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波说”(ID:yangyibotcc),作者:一波君,36氪经授权发布。

韩国人的“命”,李在镕的“运”。命运有时是冥冥中注定,三星继承人、副会长李在镕,近年来真是时运不济。刚执掌三星,Note7爆炸,他又牵涉朴槿惠倒台、闺蜜门行贿案之中;事实上,这些事若是放在他老子李健熙身上,这点事真不算什么!

近日,李在镕向全体国民道歉,在韩国掀起轩然大波,更值得一提的是,道歉又涉及三星集团传承大计,李在镕表态不会让自己子女继承公司经营权。

 李在镕向全体韩国国民道歉

李在镕发表道歉书

5月6日,三星集团实际掌门人李在镕公开道歉。李在镕生于1968年,1991年进入三星电子总务组工作,此后,他历任三星电子多个要职,直至后来成为接班人,并出任三星电子副会长,他同时也是三星集团继承人。

三星,被誉为韩国第一财阀,具有举足轻重地位及影响力。不少人玩笑说,韩国人一辈子离不开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在韩国,四分之一左右的公司资产被最大的十个家族所控制,其中,三星掌控着近20%的韩国GDP。

换句话说,三星、李在镕及其家族任何动向,通常会和韩国人息息相关,李在镕公开向全体国民道歉,在每一个韩国人心目中,具有相当大的震撼力。

三星实际掌门人李在镕(Lee Jae-yong)

在5月6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李在镕表示,三星在发展过程中未能坚守法律和道德底线而辜负国民期待,就此向全体国民道歉。

道歉涉及多项内容,其中,关于三星宣布放弃“世袭制”的表态,更引发国人高度关注。

李在镕承诺,不会让其子女接班,“我不会把公司控制权传给子女,我有这种想法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但一直不愿公布于众。我不会滥用与公司控制权继承有关的法律漏洞,或从事从道德角度来看可能被批评的行为。”

李在镕还说,不问性别学历国籍对外招贤纳才是他的责任和使命,让贤才怀着主人翁意识奋发工作肩负重任引领事业,才能让三星继续做三星。

另外,就三星的“无工会经营”方针,在记者会上,李在镕说,对此深感责任重大,并向因此受到伤害的所有人表示诚挚的歉意。分析称,李在镕这次公开道歉,有二大原因:一是此前让他卷入贿赂丑闻的接班人计划,二是三星高管阻止员工成立工会。

为此,记者会上,李在镕承诺,会废除三星的无工会政策。“从现在开始,我会确保三星不再实施无工会管理。我们会严格遵守与劳工有关的法规,并保障劳工3大基本权利。”

三星三代掌门人:李秉喆、李健熙、李在镕

中国人常说“富不过三代”,以形容传承不易,基业长青更难。

三星,创建于1938年,创始人是李在镕祖父李秉喆(Lee Byung-chul),起步时,彼时的三星仅是一家杂货店。三星的第二代掌门人是李在镕的父亲李健熙,李健熙是一代创始人李秉喆的第三子,也是最小的儿子。

上世纪80年代末,李秉喆去世,李健熙子承父业,接棒成为三星新会长。早立“太子”、传贤不传嫡,是三星家族的接班传统。当年,李秉喆并没有让自己大儿子接班,之所以交棒予小儿子,是李秉喆认为,三儿子李健熙最具决断力,且风格最像他自己。

在韩国,李秉喆有“创业鬼才”之称。李秉喆出身于富裕家庭,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创办三星后,曾遭遇失败,但他从出口生意中找到突破口,靠向中国出口新鲜蔬菜水果以及本地特产干咸鱼,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朝 鲜战争后,出口受阻,他转入内销市场,先后创办“第一制糖”、“第一毛织”,也结束了韩国吃穿靠进口历史,并赢得韩国首富桂冠。后来,李秉喆又将事业触角伸入工业领域,并迅速让三星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业务涉及电子、机械、化学等众多领域。

半导体时代到来,李秉喆并不因循守旧,而是敢于开拓,其中,三星电子在他和儿子李健熙接力下,如今已成为韩国最大的电子工业企业,同时也是集团旗下最大的子公司。

三星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中)

“除了老婆和小孩,其他全部换掉。”这是二代掌门人李健熙最有名的一句话,许多人至今仍记忆犹新。

1993年,李健熙提出了著名的“新经营哲学”,事实上也是他当年对数百名三星高管三天三夜的“精神训话”,后来被整理成200页的书,发给所有三星员工学习。

和父亲李秉喆“创业鬼才”相比,二代掌门人李健熙是个变革之主,也正是他施行的新经营战略,20多年间,他让三星产品真正地走出韩国,流向世界,三星也成为全球化潮流下的跨国企业集团。

“李健熙经营哲学”,在三星企业史上,也称为“法兰克福宣言”。1993年法兰克福展会上,产品的低品质让三星向外推销受挫。本来就对三星各种弊端很不满意的李健熙,火冒三丈,一个电话,把分布四处的数百名三星高管,统统喊到德国开会,一开就是三天三夜。那句“除了老婆和小孩,其他全部换掉”,就是李健熙开会时训话。

2014年5月10日晚11点,彼时72岁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因呼吸困难,被紧急送往医院急救。插管昏迷时,三星高层纷纷赶往医院探视,那时远在美国出差的李在镕,立即中断行程急返韩国。

李健熙因心肌梗塞住院后,韩国人的关注度也转向了,三星第三代接班的急迫性浮上台面。那时,外界担忧,时年45岁的三星“太子”李在镕有没有接班能力,能撑起大局吗?

李健熙、李在镕父子

李健熙,生于1942年1月,他和父亲李秉喆一样,同时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1965年从日本早稻田大学经济系毕业后,第二年他又完成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经营学硕士的课程。2000年,他获得韩国首尔大学经营学荣誉博士。

李健熙,有韩国经济界“帝王”之称。李在镕是他的独子,也是家中长子。很长时间里,对三星及下辖企业接班布局上,李健熙对于三个子女(一子二女)采用“三分天下”布局,对三个孩子“分工分业不分家”,毫无疑问,“太子”李在镕一直被视为家族第三代接班人来培养,他掌控的权重也会远远大于二个妹妹。

顺带提及,李健熙还有一个最小女儿,也就是三女儿李尹馨,生于1979年。因患上严重抑郁症,2005年11月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公寓内用电线自杀身亡,年仅26岁。(注:李尹馨死因一直扑朔迷离,父亲李健熙曾对外宣称是死于车祸。)

今年1月9日,卧病近6年之久的李健熙迎来第78个生日。不久前《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李健熙(Lee Kun-hee)排名第75位,财富为141亿美元,比万达王健林靠前一个名次,也比王健林多了1个亿美元。

第一毛织执行副总裁、韩国三星集团副社长李叙显

为了孩子接班,二代掌门人、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处心积虑,进行了周详的布局。比如,2013年底开始,三星集团曾进行连番“惊奇大交易”,将主要事业进行垂直整合,此间,独子李在镕、长女李富真、次女李叙显的职务也随之变动。

2013年12月,二女儿第一毛织副社长李叙显,被父亲李健熙调到爱宝乐园出任服装事业部社长。爱宝乐园位于首尔南部40公里,是韩国最受欢迎的主题公园。李叙显,生于1973年9月。

2014年4月,三星集团在电子领域的附属企业三星SDI与第一毛织合并,对外称“三星SDII”,囊括电子、汽车材料和能源,成为继三星电子、三星显示器、三星物产、三星重工之后的集团第五大子公司。

第一毛织于1954年由一代掌门人李秉喆创办,整合后,三星“太子”李在镕掌控下的电子事业链更趋完整,事实上也形成了“电子材料(第一毛织)— 零配件(SDI) — 三星电子”产业链条。

三星“长公主”、新罗酒店总裁李富真

为让李在镕三兄妹获取更多“银弹”,通过收购三星集团旗下其他子公司,让家族企业的控管更加紧密,同时也巩固“太子”李在镕在集团的“核心”地位。

此外,李健熙还以加强海外事业为名,“三星显示器”对外公布了IPO计划。

精心布局下,独子李在镕负责经营三星集团核心板块(电子、金融、重工),而三星“长公主”李富真负责经营酒店、度假村和贸易板块,“二公主”李叙显分管时装和广告媒体事业。

大合并后,李在镕以新三星物产30.4%的股份,成为最大的股东,并借助于交叉控股,已实际掌握了三星集团,所有这些,目的很明显,都是为了三星“王储”李在镕加冕做事前铺垫。分业不分家,家族成员要围绕“太子”这一核心,利用各自专业性,不分彼此,同舟共济,期望第三代掌门人李在镕带领三星扬帆起航!

“长公主”李富真,人长得漂亮,能力也特别出色,有“小李健熙”之称,在商场上杀伐果断。数月前,她被曝滥用麻醉剂丑闻,后首尔地方警察厅广域调查队还其清白,说她没有非法用药。

由于李健熙的健康原因,三星会长一直处于“空白期”,副会长李在镕实际上已独当一面,成为三星的新一代实际掌门人。

三星继承人李在镕会是韩国财阀终结世袭第一人?

韩国执政党党鞭李仁荣

一直以来,财阀主导着韩国经济,三星又是韩国各大财阀之首,普通韩国人衣食住行也包括就业,几乎脱不开三星之印记。毫无疑问,三星宣布放弃“世袭制”,普通韩国民众是格外关注的。

首先,我们来看看政界的反应。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5月7日是李仁荣担任韩国执政党党鞭的最后一天,在主持召开政策调整会议的发言中,面带微笑,大篇幅提及李在镕的道歉声明,并给予积极评价。

李仁荣表示:三星集团放弃子女继承经营权和“无工会经营”方针,期待此举可以成为韩国重新起航的重大分水岭。

LG 集团会长具光谟(中)

现代集团、LG集团、SK集团等韩国诸多财阀中,三星放弃“世袭制”,无疑打响了第一枪,是否具有风向标作用,有待观察。韩国几大人们耳熟能详的财阀、大企业,接班传承安排均有差异,但多延续“世袭”传统。三星放弃“世袭制”会不会是曲高和寡呢?抑或是危机应对的权宜之计?

如SK集团,创办人崔钟建后来接棒予弟弟崔钟贤,崔钟贤又让自己儿子崔泰源来接手SK集团会长。又如现代集团,创办人郑周永之后,其弟弟郑世永、儿子郑梦龙、郑梦宪先后出任会长,郑梦宪会长逝世后,如今现代集团会长是郑梦宪妻子玄贞银。

LG集团的代际传承历程,显得较特殊。创办人具仁会接棒予儿子具滋暻,后来孙子具本茂出任第三代会长。而现任第四代会长具光谟,是具本茂弟弟的儿子,也是其养子。

执政党党鞭李仁荣主持会议发言中,他认为三星的声明,绝对不是为了回避司法而使出的骗术。李仁荣说:“虽然对李在镕的道歉也有疑虑,但另一方面,我也期待可以真正成为韩国社会变化的新起点。”

李仁荣又补充道,只要从法律和制度层面扎实推进,就能和三星一道,在执政党追求的经济民主化道路上迈出一大步。

李在镕

韩国财阀的大规模、多元化、家族所有与经营,通过交叉控股等形式保持对企业的控制权等特征,放在三星集团身上一个没有少。

朴槿惠可以下台,韩国人可以再选出N个总统,但不管怎么样,三星、现代等财阀是韩国国本,其重要性远超于总统,这就是韩国人的“命”,也是李在镕及三星之“运”。

韩国财阀是韩国经济的基石,也关系着国家经济命脉,动了根基,难免地动山摇,这个既定现实一时难以改变的。事实上,对韩国财阀管理及监督,很多人想变革,特别是互联网时代下,社会舆论也有这方面的声音,但功效不大。

时代在变,环境也变了,三星第三代继承人李在镕愿意带个头,不让自己子女继承公司经营权,也是朝现代企业制度方向在走,也许,三星下一任会长会是个职业经理人,也算是个进步。

发布者 |2020-05-18T11:00:16+08:00五月 18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三星继承人李在镕会是韩国财阀终结世袭第一人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