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合“主流”后,B站还是亏了

努力破圈的B站还是交出了一份“相当亮眼”的成绩单。

北京时间5月19日,年轻人文化社区B站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

疫情之下,这份财报数据可圈可点。

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B站总营收达23.2亿元,超出收入高端指引1.2亿元。同时,月均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134%达1340万。毛利率也从去年同期的14%持续提升至23%。

但可喜的数据,初见成效的破圈,依然无法掩盖B站净亏损4.7亿元人民币的事实。

破圈了,然后呢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向外界高调表示,2019年对B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他所说的重要意义,便是B站努力突破自身局限,并且不再满足于二次元、小众的鬼畜定位,慢慢走入主流视野,这也是所谓的B站破圈年。

2020年的新年晚会是B站破圈的关键点,也让B站打破圈层和年龄限制。宣传片《后浪》的影响力也不必言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这个“小破站”,以及它所能给品牌带来的赋能效应。而商业化起步较晚的B站也意识到自己的短板,甚至希望能够吸引到80后甚至70后,已经具备成熟购买力的潜在力量。

一年过去了,B站的破圈似乎颇有成效。

数据显示,在本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70%达到1.72亿,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77%达到1.56亿,日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69%达到5100万。

在用户基数大幅增加的基础上,社区活跃度也进一步跃升。尤其是用户日均使用时长攀升至87分钟,环比提升10分钟;而社区月均互动数则高达49亿次,为去年同期的三倍之多。

但连年亏损的命运依然没有被改写。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B站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总额为79亿元人民币,不考虑员工股权激励成本及并购形成的无形资产相关的摊销成本,B站第一季度调整后的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Non-GAAP)的净亏损为4.7亿元人民币。

而翻开近几年的财报,从2016年、2017年、2018年近三年来看, B站这三年净亏损额分别为9.1亿、1.8亿、5.65亿。2019年年报显示,B站2019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67.77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但当期2019年净亏损为人民币13.036亿,较上一年亏损扩大近130%。

只能说,尽管B站在破圈路上一路狂奔,但亏损的事实也是无法掩盖的。

营收依然靠游戏挑大梁

在亏损背后,是B站一直备受质疑的单一营收结构。

成立超过十年的B站,最赚钱的业务非游戏莫属,这也是B站一路走来得以立命的根本,B站也被外界称为是一家“靠游戏养活的视频网站”。尽管陈睿向外界强调B站不是一家游戏公司,游戏只是B站商业化的一种模式,但在B站的营收结构中,游戏却一直是主力业务。在这之外,才是广告、电商以及直播及增值服务等。

2018年B站上市时,游戏业务占比近八成,直到2019年第四季度,B站的非游戏业务才首次超过游戏业务收入。

在本季度,过去十年挑大梁的游戏业务依然占据半壁江山,本季度,B站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2%至11.5亿元,占据整体营收的50%。

看起来,B站似乎还是一家“游戏公司”。

疫情期间,用户足不出户,对娱乐产品的需求更加旺盛,由B站独家代理发行的异世界幻想番剧手游《公主连结Re:Dive》在4月上线一周内即吸引了数百万玩家,B站拥有超过30款游戏储备,其中有8款已获得版号。

今年4月9日,B站在游戏领域也不断加码,宣布获得索尼4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双方将在动画和移动游戏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可以预见,未来B站这块业务占据的营收比重不会陡然递减。

2019年底,B站花费近8亿拿下未来三年英雄联盟S赛的直播权,同时开出5000万元签约冯提莫,巨额的市场营销和推广成本是B站一直入不敷出的根源。据B站CFO樊欣在电话会上介绍,市场费用的主要组成是渠道投放(例如App Store的渠道推广)、品牌宣传活动、游戏发行推广、销售人员工资奖金等。而与去年第四季度相比,新增的费用主要来源于渠道投放和品牌宣传活动。

 

押注直播能挽救亏损命运吗

而为了寻找游戏之外的增长业务,B站开始不遗余力加大直播、电商等业务投入。

据晚点报道,原大鹅文化CEO王宇阳和原大鹅文化COO王智开两人均已正式入职负责直播业务,此前直播业务一直由CEO陈睿亲自上阵。

在线教育、线上云音乐节、线上云逛展等,甚至越来越多的官方公会和个人主播也纷纷入驻B站直播。

“但B站作为二次元、鬼畜社区,其实是反商业化的。”B站UP主大宋(化名)称,他曾在B站分享有关李佳琦带货的相关视频,“可以说经受了各种各样的嘲讽,弹幕也有很多负面,B站原住民不太接受这么商业化的东西。”

一方面,大宋明显感觉到B站UP主直播的动力提升了很多,在他关注列表500多个UP主,到周末超过30个都在直播。但他表示B站的直播调性和其他平台,如抖音、快手、淘宝等区别依然很大。当然,更不用提所谓的直播带货,能否在B站生根发芽。

而这也是B站商业化破圈不得不面临的现实困境,如何在“钱”和“调性”中间寻找一个平衡点,保证不会引起反噬。

“B站毕竟是内容创作社区,粉丝的领地意识较强,这和抖音、快手大C端的平台是截然不同的。”大宋解释称。

从目前来看,B站试水的带货业务,依托的依然是寄居B站多年的UP主,走的依然是B站擅长的营销套路,通过与UP主合作,在视频中进行广告植入,同时和品牌主合作,借助UP主实现内容分发,依靠的依然是UGC的创作力量。

而在淘宝、拼多多、抖音、快手等拥有巨大流量平台面前,B站的力量有限,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在一个量级,抖音日活已破4亿,快手日活已破3亿,而数据显示,B站的日活才达5100万,而这也是在实现69%的同比增长上。

尽管B站正慢慢趋于“主流”,但如何在商业化之路上,保证用户粘性和平台氛围,依然是不容忽视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