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数据-腾讯新闻(ID:guyudata),作者:阿芙,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思文在脱口秀大会说:“中年夫妻走到最后,丈夫变成了睡在上铺的兄弟。”

刚结婚如胶似漆,再往后相看两厌。

这仿佛是大家默认的规律——婚姻逐渐步入中年后,“爱情”和“性”就会逐渐从男女之间消退。

无性婚姻,可能比你想象中更普遍。

01 10%左右的人,认为性爱只是例行公事

即使帅如吴彦祖,也不得不面对婚后的无性生活。

他在自己的社交账号里亲口承认,结婚10年,他“那里”一直“lack of use”。

在社会学的范畴里,一个月以上没有性生活的婚姻,就可归为无性婚姻。

早在2009年,中国人民大学潘绥铭教授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就显示:中国无性婚姻的比例达到了28.7%。其中,一年里性生活为0的夫妻比例,达到了6.2%。

十年后的今天,无性婚姻的现状仍然严峻。谷雨数据2020年发布的调研显示,认为婚姻中性需求满足的人群比例,只有七成左右。

在国内的家庭影视剧里,夫妻常常因为经济条件、婆媳关系、育儿矛盾引发争吵。而婚姻的隐形杀手“无性”,却很少被提起。

这并不意味着,无性婚姻是可以被全然接受的。并且相比起女性,男性更加不能接受婚姻中缺少性生活。

结婚5年至7年之后,中年夫妇们开始对性爱抱着“例行公事”的态度。

相比于其他阶段,这时候的性需求满足程度也最低,只有65.7%。

从报告里不难发现,七年之痒是真实存在的。

大多数人的婚姻在5年至7年时,仿佛走到一个渡劫的关口,性生活影响着他们能否成功挺过这一考验。

02 女性更难为性需求开口

性作为和吃饭睡觉一样的基本需求,一直被视为羞耻且隐秘的事情。

如果一个女性开口表达自己的性欲望,或许会有声音对她进行攻击:“一个女生,怎么怎么不检点。”

又或者是指责她的直白:“女孩子家家的,为什么把这些东西挂在嘴边。”

早在2010年,100万国人性生活调查大报告里就显示,仅14%的女人会主动要求性生活。主动要求性生活的男性,则达到了69.2%。

随着人们对于性的认知逐步加深,大家对于性生活需求的表达比例略有上升。最近谷雨数据的调查显示,25.9%的女性会直接了当地表达性需求。尽管这个比例相比于十年前有所提升,但大多数女性仍然没有办法坦然面对性欲望。

有32.5%的女性,还是承认自己很难表达性需求。

           

社会学家李银河有一句概括:“大众的认知中,总是认为男人是可以喜欢性的,女人不可以。女性的性愉悦是一个不可伸张的权利,于是很多女人以性欲低下为荣,以喜欢性为耻。”

女生们很难开口表达欲望,往往选择更迂回的方式来表达“我想要”的意愿。

这意味着,在性生活中,很多女性一边处于需求无法满足的状态,一边又羞于开口:很难向伴侣提出需求,又无法与他人讨论和倾诉。所有的交流通道在“羞耻感”之下被堵死。

她们面对无性婚姻,更有可能选择独自承受。

03 无性婚姻,起因于太累了还是不爱了?

有人把性形容为婚姻的粘合剂:爱情是精神层面的相互爱抚,性是爱情的实践和交融。

婚姻和性无法拆分。结成婚姻关系后,在不选择出轨的前提下,夫妻双方会成为彼此唯一的性伴侣。性需求,是二人之间绕不开的话题。

它是男女之间正常且无法避免的生理需求,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婚姻的幸福感。

谷雨数据抓取了知乎话题“无性婚姻是怎样一种体验”下的回答,通过词频统计发现,孩子、工作、主动、累等成为回答中的高频词。

人到中年,生活压力迎头痛击。比性生活更掏空身体的,是无尽的加班和不省心的熊孩子。

“经常熬夜加班,回家就是纯睡觉,倒床就睡感觉已经完成任务了,心如止水。”   

      

无性婚姻总是默默发生,遭受无性婚姻的一方,往往像温水煮青蛙。

等意识到无性婚姻发生时,夫妻双方往往已经很久没有情感交流了。

谷雨性生活调查数据显示,婚后性需求减少的原因,主要是“孩子”。

孩子越多,通过性生活来满足欲望和加深感情的比例逐渐下降,更多的是在“例行公事”。很多女性会感觉到,自从生了孩子,性需求不知不觉淡漠了。

不少男性也觉得,有了孩子后,他们更倾向于把妻子看作家庭成员,而不是性伙伴。因此对妻子的性欲望开始下降。

孩子、工作、以及随时间而来的种种压力,成为性生活的障碍。

           

     

种种压力之下性需求无法满足,而面对无法满足的欲望,不少夫妻又开始用暗示、猜忌、自我怀疑来相互试探,形成了最后“无法满足-缺少交流”的恶性循环。

无性婚姻到最后,对于大多数夫妻来讲,会变成有口难言的折磨。

但归根结底,性不仅仅出于繁衍后代的“功能性”考虑,也同样是一种追求快乐的方式。

或许夫妻两人躺在一张床上背对背玩手机的时候,也不妨转过身来,多一些沟通和交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数据-腾讯新闻(ID:guyudata),作者:阿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