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玉龙(北京联通卫星通信局局长)

我国的卫星互联网行业与全球领先水平还有一定差距,结合当前国内外形势,卫星互联网行业急需奋起直追,加速发展。雷军代表针对行业发展规划、管理流程、行业准入和基金引导四方面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对推动卫星互联网行业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闵长宁(中国卫通集团科技委原副主任、中星-16宽带卫星工程副总师、研究员)

建议非常及时,恰逢卫星互联网被纳入国家“新基建”范畴。卫星互联网不仅将有望成为 5G 乃至 6G 时代实现全球卫星通信网络覆盖的重要解决方案,还有望成为航天、通信、互联网产业融合发展的重要趋势和战略制高点。

建议非常专业,准确把脉我国商业航天和卫星互联网发展态势。这将对有效布局国际空间频率轨道资源、加速卫星互联网建设、推动整个商业航天产业链发展、促进航天强国建设具有重大意义。

李庆安(资深卫星通信专家,成都迅翼卫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建议契合我国卫星互联网发展的迫切性和发展方向。太空经济正在成为人类社会持续发展和经济稳定增长的“新经济领域”之一。卫星互联网是我国大力发展航天和卫星产业的重要领域,它将是人类社会步入智能化信息化阶段的主要抓手,是全球5G和6G建设的主要内容。雷军代表在卫星互联网的产业政策、资本市场、发展路径诸方面提出具体建议,将有助于进一步增强我国空间信息产业的发展活力和国际竞争力。

刘语霏(航天加工程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卫星与网络》杂志创始人)

航天业界内部对卫星互联网的呼吁由来已久,来自互联网巨头的支持,意味着有人愿意站出来解决天基信息系统落地的问题,解决了卫星系统通向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

卫星互联网要想形成生态,同样要靠商业航天产业基金的推动与扶持。这正是当今商业航天业界所极度缺乏的。