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航空(ID:wyair163),作者:H.L,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疫情对航空业持续的损害,整个航空产业正发生巨大变化。

从航企到飞机,我们正见证萧条,而在这之中,正如大航企受到大冲击一样,以洲际高密度航线为主要目标的A380正迈向“失落之路”。

虽然近年来,退役A380的言论并不少见,但2020这一年,大批A380正迅速开启自己的“飞机坟场”之旅,从短暂封存到永久被拆除,一切皆有可能。

5月12日,卡塔尔航空CEO表示,在航空公司未来的规划中,A380可能不会再重新回归机队中来。

虽然卡航此前就已经制定好了自己的A380退役计划,但毫无疑问他们的计划正被加快。

卡航CEO的这番表态正值世界被新冠疫情所困扰之际,各国的封闭政策和旅行禁令使得国际旅行几乎中断。而像卡塔尔航空一样,以中转客流为重要营收来源的航企都不好过,而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也是A380最为重要的客户。

对于A380,航空界有个重要言论,只要你能把他装满,那你就能挣到超乎想象的钱。但是与之相对的是,如果你没有合适的航线,那A380就是噬金巨兽。

其实在疫情之前,除了阿联酋航空等少数航企,绝大多数运营A380的航企都不好受,因为他们都很难找到如此合适的航线。

新式飞机以更适中的载客量和更低的运营成本,迅速推动点对点旅行的发展,而A380则代表的是枢纽式民航发展思路。

外国人曾多次疑问,为何A380在中国不受欢迎?显然,早期引进A380的南航曾多次被嘲讽亏得不行,阻止了其他航企的购入欲望。除了南航手上的航线的确不佳以外,A380本身带来的高成本运营也使得其盈利困难。

当然,这个问题不止是南航存在。在A380完成第一个十年运营,大规模迎来退租期时,法航、新航、卡塔尔航空显然都开始做出抉择,让这一机型在几年内退出运营。

市场,早就为A380的命运指引好了方向,最终将他送上停产之路,成为少有的短生产周期机型,也让空客难以在这项目上获得盈利。

当然A380帮助空客整合了产业链,加速生产改制和企业内部整合;同时,证明空客飞机制造实力对空客也是好事,但这就是后话了。

新航封存的客机  图片作者:Steve Strike

新冠,也让A380的这种不灵活更加暴露。

在4月的某一瞬间,当我们观察FR24上的飞机动向时,可以突然发现,230多架仍然在役的A380客机,只有南航的几架仍在活跃。

他们在欧洲和北美间穿梭,显然除了执行载客往返航班外,他们更主要的任务也是帮助运输抗疫救援物资。其他家的A380则静静的躺在地面,成为吞钱的一份子。

但777、787、A350、A330等机型却没有像A380这样,呈现出极为明显的全部停飞景象。

事实上,即便用客机代替货机运货也只是无奈之举,中国民航局的官员就直言,纯货机对比客代货优势巨大。

虽然,像汉莎这类航企也在试图将A380转变为货机,从而让这款飞机在现在这一时刻发挥更大的作用,但这毕竟只是设想。现在运营的A380本就是为客运设计的飞机,失去了国际航空网络,他们也就失去了自己飞行的意义。

而且,由于对新冠结束后航空市场复苏的悲观预期,航企们也不看好A380能大规模重回航空市场。

没有那么多旅客参与到国际旅行中来,如果只考虑载客量,拿两架787或A350,比一架A380更容易挣到钱。

因此,本身不少A380就将迎来10年租约到期,退租或退役,似乎已经成为航企更为现实的选择。

其实,对A380来说,之前很重要的一个发展目标是二手飞机市场。但是在复苏难寻的前提之下,二手飞机市场或许也会经历几年的降温,这也使得不少A380将面临退役后迅速拆解的现实尴尬,而不是像不少飞机一样,先封存看看市场需求。

巨大的A380被束缚在地上,不知未来如何。

不过,如果汉莎的A380客改货项目获得成功,或许能为这一机型寻获一线生机。

早年间还有A380F计划时的设想图,或许能给汉莎参考。

在新冠面前,航空业也遭遇了历史最大的黑天鹅之一,A380则作为现在民航客机中最为出名的机型之一,被迫面临命运的急转直下。

就在最近,空客生产线上最后一架A380的垂尾已经喷上阿联酋航空的标志,等待完工交付,结束这一巨无霸机型的制造历史。

但是,虽然还没开始商业运营生涯,这架还在制造的飞机,似乎就已经无法看到未来在何方。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航空(ID:wyair163),作者: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