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影玉(ID:avimp4),作者:马香玉,原文标题:《骂它抄袭<浪姐>,都该打脸》,头图来自:《Miss Back》剧照

大家好,我是马香玉。

要说今年最火的女团综艺,当属《乘风破浪的姐姐》。

30+的姐姐组成女团登上舞台,在唱跳中尽情展现自己的魅力。成功从众多选秀中突破重围,在这个夏天引爆了话题。

而就在两个月前,韩国推出的一个新综艺因为被指抄袭《浪姐》登上了热搜。

一直以韩综为素材库的内娱综艺,似乎终于争了一口气。

节目在近期播出,香玉带着好奇心点进去围观。

却发现,它与《浪姐》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没有想象中姐姐们争相竞演的自信与霸气。反而充满了令人心惊的韩娱圈真相与极尽致郁现实人生。

《Miss Back》(미쓰백)

这档节目由韩国有线电视台MBN推出。

被称为“韩剧OST女王”的实力派女歌手白智英担任节目的制作人。

制作出“Celeb Five”的创意之神,喜剧演员兼娱乐公司CEO宋恩伊担任经纪人。

“大热歌曲制造机”尹日相则成为了节目特邀的作曲家。

而参加节目的大多都是韩国第二代或是第三代女团成员。

Stellar金佳英、WA$$UP Nada、After School吴艺琳、Nine Muses柳世罗;T-ara朴昭妍、Crayon Pop昭燏、Dal★Shabet朴秀彬、THE ARK郑有珍。

其中,不乏当年红极一时的女偶像。也有人甚至连名字都不曾被大众知晓。如今,她们都被贴上了过气女团的标签。

各自带着遗憾离开了那个光彩照人的舞台,再也无人问津。

在这个节目中,3位知名的制作人将为这8位从200多人中脱颖而出的姐姐量身定制“人生曲”,让她们可以再次站上舞台。

然而,节目播出后引发热议的却不是姐姐们再次追梦的勇气。而是在她们的纪录片中,那些触目惊心的现实经历。

女团Stellar的成员金佳英回忆,她们出道的前三年,组合走的一直是青春可爱的风格。可惜一直反响平平,在激烈的女团市场中难有立足之地。公司为了组合的发展决定转换风格,改走性感路线。

2014年,Stellar发行了的《提线木偶》,破格的大尺度让她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而尝到了甜头的公司也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底线,让她们演绎具有挑逗性的19禁作品。

拍摄时,原本已经试完装的她们突然被要求改穿侧面只有两根细细的带子连接的泳衣。

成员们尽管强烈提出拒绝,但在公司负责人却以“太色情的话就换服装”为承诺进行了试拍。

后来更是没有征求任何成员的同意将其作为专辑的预告照发布出去。

 

以大尺度的性感作为噱头,确实让组合的话题度不断攀高。

可是带着大量挑逗与暗示的服装与舞动动作,却也让成员们遭到了大量网友的嘲弄与攻击。更有人直接将她们当作私生活混乱的人,称其为“抹布组合”。

佳英经历了无数的谩骂与恶评,过度的性感更是给她带来了严重的“穿衣障碍”。

她的私服中,几乎全都是长衣长裤。

日常生活中,更是非常抵触别人盯着她的身体。

可直到现在,依旧有些丧心病狂的人通过社交软件给佳英私信性器官图片。

甚至向她提起了援交的提议。

外界的伤害,让她如芒在背。

而表面看光鲜亮丽,被无数粉丝追捧的佳英,实际上活动了7年的收入却也只有1000万韩币(折合人民币不到6万)

还没有她现在在咖啡店兼职赚得多。

而以模特团Nine Muses队长出道的柳世罗出道10年,目前的存款却只有935800韩元(约5500元人民币)

甚至需要靠着银行贷款维持生活。

刚出道时的她外表精致、身材优越,更是因为极强的唱歌实力深受粉丝喜爱。

然而,在出道纪录片中,她被公司老板扇耳光的一幕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

提及过去,柳世罗说:

“当时公司让做什么就必须做什么,我们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同样被公司打造成性感女团的她,首次舞台便被要求穿上吊带丝袜。

在洗手间看到被迫穿成那样的自己,世罗崩溃了。

考虑到有的成员还是高中生想要全力阻止,却被公司撤下了队长的职务。

噩梦般经历与现实的压力,让她同时患上了抑郁症和恐慌障碍。

镜头记录下了世罗难捱的一晚。

深夜一点,她突然从睡梦中惊起。从冰箱里拿了一块披萨吃了起来,吃完后再次缓缓睡去。

凌晨四点再次惊醒,走到客厅吃起了蛋糕。不到一个小时后,又吃了一块披萨。

而第二天看着被随处乱放的碗碟与食物残渣,世罗却根本就不记得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她的记忆力出现了减退,有时甚至会产生混乱。

可刚睡醒的她却又得靠着药物来缓解恐慌。仿佛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开始了新的一天。

如今,世罗在油管上做着用英语评价女团MV的节目。

希望自己视频能够给这些没有出身在大公司的女团带去一些帮助。

“1年有超过60~70个女团出道,当中能够存活到下一年的组合不到1%。”

韩流文化的盛行,加速了韩国偶像产业的造星进程。更是在无数热爱舞台的少男少女心中,幻化出一座名为“梦想”的天空之城。

许多人在十几岁时就进了娱乐公司当练习生,开始接受唱歌跳舞乐器等训练课程。

他们牺牲了自己的学业,放弃了日常的交友,甚至赌上了自己的青春。可是,仅仅是想要获得一张出道的门票便已经是难上加难。

去年有一组数据称,韩国爱豆练习生数量目前已经正式突破了100万人。其中,只有0.1%的人能和各大演艺公司签订合法协议。而这些人中,最终出道成功的比例竟然达到了惊人的3068:1。

 

可出道却也并不代表着成功。

倘若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与强大的资源作为支撑,组合又缺乏能够迅速夺人眼球的噱头。在激烈的娱乐圈竞争当中,也只能是昙花一现。

节目中,出身于女团THE ARK的成员有珍,组合在出道3个月后便解散了。唱功卓越的有珍被迫中断了演绎事业,只能靠其他工作来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

一天下来,她满满当当地给自己安排了三份兼职。

在网吧兼职当服务员;结束之后再给一些正在备考的音乐生当声乐老师;临近用餐时间骑着滑板车给人送外卖。

看着在唱歌时散发着光芒的有珍,制作人热泪盈眶。

这么有实力的歌手却被埋没,令人心生不甘。

在这个快速消费的时代,连注意力都成为了一种稀缺的资源。

比起过人的实力,比起优秀的作品,造星工厂更看重的是其能否更快速地吸引大众的目光,获取更多的流量。

几个月前,火箭少女101的队长Yamy曾公开了一段录音。其公司老板徐明朝在开会时当着员工的面大骂她长得丑、装时尚,言语间充满了嘲讽与不屑。

而随后,有人指出:艺人就是商品,他们讨论的是作为商品的Yamy而不是自然人。

 

舞台上光鲜亮丽的偶像们,只是这个产业的流水线上不断被复制出来投入娱乐资本市场的商品。

偶像的生命周期是短暂的。

近几年大量的选秀节目中,源源不断地涌入了大量的新人。更是快速地冲刷着到观众们的视野。

利益至上的娱乐资本,贷款了无数年轻男女的梦想。却在迅速耗尽其流量价值之后,将他们弃之敝履。

这档号称给姐姐们人生创造转折点的节目,真的可以实现她们的梦想吗?

未来的答案似乎已经能够揭晓。

这样的现实,令人唏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影玉(ID:avimp4),作者:马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