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硅谷封面”,作者 皎晗,36氪经授权转载。

【划重点】

  • 1美国司法部指控谷歌是“互联网的垄断看门人”,谷歌所面对的是成立22年以来第一次真正危机。

  • 2皮查伊自16年前一路走来,在谷歌所扮演的总是尽职尽责的公司看护人角色。

  • 3皮查伊预计会一如既往地证明,尽管谷歌在全球互联网搜索市场中占有92%的份额,但并不是一家垄断企业。

  • 4相比之下,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则是以一种超脱态度应对即将到来的反垄断审查,把更多时间和精力花在未来技术项目上。

  • 5皮查伊身边的一些高管也倾向于采取迁就监管机构的态度。

  • 6皮查伊认为反垄断调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公司欢迎监管机构对其商业行为的调查。

美国司法部提起的反垄断诉讼使得谷歌正面临成立22年来的最大危机,此时距离一向行事低调的皮査伊担任谷歌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还不到一年时间。业内预计皮查伊似乎不太可能带领公司与美国政府进行对抗。他将在首席法务官沃克等务实高管的协助下,以宽容态度向美国政府表明占92%搜索市场份额的谷歌并不是一家垄断企业。

以下为文章正文: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似乎不太可能带领公司公然对抗美国政府

去年12月,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刚刚接替拉里·佩奇(Larry Page)成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掌门人,就遇到了一大堆问题:Alphabet曾向一些被指控行为不端的高管们提供巨额财务补偿,股东们正就此问题起诉公司;令人钦佩的谷歌办公室文化业正在瓦解。最棘手的是,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对谷歌虎视眈眈。

上周二,美国司法部指控谷歌是“互联网的垄断看门人”,认为其使用反竞争策略来保护和加强自身在网络搜索和搜索广告市场的主导地位。

谷歌经受过经济衰退、疫情影响以及各国政府监管机构的早期调查,但都全身而退并创造出巨额利润。现在谷歌所面对的是成立22年以来第一次真正危机。

谷歌看护人

公司创始人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把此次诉讼的辩护权留给了说话轻声细语的皮查伊。皮查伊自16年前一路走来,在谷歌所扮演的总是尽职尽责的公司看护人角色,算不上一位充满激情的企业家。

皮查伊曾是一名产品经理,似乎不太可能带领公司与美国政府进行对抗。但是,如果科技行业在反垄断执法方面傲慢自大的历史可以算作教训的话,一个被迫走到聚光灯下的看护人可能比一位天生拥有魅力的科技领袖更可取。

现年48岁的皮查伊预计会一如既往地证明,尽管谷歌在全球互联网搜索市场占有92%的份额,但并不是一家垄断企业。公司层面所传递的信息一向如此,认为谷歌对美国有好处,一直是一个不起眼的经济引擎,而不是一个掠夺性的就业杀手。

明尼苏达大学商业和法律教授保罗•瓦勒(Paul Vaaler)表示:“皮査伊必须表现得像一个努力做正确事情的人,而这不仅是为了他的公司,也是为了更广泛的社会大众。”“如果他表现得含糊其辞、脾气暴躁、自作聪明,在法庭和公众舆论面前将是致命的。”

谷歌拒绝让皮查伊接受采访。在周二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皮査伊敦促谷歌员工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这样用户就会继续使用他们的产品,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必须这样做,而且是因为他们想要这样做。

“对谷歌来说,审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期待着提出自己的观点,”皮查伊写道。“曾经有谷歌员工问我他们能帮上什么忙,我的回答很简单:继续做好你正在做的事情。”

很少有高管面临过这样的挑战,而科技行业最具代表性的明星人物也会在反垄断审查的高压下黯然失色。

20年前,美国司法部曾对微软提起反垄断诉讼,当时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但辩论中的盖茨却显得咄咄逼人且闪烁其词,反而强化了人们认为微软是一个不惜一切代价获胜的恶霸的看法。盖茨去年曾坦言,这起诉讼让他“分心”,以至于“搞砸了”企业向手机软件的业务转型,结果将移动市场拱手相让给了谷歌。

1998年,美国政府对微软提起反垄断诉讼前不久,比尔•盖茨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上出庭作证

相比之下,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则是以一种超脱态度应对即将到来的反垄断审查,他把更多时间和精力花在未来技术项目上,而不是和律师们聚在一起。即使欧盟前后三次以反竞争行为理由对谷歌处以罚款,佩奇几乎没有公开提及过此事。

在周二与记者举行的电话会议上,美国司法部官员拒绝透露他们在调查期间是否与佩奇交谈过。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则以一种超脱态度应对即将到来的反垄断审查

棘手事务

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在起诉书中表示,谷歌与包括苹果在内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和移动运营商达成协议,阻止对手进行有效竞争,从而让搜索市场的竞争无处可寻。

起诉书称,“为了美国消费者、广告商和依赖互联网经济的所有公司利益,现在是叫停谷歌反竞争行为、恢复市场竞争的时候了。”

谷歌表示,此案存在“严重缺陷”,美国司法部依据的只是“可疑的反垄断论据”。

美国各州检察长也在对谷歌的广告技术和网络搜索业务进行反垄断调查。2017年以来,欧盟已经对谷歌处以总额近100亿美元的三次罚款,目前仍在继续调查谷歌在数据收集方面的问题。

皮查伊身边的一些高管也倾向于采取迁就监管机构的态度。他身边还有其他一些严肃枯燥、沉默寡言的谷歌职业经理人,鲜能掀起轩然大波。

处理此案的关键人物是谷歌首席法律官和全球事务负责人肯特·沃克(Kent Walker)。沃克曾在美国司法部担任助理联邦检察官,并于2006年加入谷歌。他曾负责处理过公司的许多最棘手事务,但很少登上新闻头条。现任和前任同事们都说,这是他律师风范的证明。谷歌还任命哈里玛·德雷恩·普拉多(Halimah DeLaine Prado)为新的总法律顾问。普拉多曾在公司法律部工作了14年,最近其负责的全球团队主要为公司提供广告、云计算、搜索、YouTube和硬件等产品的法律咨询服务。尽管普拉多没有在反垄断监管机构工作的背景,但从2006年开始就在谷歌工作,对竞争方面的法律法规非常精通。

谷歌还会依赖高价聘请的知名律师事务所应对这场官司,其中包括硅谷顶级律师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以及Williams & Connolly。后者曾在其它竞争法案件中为谷歌提供辩护。

威尔逊•松西尼(Wilson Sonsini)从谷歌成立之初就担任该公司的律师,并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谷歌搜索业务进行调查中帮助公司进行辩护。2013年,FTC选择不对谷歌提起诉讼。

不论美国司法部起诉谷歌拥有市场垄断地位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此案可能会在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公众对该公司的看法。

到目前为止,谷歌一直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公开态度。皮查伊说,反垄断调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公司欢迎监管机构对其商业行为的调查。谷歌辩称,其一直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应对竞争。而且随着新对手的出现,它的市场主导地位可能会迅速消失。

“谷歌身处竞争激烈、充满活力的全球市场。这个市场中的价格处于自由波动或不断下降的态势,产品也在不断改善,”皮查伊在今年7月份出席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听证会时如是表示,“谷歌并不能保证一直成功下去。”

今年7月份,皮査伊在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听证会上远程发言

相处之道

皮查伊熟悉反垄断审查中的各种道道。2009年,时任谷歌产品管理副总裁的皮査伊曾游说欧洲竞争监管机构对微软的IE网络浏览器采取行动。

皮查伊在当时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相信,这个领域的更多竞争将意味着更多的网络创新,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这也是如今搜索引擎领域其他竞争对手对谷歌的看法。

但在2015年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后不久,皮查伊在与微软和解时表现出务实倾向。两家公司都同意停止向监管机构投诉对方。

在执掌谷歌的初期,皮查伊并不愿和华盛顿有太多接触,而他的前任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则很热衷于政府关系。施密特是民主党的大金主,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经常造访白宫,并曾在奥巴马总统的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任职。

2018年,谷歌拒绝派皮查伊前往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出庭作证。恼怒的参议员们在Facebook和Twitter高管旁边为谷歌公司代表留下了一个空位。当时佩奇也被邀请作证,但公司内部人士从来没有指望他真的会去参会。

自那以后,皮查伊频繁前往华盛顿,也会在其他国会听证会上作证,并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会晤。

2018年,谷歌拒绝出席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一场听证会

微软与美国政府的长期斗争史也会影响谷歌如何应对这场反垄断诉讼的计划。许多谷歌高管认为,微软面对美国司法部显得过于强硬,导致公司业务陷入停滞。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尽管谷歌在美国和欧洲面临反垄断调查,但该公司仍在继续拓展新业务并进行了一系列收购,比如去年谷歌宣布将斥资21亿美元收购健身追踪器制造商Fitbit。

现在谷歌可能到了需要为这种增长买单的时候。不管喜欢与否,这件事落到了皮査伊手中。比皮査伊还小一岁的佩奇已经脱身,坐拥650亿美元身家的他正在忙着自己感兴趣的其他东西。

皮查伊“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问题,”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迈克尔·库苏马诺(Michael Cusumano)说。“他必须直面美国政府,别无选择。”

发布者 |2020-10-26T20:06:13+08:00十月 26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面对谷歌史上最大危机,素来低调的皮查伊如何对抗美国政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