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人才政策效应,开始显现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魔都财观”(ID:moducaiguan),作者:魔都财观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关于上海的。

起因是21世纪财经的一篇报道,介绍了2020年内地TOP10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动向。

其中,列举了部分TOP10高校毕业生的城市选择,比如:

2020年清华大学本科毕业生,留在北京的比例是21.9%,去往广东是18.1%,去往上海是17.7%。

2020年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生,留在上海的比例是71.92%,去往广东是6.34%,去往浙江是4.55%。

……

报道一共列举了4所高校的毕业生城市选择数据,粗粗一看,上海总是出现在前三选择中,而且占比不低。

这让我有了一个猜想:

上海,可能是全国吸纳TOP10高校毕业生最多的城市。

那么,如果猜想成立,会对楼市会有什么影响?

1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我们需要做一点枯燥的工作。

根据THE、校友会、QS、U.S.News这四个高校排名机构的TOP榜单中,我选取了出现频率最高的十所内地高校。

具体统计过程繁琐,这里不在赘述,直接说结果。

4个机构榜单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十所内地高校是: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

注意,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只是统计出现频率,无意引战。

那么,确定了这十所学校,我们开始下一步工作,找到这十所学校披露的《毕业生就业报告》,并做一番统计。

2

首先是清华大学,据《清华大学2020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清华2020届的毕业生总数是6995人:

然后,排除国内外深造,以及灵活就业,我们得知清华毕业生签三方就业的比例是40.2%。

也就是2812人,其中本科237人,硕士1675人,博士900人。

接下来,根据报告内的一份柱状图,我们可以得知清华毕业生的三方就业地域分布:

换算可得知下表:

这里补充说明下,由于不同大学披露的信息有限,所以本文只做最确凿的保守计算。

好,清华的统计结束了,咱们再来看看同级别的北大。

可惜的是,截止发稿,2020年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至今没有发布。

在官网上,只能找到一份打不开的2019年数据,点进去一片空白。

不过没关系,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我们拿到了北大2017-2019的年度报告,通过连续三年的平均值,我们可以估算出一个相对客观的量。

那么,就有了下表:

连续三年的平均值数据,可以看做一个最保守的量,简单来说,即使将疫情因素考虑在内,2020年的北大毕业生数据,只会多,不会少。

好的,那么有了方法,我们就可以依次此类推,扒完10所内地顶尖大学毕业生的去向。

最终,经过一番努力,我们得到下表:

类似北大、中科大这种没有公布2020年数据的大学,统一采取的是连续三年的平均数据,标记为“(估)”。

然后是直观一点的柱状图:

好的,猜想已经被验证,而且是最保守的计算下:

上海,确实是吸纳内地顶尖高校毕业生最多的城市。

个体的选择,造就了趋势。

上面这些数据如果加以解读,可以从城市圈、产业、国内人口迁移的角度展开讲许多。

但这篇文章的最后还是想聚焦上海。

3

在编制前面这些数据时,我们也回溯了部分高校过去3-5年的毕业生就业去向数据。

我们发现,上海的优势,并不是在2020年突然出现的,随着整个长三角地区整体的抱团效应越来越强。

从长三角公积金一体化,到G60科创走廊的落成。

这些利好,会越来越加强上海对顶尖人才的吸引力。

这是典型的棘轮效应(ratchet effects),一种不可逆的向上调整。

大家一定知道,2020年10月-11月间,上海官方下发了4则放松户籍限制的文件,还将“紧缺急需人才”的审批权,直接下放了到了各区、各部门。

从李佳琪到要超越,广义上来说,落户上海容易了。

但聚焦到个体,落户上海的机会实际在缩减。

在落户总额有限的情况下,多一个人落户,还未落户的人,其实就相当于少了一个名额。

从现有的2020年数据来看,数据只是相对微张,但顶尖人才奔赴上海的热情一定会随着时间呈指数增长。

为什么这么说?

目前最新的数据,上海常住人口2428.14万,根据相关文件,到2035年上海常住人口要守住的红线是2500万。

71.86万的差额,结合上海放松户籍限制的动作,还有上海每年至少一万多名内地顶尖名校毕业生的青睐。

你有没有嗅到一丝“紧张”的气味?

4

当然,对于上海人口红线,有两种相悖的推演。

第一种是上海未来一定会突破这条红线。

理由是上海历史上已经两次打破“人口红线”:

1986年的总规,要求2000年上海人口控制在1300万,结果1990年被打破。

1999年总规,要求上海2020年人口控制在1600万,结果2000年被打破。

2016年总规,要求2035年人口控制在2500万……

另外一种论调是,上海也有可能选择“死守”,进而做出类似北京的 “疏导动作”。

2020年5月13日,因为此前的北京市积分落户试行政策到期。

北京发布了新版《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北京市积分落户操作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正式公示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有媒体对比了新旧两版《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后发现,在部分指标的设置上,落户的标准较此前更加严格了。

以上两种说法,谁对谁错现在犹未可知,但回归到个体来说,我们认为:

请珍惜机会,个人的重大决策,千万不要去和政策对赌。

5

总结来说,目前上海楼市的火热大家有目共睹,说句正处于黄金周期不为过。

根据最新一期的平米指数,2021年1月第2周,上海整体房价指数为108.9,环比上月上升2.3%。

这个数字,创造了这一轮周期以来的最高增速,基本可以判定,上海楼市已经度过启动期,进入了爆发期。

并且,目前上海现存二手房库存还在持续下降,按照当前一个月的去化速度,库存周期仅为42天。

而购房形式异常严峻的情况下,上海2020年公布的落户放松政策,有效期还有5年。

也就是说,未来5年,人才涌入上海的速度一定增加。

再者,前面的数据分析,大家已经看到,选择奔赴上海的内地顶尖高校毕业生,是四个一线城市中最多的。

那些真正顶尖的人才,来上海获得顶尖的工作机会,更容易走通人才引进的落户政策。

他们在未来释放的购买力可想而知。

以上,我们想说,在继续维持现有的人才政策下:

人口流入激增遇上楼市黄金周期,2股力量就会在这里叠加,对撞。

2021年的上海楼市,可能会还有惊喜。

2021年的上海房价,在政策未变的情况下,依然会处于持续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