷形式办的租房。

就这样,我被“赶”出房子,而银行还是要每个月扣我3000元房租。

因为手头紧,后来我只能找了一个非常便宜、离公司特别远的地方租房。房间条件差不说、房间内任何问题都无法及时维修。

但我没别的选择,当时我一个月工资6000元。到账后都没焐热,银行全部划走,连吃饭都是问题。

我们租户也组织过维权,但大部分人都是散落在各个办公室的沪漂,为一日三餐奔波,没有太多时间去反复维权。

最终那个群也变成了“死群”,只有群昵称上的“租房贷xx元”见证过我们曾被骗。

一年后,我学乖了,打算找中介租房,没想到又经历了第二次“毒打”。

这一次的房子是转租房。

前租户租了半年因换工作急着出手,所有愿意承担大部分中介费,我只要出500元,房租2800元,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这个房间。

但住了几个月后,我自己所在的公司搬家,这导致我的房子利公司通勤距离2个小时,我又要换房了。

租房容易,退房难。管家说提前结束租期不退押金,除非我找到一个接手租户,才考虑酌情退款。

但等我真把房子挂出去的时候,联系过我的中介又找到我说,“要不我们合伙,你按照3000元一个月报租金,我给你找租户,拿回押金后你给我一半?”

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当时也遇到了这个“套路”,而且中介和管家还是好朋友,她们互相携手坑租户。

被我拒绝后,中介疯狂疯狂的将我我预约的看房租户拦截,以至于我根本无法出租。

有了上一次的租房贷经验,我选择了反抗。

通过查询上海的租房管理条例,我发现上海对于隔断间的管理有两个管理办法,一个是“n+1”(原定的房间数多割除一键)合法;一个是n+1不合法,尤其存在火灾隐患。

我赌了一把,给管家打电话说,如果不退款我就打电话举报,先举报隔断、再举报消防,最后去居委会说有可疑人口聚会。

没想到气势汹汹的中介,听了我要去举报隔断以后,软了口气。

通过协商,管家这才答应扣除了我500块钱后,将剩余的钱退给我了。

发布者 |2020-10-22T20:00:31+08:00十月 22nd,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90后租房风云:黑道砸门、半夜被墙皮砸醒、遭遇公寓爆雷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