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夏时报(ID:chinatimes),原标题:《菲律宾最大镍矿停供!供应偏紧叠加新能源汽车大卖,机构纷纷看涨沪镍期货》,作者:叶青,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菲律宾最大的镍矿石生产商和出口商Nickel Asia公司本周三(10月28日)表示,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该公司已暂停了其四个矿山中一个矿山的运营,直至11月10日。

暂停运营的是Hinatuan矿山,此前这里有19名员工新冠肺炎测试呈阳性。

据记者了解,Hinatuan矿位于菲律宾Surigao del Norte省,去年产量占Nickel Asia矿石总销售量的11%。

菲律宾是中国镍矿的替代供应来源,此前中国主要依靠印尼的高品位镍矿,但是随着印尼禁止镍矿的出口,菲律宾成为中国最大的镍矿进口来源。

受上述消息影响,10月28日,沪镍期货盘中大幅拉升,涨幅一度超过5.13%。

从9月3日触及10个月高位至今的一个半月时间里,沪镍期货走出了标准的V型走势,期货价格在痛失120000点关口后,于9月22日跌至V型的谷底,此后震荡走高,节后涨势加剧,直至重登120000点大关,截至今日14:23分,沪镍盘中创出125140元/吨的新高。

菲律宾暂停一矿山运营

Worldometers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0月28日02时32分,菲律宾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达37万例,新增1524例;死亡病例新增14例至7053例。

病例的不断增加,对一些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了影响。

长江期货分析师雷连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菲律宾最大的镍矿石生产商和出口商Nickel Asia暂停了公司旗下位于Caraga地区镍矿中心的Hinatuan矿。

据悉,该公司旗下有四座矿山,约占菲律宾镍矿石产量的一半。

当前新冠肺炎二次爆发势头明显,疫情是否会更深入、广泛的对镍产业链供给端产生冲击,是更需要担心的事情。

按照Nickel Asia的消息,在停产14天后,该矿将恢复必要的非采矿和支持活动,后续会对矿区进行大规模的检测行为,再决定是否进行后续的动作。

据记者了解,菲律宾是中国镍矿的替代供应来源,此前中国主要依靠印尼的高品位镍矿,但是随着印尼禁止镍矿的出口,菲律宾成为中国最大的镍矿进口来源。

从最新的9月份数据看,中国进口镍矿砂及其精矿620.9万吨,环比大幅增加65.76%,同比下滑13.3%。

其中,来自菲律宾的镍矿548.8万吨,环比增加62.17%,同比增加25.35%。可以看出,菲律宾的镍矿占进口总量的88%。

雷连华表示,新喀里多尼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澳大利亚,津巴布韦,赞比亚等也有一定镍矿的流入,但因为高昂的运费问题,在国内市场缺乏竞争力。

印尼镍矿禁止出口之后,国内镍矿市场一直面临处于相对偏紧的局面,并导致部分镍铁产能的停产。

此外,随着菲律宾雨季的到来,国内镍矿的进口会出现断崖式的下跌,从数据端和情绪端都会有明显的反应。

但是需要提及的是,印尼禁矿之后,镍铁产能出现了快速的发展,会弥补国内镍矿不足的局面。

不过,雷连华表示,雨季来临,菲律宾Hinatuan镍矿的停产更多的是从情绪端对市场、价格产生冲击,供需的影响弱。

未来的关注点是,疫情是否会导致其他的镍矿也出现类似的停产行为,是否会影响运输等环节等,是单纯的一个点还是波及到一个“面”的问题。

一德期货发布研报显示,根据最新的菲律宾镍矿离港量来看,9月份国内进口菲律宾镍矿量会比8月份数据有所提升。

“依据历史数据,我们知道每年的11月份,菲律宾国内的主矿区苏里高等地区进入雨季,一直持续至来年3月底,4月份出矿量才会恢复正常水平,预计今年11月份起自菲律宾的镍矿进口量会出现明显下滑。”

由于供应短缺,国内多数镍铁企业即将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国内镍矿价格(以菲律宾1.5%CIF报价为例)已经涨至74美金。

这对国内镍铁价格形成了较强的成本支撑。

尽管印尼镍铁新增项目在持续释放,回流国内的镍铁量也在持续增加,由于国内镍铁需求量不可能完全靠进口来满足,所以国内镍矿对于镍铁的成本支撑还将持续存在。

新能源汽车9月销量同增67%,下游强劲助推硫酸镍需求

近日,《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正式发布,提出了面向2035年我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六大目标,叠加市场对十四五规划中新能源政策支持的良好预期,未来或将振镍市信心。

从基本面来看,进入11月份菲律宾雨季来临,原本国内缺矿的隐忧或再度升温,预计下游消费景气度或将持续回升。

与此同时,近年来新能源电池发展速度也为镍价剧烈波动带来较大的动力,尤其是LME伦镍市场中新能源因素带来的边际溢价显著。

其原因是一方面欧洲受限于其环保要求,传统燃油车汽车厂商纷纷加快向新能源汽车转型,提升了对于电池需求。

另一方面,疲弱的欧洲经济下,各国纷纷以新能源汽车为经济抓手,加大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支持力度,高额补贴加快了新能源汽车销售节奏,前三季度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超过我国。

随着快速的电池需求发展,国外汽车厂商也加强与我国电池企业的广泛合作。

10月13日,全国乘联会发布9月汽车市场数据,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191.0万辆,同比去年9月增长7.3%,实现了连续3个月8%左右的近两年最高增速。

其中,9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迅猛,同比增长67.7%。

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得益于政府对新能源汽车消费的支持及企业的有力举措,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稳中有升,当月的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刷新了9月历史纪录。

硫酸镍方面,据SMM调研,9月全国硫酸镍产量为6.31万实物吨,环比增4.26%,同比增28.46%。

9月硫酸镍产量小幅增加,主因8月底电池级硫酸镍供应形势紧张,9、10月为下游企业的常规旺季,对硫酸镍需求增加。

因此,本月镍盐厂均在原料满足的情况下尽可能安排满产,但由于9月新固废法落地实施对硫酸镍原料进口存一定影响,9月硫酸镍产量增幅较小。

据了解,硫酸镍下游9月需求增幅较大,10月与9月基本持平,但各镍盐厂原料已准备充分,产量将有一定增加。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9月销量同增67%,促使下游强劲助推硫酸镍需求。

那么,四季度镍的供需情况就变的尤为重要,由于主产区矿山作为镍矿主产地的菲律宾和印尼也“不约而同”开始感受到来自降雨天气的影响。

据上海有色网(SMM)消息,菲律宾亚洲镍业公司暂停HMC矿场运营,该矿场位于菲律宾主矿区苏里高,月出货量2-3船,以低镍高铁为主。

因苏里高矿区雨季将至(11月~次年4月),加上近期台风影响,天气较差,矿区关停时间较去年有所提前,年出货量较往年也较低。

对此,雷连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截止当前,沪镍增仓近6万手,沉淀资金流入17亿元,短期盘面的走势很强。资金是行情最直接的推动力量,从目前的走势看,创新高是大概率的事情。

对镍的炒作不仅仅在于供给侧的变化,新能源汽车的产销大增、高镍电池的生产和应用,以及三元电池的装机量占住主流、政策支持等等会支撑镍的需求端出现确定性强的增长。

在有色金属中,综合品种的大小,产业链的稳定性和需求端的预期,镍是最具有爆发性的品种,我们也是维持长期看涨的观点。

不过,雷连华认为,最大的利空来自于印尼镍铁的不断投产和流入,以此来弥补镍矿的供给不足问题。所以,印尼的风吹草动对价格的影响就很显著了。

此前发生的因为法案的罢工游行和疫情等都会对产业链产生冲击,刺激价格上行。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和产销的扩大,电池镍消费的基数不断抬升,从热点炒作向实质性扩大影响供需转变。

“妖镍还是那个妖镍”,未来也是。

浙商期货也认为,国庆假期后,印尼镍铁回流量未出现明显增长,而国内镍矿供应收紧预期逐渐发酵,镍铁生产成本再次走高。

纯镍经济性开始显现,叠加甘肃炼厂事故导致纯镍供应中断忧虑发酵,镍价再次走强。

从跨市场来看,伦镍突破前高并触及16100美元/吨一线,现在国内镍价也突破9月2日前高。

从基本面来看,由于当前镍矿备货需求较为旺盛,市场对镍矿供应收紧预期依然强烈,短期镍矿价格有望延续上涨趋势。

受镍铁生产成本走高及纯镍供给不确定性支撑,预计沪镍价格短期仍有上行动力,并有望进一步挑战前期高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夏时报(ID:chinatimes),作者: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