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 乔治,36氪经授权发布。

下午,《创造营2020》发出吴亦凡黄子韬鹿晗同框图。

世纪同框立刻就喜提了热搜,一图激起千层浪(?)。

而张艺兴这边也没闲着,“报复性”复工,从选秀到唱作到街舞,靠综艺强势霸屏。

这一切看起来无比熟悉,仿佛又回到了归国四子流量巅峰时期。

2014年5月,吴亦凡与SM娱乐公司解约,脱离彼时极盛的EXO,成为“归国四子”的先锋。娱sir至今还记得那天热搜的盛况。

随后,黄子韬在ins大发感言,表达深切伤感与不满,为后来长达数年“两人兄弟情裂难再续”的娱乐新闻提供了实锤掰扯的素材。

一个月后,徐静蕾执导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官宣主演吴亦凡。记住这部电影,它是吴亦凡内娱顶流之路的开始,也几乎代表了内娱属于归国四子流量时代的开端。只不过彼时,人们还用小鲜肉称呼他们。

随后鹿晗宣布回国;次年4月,黄子韬解约回国;同年,张艺兴成为SM第一个在中国成立工作室的艺人,工作重心全面归国。

内娱流量的高铁疾驰而过,这四人引领了长达5年的“流量”时代。这也是后来称之为初代顶流的原因。

如今,5年过去了,他们拍了戏出了歌,约过炮恋着爱,经历了顶流、恋情、下滑、转型、发胖、表情包、全网嘲以及被后“流”各种拍打。

再次迎来了集体综艺营业,三缺“艺”也依然是话题的中心。不论你是否愿意承认,四子的顶流时期,的确不可复制。

难以复制的流量巅峰

2015年年底,年仅25岁的吴亦凡,打开了职业生涯的上升火箭筒。

无论网友如何嘲讽他在《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里的面瘫表现,他还是出现在了管虎的《老炮儿》里,与他搭档的是冯小刚,以及与他一样备受争议的李易峰。

同时几乎无缝连接着《原来你还在这里》《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以及《爵迹》的电影宣传。似乎划定了一条电影男主的路线。回国的18个月,他接拍了7部电影。

与此同时,他的单曲、综艺、跨年演唱会的邀约也不断,还成为第一位集一线五大女刊和五大男刊满贯的艺人;LV与巴宝莉的代言,无空窗链接。事业粉可以拿出来鼓吹商业价值的讨论帖,盖了一座又一座。

与吴亦凡比肩的鹿晗也一样,他在各种亮眼的大数据里一跃而出,势不可挡。

——创吉尼斯纪录的微博转评、首创微博超级话题、开创了微博明星势力榜,近连续两年霸榜第一、《盗墓笔记》狂揽10亿票房证明了“粉丝电影”的吸金力量、首张个人专辑十分钟卖出10万张,成为内地首张获得认证的白金唱片、公布恋情当天微博服务器直接瘫痪。

鹿晗,是数据时代的重要象征,彼时人们将他带来的一切称之为“鹿晗效应”。

影视方面,比起吴亦凡,鹿晗在首部电影《重返20岁》中的表现没有遭到太大的非议,那是一个与他差异不大的角色,后来和杨幂合作的《我是证人》也勉勉强强合格。

但令人失望的是,他的业务能力仅限于此,也止步于此,后来的《上海堡垒》足够用来证明这一观点。

回顾来看,四子归国之后都曾各自迷茫摸索,在影视、综艺、音乐等变现渠道里徘徊不前。张艺兴也一样。

2015年,张艺兴成为SM第一个在中国成立工作室的艺人之后,原先主打的音乐路线开始变得迷幻。

他成为了真人秀《极限挑战》常驻嘉宾,表演了精彩的吃草场面,客串了《前任攻略2》,主演了《从天儿降》。不断靠近五四好青年路线,完美的塑造了一个善良、纯情小绵羊人设。一度被认为是归国四子之中口碑最好的一位。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他没有大谈音乐才华之前。

就连偶像包袱很重的黄子韬,在成为表情包代表人物之前,也在各类偶像剧里摸索,当然时至今日他依然在各类言情题材里摸索。

只不过有趣的是,黄子韬走出了一条有且只有他才合适的道路——发自内心的中二。你看,他说要做c-pop之王,大家就能当作玩笑,一笑置之,谁也没当真。

无论如今现状如何,我们都得承认,2014年到2018年的四年间,他们加上一部《古剑奇谭》,牢牢把控着流量的第一把交椅。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现象级,几乎没有新势力在那个局面里冒头。

鹿晗、吴亦凡、李易峰、陈伟霆4人一度被戏称为“PPT之神”——招商必备拟邀。至今我们都无法定义是他们带来了流量大潮,还是传统娱乐模式变革给了他们顺风车。

滑铁卢与保卫战

吴亦凡的转折点在2016年。

2016年年中,吴亦凡在《致青春2》《爵迹》中差强人意的表现,遭到舆论的疯狂炮轰,“流量”的隐患浮出水面。

但值得一提的是,至今娱sir都认为,吴亦凡的整体路径值得深思。

影视折戟之后,吴亦凡立刻转换思路重塑人设,转机是在《中国有嘻哈》,他靠着“你有freestlye吗?”强势出圈,顺利完成了音乐之路的蜕变。

比起鹿晗的“懒”和“没有事业心”,吴亦凡的团队在北美圈系列谋划,如果没有粉丝刷榜的话,还能吹上许久。

也没有过早、过分的开辟电视剧领域的土壤,更不用提后来与虎扑、B站的系列过招,一切看起来都有模有样。吴亦凡(的团队)似乎总有能力打出漂亮的翻身仗,无论是扑朔迷离的恋情还是事业。

所以从观感上,吴亦凡(的团队)似乎更能理解流量天花板和瓶颈期转型的含义——流量明星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收割大批粉丝并且疯狂收割,但,大众,并不会轻易买单。

2019年,吴亦凡没有任何影视作品上线,不过,在B站的那一曲《大碗宽面》足够他扳回好几层路人缘。2020年,他的手里握着一部话题量十足的《青簪行》,这是他首部电视剧,和首个古装角色。

从目前来看,吴亦凡的流量保卫战,的确是四人中打地最为漂亮的。

鹿晗的折戟,众所周知,2017年10月8日中午十二点,那条不足二十字的官宣微博。

回国以来,他一直清醒的懒着。

不仅没有展显出积极的营业态度,还大胆使用了“恋爱”这个绝杀技。瘫痪了微博服务器的同时,也炸毁了顶流的康庄大道。几乎前无古人,后来者也不太敢。

电影领域平平无奇,电视剧领域疯狂被差评,鹿晗的综艺之路也走的不算顺畅。除了从2015年开始参加《跑男》(第三季),鹿晗还尝试了《我去上学啦》(第二季)、《约吧大明星》(第二季)等综艺节目。

但效果,比吴亦凡大概差了十个张艺兴。

2017年,流量时代开始发生显著变化,鹿晗增长势头明显放缓。到了2018年,“后浪”蔡徐坤横空出世,鹿晗已经是“前浪”了。

手里的《穿越火线》和《在劫难逃》能否为他扳回一成,全在他自己。

至于张艺兴,大概率是从那句“带领华语音乐进军全世界”为标志吧。此后,嘲讽张艺兴似乎成为了各大嘴尖舌利博主的爱好,黑他的号都能售价50万。

好不容易靠着《偶像练习生》的张PD驳回点好感,却又败在了“音乐”上。

去年7月,他举办了首场个人巡回演唱会。却因为官方宣传的“8秒售罄”与据传的票务售卖情况有出入而备受争议。

为了巩固音乐梦,他把生日会搞成新歌发布会和演唱会;他为自己的影视作品写ost、他沉迷创作,写歌、攒专辑开演唱会,卑微地想要在以“唱作人”为名的节目中展示自己。

但这一切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

“流量为王”的时代就要走到头了。人太多,更新的太快,自然看谁都见怪不怪了。客观来讲,只有尚且活跃,机会还是有的,但无论如何造势,巅峰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2020年,尽管吴亦凡黄子韬鹿晗的世纪同框还是能为节目带来巨大的话题,但各种现实的商业价值排行榜已经在说“归国四子跌出前10 ”的故事了。

时代不等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但流量从未消亡。

吴晓波曾在鹿晗鼎盛时期用过“鹿晗经济学”这一次词来形容内娱粉丝经济的崛起:“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非常有趣的事情:一种新的互联网造星模式开始冲击中国的娱乐经济。”

如今,各大平台正在加码,试图复制这样的模式。而在剧集造星的猛烈势头加上粉丝经济的狂热支撑下,流量明星的阵容只多不少。四子渐颓,朱一龙、肖战、王一博快马加鞭,后面还有罗云熙、陈飞宇虎视眈眈。

江山代有流量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公平的是,目前来看,不用心经营,谁都只能浪一阵。

发布者 |2020-05-15T17:00:36+08:00五月 15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归国四子被「偷」走的那五年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