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王菲,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这个春天,全球一级市场迎来史上最残酷的一个寒冬。

先是PE巨头们纷纷遭遇滑铁卢。5月以来,美国上市的顶级PE巨头黑石集团、凯雷集团、KKR集团、阿波罗全球资管相继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然而无一家盈利,四家合计亏损超700亿。其中,KKR巨亏超300亿垫底,这也是其自2009年上市以来最差的一张成绩单。

最大的雷还在后面。投资界获悉,软银集团将在下周一发布全年财报。此前软银预计,在截至3月31日的财年中,其营业亏损将达到创纪录的1.35万亿日元(约880亿人民币)。这是软银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的亏损,堪称风投圈史上最大“窟窿”。

这些亏损背后,是一个个被投企业倒下了。4月8日,凯雷集团控股企业APG宣布破产;隔了数日后,黑石集团控股的新西兰汉堡王申请破产。“投资狂人”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更是坦言,愿景基金一期投资的88家企业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可以预见,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

十年最差成绩单,KKR第一季度赔掉了2019年赚的钱

过去的一季度,是近十年来VC/PE们最惨的一个季度。这样的行情下,似乎能活着就不错了。

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私募股权投资巨头——KKR投资亏损42.6亿美元,几乎将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46亿美元)全部亏完,创下自2009年上市以来最差的单季度业绩。

黑石的日子也不好过。亏损26亿美元,如此惨淡的业绩数据可以说是黑石的“史上最差表现”。这也是资产管理规模超5700亿美元的黑石集团2011年以来的第一次亏损。要知道,哪怕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下,黑石也只不过亏了11.6亿美元。

四家顶级PE中,凯雷亏损最小。2020年一季度,凯雷实现总营收7.46亿美元,但由于投资收入亏损11.9亿美元,最终净亏7.1亿美元。除此之外,2020年一季度,美国另一上市PE巨头阿波罗全球资管净亏22.5亿美元。

这可能是PE巨头亏损危机的冰山一角,更大的雷还在后面。软银集团将于下周一发布2019财年年报。因为软银投资的WeWork、Uber和OYO等公司市值和估值的大幅缩水,软银2019财年的业绩将会大幅转亏。

4月13日,软银曾发布2019财年业绩预测:基于市场环境恶化的判断,预计本财年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合880亿人民币),预计本财年净亏损7500亿日元。作为公司2018财年利润的主要贡献者,软银愿景基金2019财年的净亏损将达到创纪录的1.8万亿日元(约合1180亿人民币)

这是软银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的亏损,也是软银近15年来首次年度净亏损。对此,软银对此解释,主要是因为旗下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在2019财年将出现1.8万亿日元的巨幅亏损,再加上如今遭受疫情冲击,该基金所投资的公司价值出现了大幅下跌。

VC/PE开始“勒紧裤腰带”,放弃再次输血,选择眼睁睁看着企业破产 

这场肆虐全球的疫情是导火索。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苏世民在分析师电话会上直言:“这场危机导致一些资产类别出现了从没有过的估值下降,波动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但估值的缩水还不是致命一击。疫情蔓延初期,黑石、凯雷曾发出警告,提醒被投企业“采取一切手段避免出现信贷紧缩”,但不幸的是,4月不到两周的时间,他们还是眼看着自己参投的明星企业相继宣布死亡。

4月8日,凯雷集团控股企业APG宣布破产。公开资料显示,APG成立于2014年,目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新泽西三州运营着10所家庭主题的娱乐中心和两所水上公园。凯雷投资集团附属公司持有APG超43%股权,Edgewater Funds持有其超26%股权。受疫情影响,APG关闭了这12家主题公园,导致经营不善负担再度加重。

4月14日,黑石集团控股的新西兰汉堡王申请破产。该公司于2011年被黑石集团以近1.08亿纽币(约合4.63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疫情之下线下消费受阻,餐饮行业受到的冲击最为直接,新西兰汉堡王母公司出现了严重的现金断流问题。事实上,黑石并不差钱,目前拥有超过1500亿美元的未投资金,但黑石集团还是放弃为其输血。

而软银投资的两家明星公司也接连宣布破产。2月11日 ,软银愿景基金支持的美国平价居家用品和食品电商Brandless宣布关闭;3月27日,软银投资的太空互联网公司Oneweb申请破产,这直接导致愿景基金一期投资的22.4亿美元全部打水漂。

孙正义更是悲观地预测,愿景基金一期(Vision Fund)投资的88家企业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目前,软银集团宣布董事会已批准出售变现资产,在未来一年内筹集至多4.5万亿日元(约410亿美元)的资金,并授权回购2万亿日元(约180亿美元)的普通股,其余资金将用于债务赎回、债券回购和增加现金储备。

这也给所有的新经济公司敲响了警钟——全球疫情之下,一级市场整体资金紧张,即便是原来寄予厚望的投资方,也可能会忍痛放弃,及时止损。地主家也开始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

中国一级市场更冷,项目撑不住,VC/PE的投资泡汤

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我们把目光拉回国内。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投资端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先看募资端。第一季度新募基金总金额为2,071.58亿,同比下降19.8%,新募基金数量428支,同比下降30.9%。国内募资环境雪上加霜——大额募资基金受阻,募资周期被动拉长。

疫情之下,LP和GP一样都面临困难,就连政府引导基金也不例外。“募资方面,政府引导基金需要财政更多支持。在投资上,我们的节奏有所放缓,以保证政府资金的投资效率。”深圳一位政府引导基金投资人士告诉投资界。

受此影响,投资机构出手愈发谨慎。第一季度投资案例数1,357起,同比下降37.1%,投资总金额1,103.67亿元,同比下降38.4%。

疫情之下,项目接连出事,基金投资泡汤——黑石、软银等顶级机构的遭遇,也是目前国内大多数VC/PE所担忧的。

两个月前,国内第一家旅游平台签证龙头企业百程旅行网宣布破产,其背后投资方累计超9亿人民币的资金全被埋了。

影响正渐渐浮现。不久前,曾有VC机构员工向投资界透露,疫情对其基金的一个消费类明星公司造成了重大冲击,导致正在进行的募资工作搁浅,“其实企业的困境只是暂时的,但上一轮的出资人还是很担忧回报情况。”

对方提醒,现在最担心的是熬到了5、6月份,当越来越多企业倒下,最终,所有后果都归结到投资机构身上。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王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