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狂犬病防治收效甚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端端酱(ID:DuanduanReport),作者:端端酱,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最近有一条新闻让人心疼,杭州一对姐弟被狗伤,姐姐因未注射疫苗已经脑死亡,新闻的详情不再复述了,争论到底是哪条流浪狗做的坏事,又或是为什么当初没打疫苗都于事无补,况且狗已经被遗弃不知所踪。

很快一些人开始论断“十日观察法无效”。

一直以来,判断狂犬病的“十日观察法”在民间流传甚广,但版本不一。较为常见的说辞是:“被可疑的疯动物(狗或猫等)咬伤、抓伤后,将动物系留观察十天,如咬人的动物在10天内没有死亡,则证明咬人的动物没有狂犬病,被咬的人可百分百排除被传播狂犬病的可能。”

关于狂犬病疫苗,端端酱曾写过长文《狂犬病大国与被滥用的狂犬疫苗》,没时间的不如看下快问快答吧。

1问:被狗咬了没及时接种疫苗怎么办?

啥也别说了,赶紧去补种疫苗。

狂犬病毒是一种是嗜神经病毒,主要侵犯中枢神经系统,潜伏期通常为1~3个月,1年以上罕见。狂犬病暴露后处置越早越好,只要是病毒尚未抵达大脑的神经系统,一切都来得及。被确认的III级暴露者(即皮肤被贯穿、破损的皮肤被舔舐或开放性伤口或粘膜被舔舐,暴露于蝙蝠等),无论数月甚至数年后才来就医,均可接种疫苗。然而,在狂犬病暴露后的12个月期间,狂犬病发生的可能性逐渐下降,12个月后再发病罕见。暴露后未及时处理者,伤口如未愈合,需适当处理伤口,并进行疫苗注射,必要时注射被动免疫制剂。伤口完全愈合者,建议接种疫苗。

2问:中国官方认可十日观察法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不少医生和CDC工作人员对“十日观察法”持怀疑态度,特别是在具体执行上,“十日观察法”常被附加一些莫须有的前提条件。所以中国一直没有建议这一方法在实践中的应用。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2016版)》(以下简称《指南》)中明确指出,狂犬病暴露后预防处置应立即开始。鉴于我国是狂犬病高风险国家,猫、狗等预防接种率普遍偏低,伤者在确保被给予恰当的伤口处理后,还应立即接种狂犬病疫苗。一旦被猫、狗咬伤或者抓伤不要存侥幸心理,要第一时间去医院进行处置。

3问:世卫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怎么看?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疾控中心(CDC)对待“十日观察法”的态度略有不同,这也让本就迷糊的中国人民更懵了。

WHO属于“保守派”,给出的建议是,十日观察法并不是坐等狗出现症状,而是在10天观察期内,必须开始采取预防措施,即接种疫苗,但10日后,如果动物没事,那么则不必完成全部接种程序了。

美国CDC则是激进派,认为只要猫狗10日内健康,则人不需要接种疫苗。

2013年,WHO专门出了详细的立场文件解释这一方法的运用。大意是,十日观察法不是坐等发病,而是在被动物咬伤后的十天就要立马接种一针疫苗,如果动物十天依然健康,或经可靠的实验室证实动物为狂犬病阴性,则可终止治疗。

由于狂犬病毒的潜伏期相对较长,即使病人以前从未接种过疫苗,在暴露于该病毒之后再接种,绝大多数情况下仍能防止临床疾病的出现。不过对于某些严重的暴露,特别是伤口离CNS距离较近的暴露,须同时在伤口局部接种免疫球蛋白才能确保预防效果。要记住,II级及III级暴露,需要立刻、立刻(immediately)接种疫苗!!

4问:中国为什么不推荐“十日观察法”?

因为中国并未对所有猫狗进行严格管理,未对猫狗都接种狂犬病疫苗,导致中国仍属于狂犬病高风险地区,且中国犬的种类多、数量大、分布广、散养普遍、免疫率低,尚不能形成免疫屏障;

贸然使用“十日观察法”风险很高。根据中国CDC统计,几乎全部省份都有过狂犬病报告。最近一次疫情高峰为2007年,全国报告了3300例因狂犬病死亡病例。近年来,我国每年狂犬病例数持续下降,2017年全国共报告516例因狂犬病死亡病例。但当前狂犬病仍然是我国第三大传染病死因,中国因狂犬病死亡人数仅次于艾滋病和肺结核。

5问:其他国家狂犬病也这么严重吗?

95%以上人患狂犬病的病例发生在亚洲和非洲。

在全球,北美洲、欧洲地区以及日本、澳洲等岛国,狂犬病几乎得到完全控制!中欧、东欧及中亚国家,年报告发病数也已降至个位数。南美洲狂犬病在20世纪80、90年代曾经是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但近十年来由于采取了加强狂犬病立法、强化动物的管理与免疫等综合措施,发病数显著降低,年报告发病数由20世纪80年代初的350多例降到目前的几十例。

6问:为什么中国狂犬病防治收效甚微?

因为我们的狂犬疫苗主要是给人打了,但没有给狗用。

从全球范围内,99%以上的人类狂犬病是由犬导致的。在流行地区,大规模的犬只免疫达到70%的免疫覆盖率,可阻断狂犬病在动物中的传播,从而拯救人类生命。然而,我国大部分地区的犬、猫免疫率极低,农村地区犬只免疫率仅为10%至20%,猫则几乎没有进行过免疫。

中国曾立过雄心壮志,2017年,原农业部印发《国家动物狂犬病防治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防治计划”),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全国达到狂犬病控制标准。工作指标之一是注册犬或可管理的犬免疫密度达90%以上,免疫犬建档率达到100%,但成绩如何,尚未可知。国家亦承诺完成世卫组织关于2030 年消除犬传人狂犬病的目标,现在看起来仍困难重重。

“通过犬用疫苗接种来消除犬类狂犬病最具成本效益,也是唯一的长期解决方案。”国际兽医局总干事伯纳德•瓦拉特博士表示。根据世卫组织测算,人群暴露后免疫成本高昂(人均 108 美元),大规模犬只免疫的平均成本仅有 4 美元。

中国每年因动物致伤进行狂犬病预防处置的人数高达800 万至 1000 万,每年因人狂犬病疫苗接种、被动免疫制剂注射和伤口医疗处置的费用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但如果我们不将狂犬病疫苗接种的重点由人转向狗,那么即便我国在狂犬病防治上每年投入上百亿,也难以彻底消除狂犬病。

国家是狂犬病消除的主体,政府应承担狂犬病消除的核心责任,希望我们能尽早达成消除狂犬病的目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端端酱(ID:DuanduanReport),作者:端端酱

  • DIY Candle Making Kit
  • Sealing Wax
  • Orthodox Candles
  • Portable Campfire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