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随时随地可以上网让人类愈发沉迷于把时间消耗在手机上面。为什么你会止不住想要刷手机?这背后的机制原理是什么?《卫报》的Simon Parkin为我们介绍了“分子界的金· 卡戴珊”——多巴胺,以及一家把它背后的机制形成的“诱导技术”用于各种app的创业公司。原文标题是:Has dopamine got us hooked on tech?

利用“诱导技术”来影响行为的能力才刚刚为人们所理解。

面对一场对自己正直的空前攻击,Facebook的创立总裁,38岁的Sean Parker最近承认,这个社交网络的创立并没有让我们团结起来,而是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他在去年11月在费城举行的一次活动上说:“那种想法是这样的,‘’我们怎么才能尽可能多地利用你的时间和有意识的注意力?’”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Facebook的架构师利用了“人类心理当中的脆弱性”,2005年辞职的Parker解释说。当有人对你的帖子或照片点赞或发表评论时,他说:“我们就会……给你带来一点多巴胺”。因此可以说,Facebook是一个建立在一种化学分子之上的帝国。

1957年被发现的多巴胺,是大概20种左右的主要神经递质当中的一种,这种化学物质,就像骑着自行车的投递员一样,在在神经元、神经以及体内其他细胞之间的车水马龙中传递紧急信息。这些神经递质确保我们的心脏不断地跳动,让我们的肺部保持呼吸,就多巴胺而言,当我们感到口渴的时候我们就会知道要喝一杯水,或为了让我们的基因在我们死后能幸存下来,就会告诉我们得繁殖后代了。

1950年代的时候,鉴于一项研究表明帕金森病(一组神经系统疾病,其症状包括震颤,动作缓慢和僵硬)是由多巴胺缺乏引起的,因此多巴胺被认为与身体运动密切相关。但到了1980年代,剑桥大学神经科学教授Wolfram Schultz对大鼠进行的一系列实验推翻了这一假设。教授的实验表明,在中脑内部,多巴胺跟我们从行动获得的回报有关。多巴胺似乎跟欲望、野心、成瘾和性欲有关。

Schultz和他的研究人员当时把一块苹果放到了屏幕后面,结果发现老鼠一啃食物的时候就看到了多巴胺反应。Schultz称,这种多巴胺过程在所有的昆虫和哺乳动物当中都很普遍,这是建立在学习基础之上的一种反应:对一种行为的回报建立了预期,如果行为如预期得到了回报,则行为就会成为一种习惯,或者如果跟预期出现差异,就会进行适应性调整。(那块洗碗块看起来好像很好吃,但咬的第一口也会是最后一口。)Schultz说目前尚不清楚多巴胺是否会产生令人愉悦的感觉。但这并不影响其作为幸福奇迹赐予者的声誉。

我们在滥用一个有用且必要的系统。哪怕可以,我们也不应该这样做

多巴胺激发我们去采取行动,来满足我们的需求和愿望——从开大暖气,到转轮盘赌来满足某种渴望——任何这些事情都可以建立起我们对需求被满足后的感受的预期。Pinterest ,这个用户上传给予人灵感的图片的在线剪贴簿,上面就有一大堆的多巴胺纹身图库,而Amazon的虚拟书架都快被旨在提高多巴胺水平改善心理健康的减肥书压得要塌了。

Shultz说:“ 我们在大脑当中发现了一种信号,这种信号可以解释我们最意义深远的行为,那些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断参与其中的行为。我可以弄清楚公众为什么会感兴趣了。”

这样一来,多巴胺在自己的晦涩难懂的同事(如去甲肾上腺素和天冬酰胺)当中就脱颖而出,变成了分子界的名人。英国临床心理学家Vaughan Bell曾经称多巴胺为“分子界的金· 卡戴珊”。在小报上,多巴胺已成为夸张法的传递者。《太阳报》刊登的一篇头条新闻写道,“纸杯蛋糕就像可卡因一样容易上瘾吗?”报纸援引的一项研究表明,多巴胺会在眼眶额叶皮层释放——“当向可卡因成瘾者展示一袋A类毒品时,相同的地方就会被激活”——这里指的是受试者看到自己喜欢的食物的照片时被激活的区域。尽管如此,没有一个地方像硅谷一样对多巴胺攀权附贵,在这里,多巴胺被誉为让app、游戏或社交平台“黏性十足”(在投资者眼里,这是“有可能获利”的潜台词) 的秘密配方。

多巴胺分子图纹身在一些人当中很受欢迎,他们认为这是“幸福的奇迹发源地”。

Dopamine Labs联合创始人,现年28岁的Ramsay Brown解释说:“哪怕在诱导技术发展起来的一两年之前,多巴胺就是一种在文化思潮当中具有一定优势和吸引力的分子。”这家颇受争议的加州初创企业承诺可大大提高大家使用任何跑步、节食或游戏应用的使用率。“这是分子当中的性、毒品和摇滚。尽管对于这种分子的本质仍然存在许多重要且令人着迷的问题,但是当你嘴里说出‘多巴胺’时,大家的耳朵感觉不会像听到‘脑啡肽’或‘谷氨酸盐’那么刺耳。这是众所周知乐趣发送器。”

有趣,也许吧,但是就跟卡戴珊一样,对多巴胺的报道不完全都是好的。在2017年的一篇题为“技术究竟有多邪恶?”的文章中,《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David Brooks写道:“科技公司知道导致大脑多巴胺飙升的原因,他们把自己的产品跟诱使我们进去并产生“冲动循环”的“劫持技术”捆绑在一起。Brooks写道,大多数社交媒体网站都会不定时地产生一些奖励,就像老虎机制造商长期采用的技术一样。这种技术基于美国心理学家BF Skinner的工作发现,即对老鼠的学习行为起到最大增强作用的办法是随机安排奖励。纽约大学教授,《设计成瘾》(Addiction By Design:Machine Gambling in Las Vegas)一书作者Natasha Schüll说:“当一个赌徒感觉自己受到了运气的青睐时,就会释放多巴胺”。这是Facebook定义了一个时代的成功背后的秘诀:我们会禁不住总想上去看看,因为你不知道美味可口的社会肯定什么时候就会降临到你身上。

随机性是Dopamine Labs所提供服务的核心。这项服务是一套旨在建立习惯性行为的,可在任何app里面实现的系统。比方说,对于跑步app来说,这意味着只需要以随机的间隔(而不是每次用户跑完步后)给出鼓励(给个5星徽章或者撒一堆数字彩色纸屑)。Brown 解释说:“当用户完成跑步后,app会跟我们的系统沟通,问如果对用户的祝贺表示得更热烈一点的话会不会让对方感到惊讶。” Dopamine Labs的专有AI利用了机器学习来为个人量身定制奖励的安排。“根据情况AI可能会说:用户似乎知道要得到鼓励了,所以我们先吊吊他的胃口。或者可能会说:走你!”

Brown表示,尽管这个卖点似乎弱得不得了(比方说,老虎机的情况下,随机奖励至少也是钱,这比任何一枚数字徽章都要诱人得多),但跑步app公司已经看到了明显的积极结果。“如果执行得当的话,用户跑步的频率平均可提高30%。” 目前拥有10位客户的Dopamine Labs在很多其他类型的app上面也收到了类似的积极结果。比方说有一个节食服务是鼓励大家跟踪自己所吃的食物的,在整合了Dopamine Labs的系统后,他们发现用户对食物跟踪的频率增加了11%。一项小额贷款服务植入该系统后则让用户按时或提前还贷的频率提高了14%。Brown说:“还有一个反网络欺凌的app,他们通过控制发送奖励动画gif的的时机和频次,就让年轻人向彼此发送鼓励信息的频率提高了167%。”

所谓“诱导技术”用这种方式影响行为的能力只是刚刚开始被了解,但是多巴胺系统改变习惯的能力早已经为吸毒者和吸烟者所熟悉。从安非他命到可卡因,从尼古丁到酒精,每一种形成习惯的药物都会令多巴胺的分泌量比平时高很多,从而对多巴胺系统造成影响。这些药物的使用会造成连接奖励回路和前额叶皮层的神经通路不堪重负,而后者的作用是帮助大家驯服冲动的。吸毒者吸毒的次数越多,想戒掉毒瘾的难度就越大。

Shultz解释说:“ 这些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大规模奖赏没有被过滤掉,而是直接进入大脑并造成过度刺激,从而导致成瘾。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就会失去意志力。进化还没有让我们的大脑为这些毒品做好准备,因此面对这些我们的大脑会变得不知所措,把事情搞砸。我们正在滥用一个有用而且必要的系统。哪怕可以,我们也不应该这样做。” 通过某些帕金森症药物的作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多巴胺对生活产生负面影响的能力——有证据证明,在大脑充满多巴胺的情况下,将近10%的患者变得赌博成瘾。

Brown和他的同事意识到他们正在玩火,并声称已经为要跟自己合作的各类公司和app开发商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道德框架。他说:“我们花时间跟他们呆在一起,去了解他们在开发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道德测试大概是这样的:这个app应该实现这个机制吗?这应该改变人的行为吗?这个app鼓励人类繁荣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是不是起码不至于让人类状况变糟?” Brown声称Dopamine Labs迄今已经拒绝了博彩公司和免费视频游戏开发商的要求,他们都希望利用该公司的服务来让玩家养成习惯。

本来是出于好意的策略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Schultz说:“我不知道(这些app)会不会引起成瘾。” 2017年,Brain和其他两名研究人员因为发现了多巴胺的作用而获得了丹麦100万欧元的大脑奖。“但是行为经济学背后的想法是,我们可以不用通过毒品或者敲他们脑袋来改变他人的行为,只需把他们放在特定处境就行,这种想法是有争议的。我们告诉别人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这样是会带来风险的。通过系统训练人通过特定行为释放多巴胺,甚至可能会导致人们无法摆脱系统的情况。我这不是说科技公司在做坏事。他们可能会有帮助。但是我会当心。”

不过,对于Brown来说,选择这些系统来制造积极影响,是让人的思想发生演变以及利用自然的分子去形成刻意的积极习惯最安全,最合乎逻辑的方法。他说:“我们可以弥合渴望与行为之间的鸿沟,并建立起充实人类状况并鼓励人类繁荣的系统。我们的产品是一款可以为你服务的老虎机。”

多巴胺是做什么的

作为主要的神经递质之一,多巴胺相当于大脑的自行车快递员,需要传递很多不同种类的信息,其中只有一部分是已知的。

除了担负着学习的核心功能以外,多巴胺对于运动控制也至关重要,这是通过识别奖励与期望的差异程度来做到的,而且多巴胺对记忆,注意力,情绪,认知和睡眠也有影响。

最近的研究表明,多巴胺水平是人类跟其他猿类之间的关键区别之一。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耶鲁医学院的Nenad Sestan 和AndréSousa 发现,人类纹状体神经元里面有1.5%可产生多巴胺,这个数字是猿类纹状体的三倍。

不过Sestan指出:“我们还不确定我们的观察能解释人类,黑猩猩以及其他灵长类动物大脑之间的差异程度。但是现在的假设是这些细胞可能有助于人类特定方面的认知或行为。”

译者:boxi。

发布者 |2020-05-22T12:00:16+08:00五月 22nd,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多巴胺是如何让我们对技术上瘾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