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没人带”、“别人带不放心”是困扰很多年轻父母的问题,而国内托育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入托率远低于欧美和日韩地区。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婴幼儿数量预计超过5000万,48%的家长对托育服务有需求,预计2020年中国婴幼儿托育市场规模将突破两千亿元。

2019年国家发布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多地相继出台相关政策。「EarlyBird国际托教中心 (以下简称EarlyBird)」副总裁辛静认为政策正在推动托育行业走向正规化,对于企业而言,进入门槛和标准也会越来越高。

「EarlyBird」是一家面向0-4岁婴幼儿的高端托育机构,成立于2018年。公司针对社区家庭提供的ToC全日托、半日托等托育服务,同时针对企业个性化需求提供ToB业务,目前在北京拥有CBD和望京两个校区。

「EarlyBird」的目标客户主要分为三个群体:老人无法帮忙带孩子,托育是刚需的家庭;有新生儿的“二胎家庭”;了解0-3教育对幼儿发育的重要性,教育需求较大的高知家庭。

幼儿园或常规日托机构每个班级常规的人员配备模式是“主班+副班+保育员”,但在托育模式下,婴幼儿平均每天有将近10个小时待在园区,对成人的依赖程度更高。所以托育机构的运营模式更偏向于学校模式,且更重视保育环节:

  • 「EarlyBird」对老师的工作结构和职责重新做了调整,除了教育环节,老师还需要扮演“妈妈”的角色。每个老师在班级中主要负责3-4个幼儿的日常起居以及保育环节,养育结合,不再另设保育员,让照护者与幼儿形成紧密信任的关系,在幼儿的家庭日常生活习惯基础上给予个性化看护。

  •  对比依赖标准化课程和教学内容的培训机构,托育更需要关注个性化教学和情感互动。「EarlyBird」的教研团队拥有国际化背景,在教学内容上引入北美教育体系,建立OAP闭环教学模式。即教师通过观察幼儿的兴趣及行为,对幼儿的发展水平进行评估,进而根据幼儿的兴趣及目前的水平进行课程计划及支持,并使用线上测评系统,跟踪教学成果。

(图片来自EarlyBird)

园区的教学体系由学习品质、社交情感、运动技能、认知水平、艺术创造、语言文学等六大方面组成,教师主导课程与幼儿主导课程结合,尊重幼儿主动性的同时,教师根据幼儿的发展阶段进行引导。目前课程学阶分为婴儿期、学步儿课程、学龄前课程等。

除了核心产品托育服务,团队还通过线下亲子早教产品进行引流。早教产品基于托育课程体系研发,内容围绕习惯培养、触觉感知运动等展开,并邀请家长一同参与进行观察和互动。团队通过这种形式将托育前置,触达目标家长群体的同时,加快幼儿对托育生活的适应速度。

在增值产品方面,「EarlyBird」设置有专门针对幼儿家长的服务如家庭成长研究中心,内容覆盖科学育儿、心灵成长、医疗健康、财富增值等线上支持板块。疫情期间,园区停课,针对不能开学的情况,团队推出线下家庭俱乐部项目,带领学员探索户外课程模式,分主题开设体能课,自然科学,自然探究等基于自然学习理念的课程体系。

托育机构面临两个核心问题,首先是人才问题。国内开设托育专业的职业院校匮乏,学前教育大多围绕3-6岁的幼师展开,少有针对0-3岁婴幼儿的专业。专业托育师准入标准混乱,人才缺口大,很多园区存在无证上岗情况。「EarlyBird」通过自建培训体系对入岗教师进行系统培训,培养专业人才。

第二是运营成本问题。托育对环境的高要求造成高房租成本,较高的师生比造成高人力成本。「EarlyBird」的托育门店满员数较低,最多为60人左右,所以团队在选址方面不单纯依赖高流量模型,而是选择自然客群流量能达到目标招生量的,价格相对合适的地区。另外,团队正在探索企业端合作,针对产业园或大型企业机构的员工福利需求,快速触达合适的场地进行运营。

目前,公司在北京拥有CBD和望京两个园区,其中首个园区——CBD园区成立于19年1月,面积400平方米,可最多容纳36个学生,目前入园人数约26个。「EarlyBird」在一线城市的定价为12000-17000元/月,下一步计划以直营店为基础拓展加盟体系,今年主要以北京和北京周边地域为原点发展1-2家直营店和约10家加盟店。

团队方面,「EarlyBird」总裁刘晓莉曾在民生银行总行任职并曾担任上市公司运营总监;副总裁辛静拥有大消费领域5年投资经验;李教研总监李洁拥有多年早教教学研发经验。公司曾获得万新集团和清和投资的首轮融资,目前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

发布者 |2020-05-19T12:00:03+08:00五月 19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0-3岁托育市场规范化,「EarlyBird」想帮助家长解决“托幼”难题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