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留学机构的从死到生之路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陆玖财经”(ID:liujiucaijing69),作者:王雪芹,36氪经授权发布。

这次疫情,成功筛掉了一些没有核心竞争力的留学机构,也成功筛掉了一批纯粹想出国混个文凭镀个金的学生。

疫情一年,留学生成功吸引了大量关注,外面的回不来,里面的出不去,留学机构的生意还能做下去吗?陆玖财经调查后得出结论,2020年留学机构的生意,可谓冰火两重天,6月份则是其中的分水岭。

2020年上半年,相较于疫情之下国内的在线教育井喷,留学机构们却正在遭受着一场重创,这个创伤不仅来得突然,而且似乎看不到结束的时间。

金吉列留学董事长朱燕民曾表示,行业内几乎所有机构的业绩数据都呈现断崖式下跌,学生上门咨询量仅是去年同期的二十分之一甚至更少。

一家位于北京丰台的英语培训机构因资金问题停止运营,超过200名学员已缴纳学费无法退费,涉及金额超百万。

无论是客观环境还是大多数人对留学的看法,都造就了一种悲观的氛围,出国留学,貌似真的进入了寒冬。

但当你觉得它似乎要凉透的时候,陆玖财经发现,早在2020年6月,留学服务的签约就迎来了回暖的迹象,现在的留学机构更是红红火火,甚至比去年更加火爆。

留学申请量降低了吗? 

已经拿到国外高校offer的小夏告诉陆玖财经,对于她这种一开始就坚定留学的人来说,疫情的影响并不大,出国只不过是今年去还是明年去的问题。“而且现在国内的就业形势并不好,出国和考研,出国相对更容易一点,很多考研失败的人,最后还是不得不选择出国留学。”

短期之内,留学的刚需仍在。国内教育资源的稀缺性和不平衡性一直是留学产业的助燃剂,也是留学能从21世纪初一直火到现在的根本原因。

在英国UCAS(高等院校招生办公室)发布的英国高校招生数据中,截止去年10月15日,已有4340名中国学生递交了申请,较去年同期3310名学生的数据增长了31%;美国大学公布的2021年本科早申数据中,包括哈佛、耶鲁、康奈尔在内的一众Top30顶尖名校,早申人数激增,网申都被挤爆了。途西教育、易度留学、美世教育等留学机构也告诉陆玖财经,相比去年同期,在其机构报名签约的人数是增加的。

疫情之下,为什么留学申请量不降反升呢?

去年11月30日,很多准备踩点提交申请的学生都发现加州大学的申请系统登录不进去了。最后UC申请截止日期破天荒地延长到了12月4日。除UC院校以外,受到疫情影响,包括杜克、康奈尔在内的很多院校都延长了ED和RD申请的申请时间,为申请人留出更多的准备时间。

此外,由于疫情影响,国外高校的申请政策也更加灵活。不少名校取消了SAT/ACT这样的“硬门槛”录取标准,这也导致很多学生和家长产生了侥幸心理,觉得今年的录取形势应该一片大好,导致了早申扎堆的情况。

最后回归本质,教育本就属于长线投资。尽管有所顾虑,疫情并没有动摇多数学生的留学决策。金吉列大学长平台发布的《2020年新形势下留学市场趋势变化深度观察》报告显示,86%的家庭对留学出现暂时的担忧,改变意向国家、专业等情况,但并未改变留学决定。毕竟,教育对于每个人的成长都至关重要,且有着长远回报。很多留学家庭已经做了多年准备,不会轻易放弃留学计划。

留学生名额减少了吗? 

有人说,因为疫情和国际局势,国外开放给中国留学生的名额减少了。

其实,对于海外的一些大学来说,招收中国学生能为学校的运行经费和优质生源提供保障,对整个教育体系起到支撑作用。在一些中国留学生多的大学,学校如果少收中国留学生的学费,甚至会造成学校倒闭,这不是无稽之谈。

去年有不少国家推出了吸引中国留学生的政策。比如英国宣布恢复PSW签证和积分制移民方案,鼓励想要积累海外工作经验的求学者赴英求学,英国剑桥大学、伯明翰大学、埃克塞特大学等25所英国名校和澳大利亚超过一半的大学认可中国高考成绩。

至于之前特朗普对中国留学生施加限制,包括取消签证、限制入境等措施。这个限制是针对一些跟“军民融合”有关联的学生,这部分学生其实只是占了留学生比例里面很小的一部分而已。本科是完全没有限制的,文科类硕博生也是没有限制的,可能只有一些理工类硕博生会受到限制。而且拜登赢得美国大选后,也曾公开声明政策和立场,解除了一些限制,保障中国留学生们的利益。

所以“国外开放给中国留学生的名额减少”这个说法其实是站不住脚的。美世教育告诉陆玖财经,国外学校每年的招生名额基本上是固定不变的,但是由于申请人数激增,录取率相较往年的确有所降低,导致了招生名额减少的假象。

留学行业会大洗牌吗?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的留学咨询相关企业注册量同比下滑22.88%,环比下滑41.68%;从企业的注吊销量来看,去年第三季度达到1854家,同比增长了19.3%。

疫情影响了留学行业的上中下游全产业链,势必会淘汰一部分综合能力没那么强的留学机构。因为留学行业的企业多是典型的现金流企业,现金流极好,基本上全部为预付费,即使公司的账面亏损,也不至于陷入没钱的境地。但是有些留学机构,尤其是中小型机构,没有形成确认营收的概念,把预付款项当作是公司的营收,拿现在透支未来,导致其资金链极其脆弱。

而疫情期间企业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就是长期不允许复工导致现金流断裂,这让缺乏生态支撑的传统企业难以存活。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小机构为了尽可能止损会选择关闭,大机构具备一定抗压能力但一样面临一定的生存问题。所以说洗牌是一定的,洗掉业务单一、一成不变的,留下生态齐全、随机应变的。

而这并不代表留学行业的衰退,而是一种正向的筛选。大浪淘沙,保留下来的都是精华。

近几年,随着留学的大众化和平民化,留学服务机构的数量也不断增长,由于2017年国家取消了对留学服务机构的资质审批,降低了留学行业的准入门槛,导致留学机构泥沙俱下,服务质量参差不齐。2019年,天眼查数据显示,经营范围中含“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的企业中,4000余家企业显示经营异常,900余家留学服务机构有过法律诉讼信息。

就算没有疫情,留学行业也该来一次大清洗了。疫情就像是一针催化剂,加速了留学行业清洗筛选的进程。有业内人士曾表示,留学服务市场未来会出现头部的“大象”和尾部的“蚂蚁”共存,而腰部的机构加速消亡的现象,头部机构会逐渐下沉蚕食二线及以下市场。

线上留学服务是趋势吗? 

疫情发生至今已近一年时间,线下活动减少、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逐渐常态化,人们迎来了生活习惯发生深刻改变的后疫情时代。这种改变对传统企业的冲击几乎是全方位的,倒逼着各行各业探索向线上转移的方式。

疫情对留学行业最直接的影响之一,就是让伴随着留学行业从出生至今的展会、线下讲座、校园宣讲,在一段时间内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了。但是美世教育向陆玖财经表示,疫情期间虽然线下前来咨询的客户减少,但是学生和家长对于线上科研、实习项目等留学辅助环节的需求明显增加。

将留学指导和考核、语言培训等业务转为网上进行,不失为一种良策,这能帮助机构留住有限的学生和留学项目。美世教育的联合创始人柳小伟告诉陆玖财经,在2019年他们就布局了线上留学服务业务,这也使得他们在2020年的疫情中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在整体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中实现了逆势增长。线上趋势势不可挡,很多海外高校针对新生报到,相应推出了线上授课、延期入学、与国内院校合作等措施。这对很多传统机构提出了新的挑战,市场和营销在线化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市场会惩罚那些没有跟上脚步的公司。

全球化和国际化是必然趋势,未来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毋庸置疑。

这次疫情,成功筛掉了一些没有核心竞争力的留学机构,也成功筛掉了一批纯粹想出国混个文凭镀个金的人,还有从头到尾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会随大流的人。

在经济注定要经历低谷的状况下,学生们面临的就业环境前所未有地差。即使国内大学计划扩招,也很难消化这些找不到工作的学生。在这样的状况下,研究生留学市场很可能会迎来一次小爆发。

历史不会因为新冠疫情停下她前行的脚步,冬天将要过去,春天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